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学徒三年起

  洗了个澡,换了身中山装的程招妹这才再次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快步下楼。

  “去哪呢?”走到大堂的时候,程技师的妻子扬声问道。

  程技师的妻子是听后厨的人说他急急忙忙的扔下锅铲就走了,这才赶过来堵人的。

  但是堵到的就是焕然一新,精神百倍并且还隐约有些亢奋的程技师。

  要不是她坚信程技师的人品,她都要怀疑程技师是约了什么小美人,要去花前月下。

  “我找我师傅去。”程技师脚步不停,径直往停车场跑去。

  “路上小心,注意安全。”看着脚步匆忙的程技师,她也只来得及嘱咐这一句话。

  程技师人一走,他妻子立刻无奈道:“这家伙还像年轻时候一样,什么时候都那么积极。”

  而这话刚刚好被走进来的程璎听见,程璎疑惑的问道:“妈,谁积极啊?”

  “说你爸呢,刚刚风风火火的就走了。”程技师妻子没好气的说道。

  “我就说我正好到家可以送他去,老爸就是不要,还不是才刚刚出门。”程璎皱了皱鼻子,不满的说道。

  “你爸这是怕你打扰他和他师傅说话。”程技师的妻子一针见血的说道。

  “额……”程璎瞬间无语,并且心里觉得他老爸可能还真是这样想。

  觉得她站在一旁会碍眼。

  有了这个认知,程璎瞬间无奈,灰溜溜的拎着钥匙帮自己老妈去了。

  而早就开车走远的程技师则完全没想这些,他脑海里在回想第五种让袁州把茶会交给他的方式。

  是的,程技师去就是为了能帮袁州办茶会。

  然而程技师知道袁州不喜欢别人帮忙,所以才在心里模拟和袁州对话,以便一会可以更好的开口。

  程技师的店铺或者说家距离桃溪路开车也不用半个小时,只是这时候正是桃溪路繁华的时候。

  因为那周围在修建美食城的原因,还围住了一条路,是以现在去往桃溪路的街道更加拥堵了。

  等程技师到的时候已经四十分后了,并且还是因为程技师看实在太堵了,他直接把车放距离桃溪路三公里外的停车场,剩下的路他用的走的过来的。

  事实证明他这个决定很正确,程技师看到本来在他前面的车,他用走路的速度追上还超过了。

  站在繁华热闹的桃溪路口,程技师深吸一口:“擦擦汗,太狼狈的进店,影响师傅形象。”

  这么想完,程技师掏出包里的手巾擦汗后小心叠好又收回去了。

  “程技师啊,好几不见。”打招呼的是街口五金店的跛子老板,胖脸上笑眯眯的冲程技师点头。

  “王老板忙着呢。”程技师也点头回应。

  “托你师傅的福,确实忙着呢。”王胖子示意店里的客人说道。

  “我师傅肯定是厉害的。”程技师点头然后接着往前走去。

  曾几何时王胖子叫袁州都是叫小袁的,但自从袁州越来越出名,而且身上的气势越来越盛后这声小袁他已经很少叫了。

  除非是私底下袁州自己要求,不然王胖子都是叫的袁老板。

  开始的时候他还会开程技师玩笑,说袁州是他的小师傅,毕竟袁州今年才不过二十六,而程技师的女儿今年都二十多岁了,不是小师傅是什么。

  但随着袁州的成长,王胖子自己就不在这样调侃了,总觉着这样对袁州不够尊敬。

  “袁老板是越来越厉害了,比老袁可是厉害多了。”王胖子看着程技师的背影,忍不住感慨道。

  他想起,以前老袁还在的时候,还经常说他家小子笨,现在这出息的。

  “可惜老袁是看不到了,生了这么棒的一个儿子。”王胖子心道。

  其实王胖子的感慨又何尝不是其他街坊的感慨,这桃溪路本来是条老街,生意清淡,做做周边邻居的生意,勉强糊口。

  现在除了开始目光短浅的趁着刚火起来就卖了店铺的人外,他们这些人都算袁州的老邻居,算是亲眼看着袁州一手造成了如今堪比春熙路繁华的桃溪路。

  心里无不感慨袁州的厨艺以及人品的,但同时也非常庆幸自己没有卖铺子,王胖子知道,一年半前卖掉街头铺子的店家,现在开车都不从桃溪路过,怕想起伤心事。

  要知道他们现在小铺子,本生价位就居高不下,还是有价无市。何况等到美食城建立,还有潜力可挖,价格是直往千万上奔。

  可以想象,若干年后,炫富就不是什么首都二环有套房了,而是我桃溪路上有个铺子。

  真大佬!

  街坊们对于袁州既感激又佩服的,他们可是知道许多人出大价钱挖袁州走,但袁州都没走呢。

  正因为袁州没走,才有如今的盛况,才有他们的好日子。

  桃溪路上的店铺,在短视频以及各种网络种草下,基本都是来蓉城必打卡的店铺。

  说真的,一个人一家店,没有帮厨面积也不大的情况下,能办到这种地步,简直是神仙。

  街坊们都在心里记着袁州的好呢,是以要是袁老板有什么事情他们跑的是最快的。

  当然,这些袁州自己是不清楚的,他正认认真真的思考着茶会的事情。

  “师傅,徒弟来看您了。”就在这时候程技师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袁州抬头一看原来是程技师已经脊背微弯的站在小店门口,正等着袁州叫他。

  “这么晚怎么过来了,进来吧。”袁州起身招呼道。

  “好的,师傅。”程技师这才直起身,然后走进店内。

  不等袁州再问,程技师就自觉的开口道:“听璎璎说师傅您要举办茶会。”

  “嗯。”袁州点了点头。

  “师傅,您看我自从做了您的徒弟,只有您付出,让我学了很多东西,一致没机会在您身边孝敬您,您看这个茶会我来给您筹备,这样如何?”程技师说的很是情真意切又诚恳。

  “我收你为徒,学习厨艺是应该的。”袁州道。

  “不,这拜师学艺不论在哪里都得磨炼三年才给学手艺,但您宽厚只稍稍看了看就收了我这个大龄弟子,要是不再帮您办点事情我真的于心不安。”程技师宽厚的脸上流出真诚又忐忑的表情。

  其实程技师说的还真没错,不论在哪里拜师学艺都得先被师傅磨炼三年才能学到真本事。

  第一年根本连师傅的身边都进不了,得在厨房打杂,这是磨炼耐心,告诉徒弟学手艺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第二年才是在师傅身边伺候,这伺候是真的伺候,师傅的衣食住行那都得知道得帮忙,这是告诉徒弟要尊师重道。

  而这些其实都是在磨炼徒弟的性情,毕竟在手艺界大家都说手艺好学,做人不好学。

  直到第三年师傅才会慢慢的上手教导徒弟一些基础的功夫,然后才会慢慢的传真功夫给徒弟。

  哪里像袁州不光把自己的详细笔记给了程技师,还每月指导一个菜品,这是真的没把程技师当外人。

  是以,程技师才越加的尊重袁州,哪怕袁州的年龄其实他女儿差不多大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