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意想不到的奖励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意想不到的奖励

  真欧皇附体的袁州说完就直接开始了抽奖。

  这次的抽奖和以往的有些不同,就像系统说的,是一个红酒箱子。

  袁州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密不透风,只有顶层有有个拳头大小洞口的箱子。

  那箱子的样子袁州怎么看怎么眼熟,忍不住问道:“系统你是不是剽窃了我抽奖用的箱子。”

  系统现字:“宿主可抽奖,请宿主尽快抽奖。”

  “呵呵,又转移话题。”袁州道。

  然而这次系统没再现字,袁州的脑海里只剩下了那个箱子。

  对于这样的情况袁州遭遇预料,也不计较,他可是一个大方的男人。

  闭着眼,袁州脊背笔直的站在小店的厨房里,门外清晨的眼光透过门照在袁州的脸上。

  就在这个时候,袁州直接抽取了奖励。

  系统现字:“恭喜宿主获得黑皮诺。”

  “嗯?黑皮诺品种的葡萄酒?”袁州问道。

  系统现字:“是的。”

  “可是这黑皮诺是酿造葡萄酒的一种葡萄名称。”袁州想了想道。

  系统现字:“是的,黑皮诺葡萄是在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葡萄之一。这种细小的葡萄成熟较迟,由此能酿造香气细腻,酒质丰富充实,容易入口,味略带杏仁香味。”

  “这我知道,并且西方喜欢把黑皮诺比喻成公主,而咱们这里更愿意叫她林黛玉,敏感纤细,多愁善感。”袁州挑眉道。

  开玩笑,袁州现在对于厨艺方面那也是能称一句博学多才了,无论是中餐还是西餐,那些书可不是白看的。

  自从知道接到制霸网络的任务,看奖励是红酒后,袁州就有意识的学习了一些红酒的知识,就是为了能在被系统秀一脸的时候用上。

  系统现字:“是的,宿主说的不错。”

  “那当然。”袁州自然的点头。

  然而不等袁州再说什么,系统再次丢出一大堆的知识点。

  系统现字:“黑皮诺是主要红葡萄品种中被公认为最挑剔、最难照料的品种,它对成长环境的要求较高,属早熟型,产量小且不稳定,适合较寒冷气候,在石灰黏土中生长最佳,其幼叶呈黄绿色,成叶深绿色、呈鸡冠状。”

  好久没听这系统全(wu)面(yong)的科普了,倒是有那么一溜溜怀恋。

  我怀恋的是无话不说,我怀恋的是一起做梦……打住!袁州回神。

  “并且黑皮诺通常是用来酿造干红和起泡酒,它是香槟产区的法定品种之一,用来酿造的起泡酒被称之为香槟。”

  “好的,黑皮诺的知识普及结束,那么你奖励给我黑皮诺的意思是让我自己酿酒?”不等系统回答,袁州继续问道:“但我记得奖励写的是随机红酒品类的一种,可不是奖励葡萄,你已经是个成熟的系统了,不能说话不算话。”

  系统现字:“奖励已发放,宿主可领取。”

  “好吧。”袁州点头,然后直接点击领取。

  领取后,小小的店内毫无反应,也没有一丝的变化。

  “看来东西又没在店里。”袁州环顾一圈后暗道。

  “噶几”袁州打开隔板,直接推开樱虾墙景门去了酒馆,新奖励的酒应该就在那里。

  “踏踏踏”袁州脚步不紧不慢的走向酒馆,来之前因为红酒品类这个形容词,袁州已经做好了准备。

  但到了之后才发现,他做的准备还是太少了。

  曾经酒馆的一楼是空荡的,只有零星的大酒桶,袁州一一数过大约十八只的样子。

  并且每一个都是陈年橡木桶,大约到他小腿的高度,双手环抱的直径。

  每一个酒桶都被塞的好好的,但袁州自然是打开看过的,可以肯定的是里面是空的。

  是以,袁州这里的一楼会用来堆放一些杂物,包括做碗架剩下的顶级黄花梨木。

  但现在这些杂物都被好好的收拾在一个高大的红木柜子里,曾经空荡的一楼增加了一倍的橡木酒桶。

  “砰砰”袁州上前轻轻用指节一一叩击。

  那大大的橡木桶发出沉闷的响声,显然现在里面装满了酒液。

  “啧啧,速度够快的,居然这么快就是全部装满了。”袁州看着三十六个酒桶感慨道。

  装满酒桶的一楼让袁州觉得酒香味浓郁了许多,这味道是清淡和雅的郫筒酒所没有的。

  “对了,我的啤酒呢?”袁州问道。

  系统现字:“这些酒桶里面都是啤酒。”

  “……”袁州瞬间无语,仔细一闻还真是浓郁的麦子香气,这可不正是啤酒的味道。

  还好,现在店里空无一人,袁州自己沉默了一会也就心态良好的继续开口:“那我的黑皮诺红酒呢?”

  现字现字:“请宿主去到东北角,就可发现。”

  “东北角?”袁州依言走上前去。

  当然,走上前去的袁州并不是因为他突然变得识路,分得清东南西北了,而是因为那地方只要认真看还是很显眼的。

  当然这个显眼是对于袁州来说的。

  东北角那里空出了一小块的地方,袁州上前就发现那里有一个通往地下的暗门。

  “红酒果然是放在地窖的。”袁州暗道。

  “吱呀。”袁州伸手拉开厚重的木门,然后露出了一排宽阔而平缓的楼梯。

  “还好,我上次建立烤全羊地窖的时候已经申请了全部的底下扩建。”袁州心里暗自庆幸。

  改建这个事情那可是需要报备的,如果私自改建也是属于违法的。

  所以看到这样一个一看就是大型的地窖,袁州才产生了这样的感慨。

  “踏踏踏”袁州迈出脚步,缓步走下楼梯。

  楼梯很是平缓,设计的很容易下来但却很长,越接近地底那光亮变越加柔和起来。

  “唔,这才是浓郁的红酒香味。”一股清淡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开始萦绕鼻尖。

  本来的地窖应该是黑暗的,但随着袁州慢慢的走进,墙壁以及顶上的灯就一盏盏的亮了起来。

  但这灯是冷光灯,毫无温度,并且光线柔和一点不刺眼,犹如清冷明亮的月光,处于刚刚好能看清的标准。

  楼梯下到最后一梯的时候,袁州的眼前豁然开朗。

  眼前是一个超过两百米的大型深坑酒窖,酒窖被长长的木质横梯分割成了四条长方形。

  靠近袁州手边空地的是一些装置酒液的原始工具,最前面第一条上面摆满了层层叠叠装好的红酒。

  剩下的三个架子上则是一个个大小相同的橡木桶,每一个橡木桶都斜躺在架子上,木塞子塞的严严实实的。

  而这样的木桶每一个架子上都超过了上百个。

  空旷的地窖,摆满橡木桶的架子,摆满大小不一已经装好的红酒,整个场景看起来非常壮观。

  “系统就是系统,被厨艺耽搁的搬运狂魔。”袁州真心实意的感慨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