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嘚瑟的刘同

  “又到请我家老爷子吃饭的时候了。”凌宏接着道。

  凌宏这话一说店里的食客纷纷沸腾起来,就连一旁留着准备看丁南搞什么猫腻的姜嫦曦,都忍不住看向袁州等着他回答。

  “袁老板又要出什么新菜了?会不会咱们徽菜。”显然这个食客是徽州人。

  “不对,不对,我觉得应该是我们粤菜才对,好久没在蓉城吃到正宗的粤菜了。”这是个粤省的。

  “你这么说,我觉得我们广西菜也是极好的,反正感觉袁老板拿上台面一门菜,都是非常精品,光是这一点,除了袁老板,我谁也不服!”说这话的自然就是广西的食客了。

  这位广西老哥的话,引起了小伙伴们一致赞同,任何菜系到袁州手中,就能立起一个标杆。

  “我来算算,袁老板现在店里已经有金陵菜、黔菜、川菜、滇菜还有几个外国菜,加上一些水果点心之类的,纵观全国能精通如此多菜系的人,也找不出几个。”这是帮忙计算数量的。

  “期待值满分,虽然这会离我的目标越来越远,但我还是很期待。”这是歪楼的。

  “什么目标?”这是好奇的。

  “吃遍袁老板店内所有的菜。”这人握拳认真的说道。

  “那你和马志达有共同话题可聊了。”

  食客们有帮忙计算袁州菜品数量的,有猜测这次新菜是什么的,很是热闹。

  甚至还有人手快的把这个问题发到了群里,邀请大家一起猜测的。

  当然这么做的是门外还在排队的食客们,毕竟店里约定成俗的规矩是大家都不玩手机。

  而有人问之后,夏瑜也就忍不住对着阮小青问道:“小青是什么菜?”

  “不能说。”阮小青露出一个狡黠的笑意,然后摇头道。

  “为什么?”夏瑜好奇道。

  “没有为什么,只是我很喜欢而已,而且袁老板会为大家解惑。”阮小青道。

  “好吧,不问了。”夏瑜很是豁达的耸肩,然后坐下点餐准备吃晚餐。

  毕竟袁老板这里的美食对她来说最具有吸引力的,而新菜什么的明天不就知道了。

  将手上食材弄完,袁州也终于开口说话了:“各位食客,新菜明天大家就知道了。”

  “那我们等明天好了。”店内的食客纷纷点头,然后又讨论今晚吃什么去了。

  毕竟坐在店内,食客们还是更关心眼前能吃到什么菜,选择太多荷包不厚也就只能按着来了。

  倒是门外的食客们讨论的很欢快,有和朋友一起来的就朋友之间互相猜测的,而单独来的老食客则是抱着手机在群里猜的起劲。

  而一个眼熟的常客ID发出了最接近事实,也最被群里人认可的一个猜测。

  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

  看非正版成瘾

  心如雲

  心如雲

  大同小洲

  就在大家统一猜测是什么点心的时候,有人发出了不一样的意见。

  这人不是别人,就是一直窥屏的刘同。

  今天群里这么炸的聊天,自然是惊动了刘同的,刘同坐在自己办公室里一点开手机就是999+的信息,自然是好奇的翻看了起来。

  这一翻就翻了十几分钟,没办法楼太高了,爬了许久才看完。

  而看完的第一时间,刘同就感觉一阵窃喜,什么新菜?这还用得着猜?那肯定是鲁菜没跑了。

  要知道他下午才陪着自己师傅去了袁老板那里吃鲁菜,而且还是袁州自己说的初次做,随便吃吃的。

  如果不是要出鲁菜那何必请自己师傅这个鲁菜大家去品尝,明显是为了出新菜做准备呢。

  是以,刘同想都没想直接反驳了说谎的话。

  说谎就是ID为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的那个妹子的昵称,曾经也是她第一个发现了那些熊猫和袁州有关。

  但说谎在群里也是活跃人士,被刘同这个常年潜水的反驳自然是要他拿出证据的。

  刘同拿起手机,直接噼里啪啦的打了起了字。

  大同小洲

  打完后,刘同发上去后又连忙撤回,没办法这么说容易暴露他的身份,刘同只能再次换了一句发。

  大同小洲

  这话一发,群里瞬间就炸了,虽然刘同撤的快,但还是有人截图了下来,纷纷开始问ID大同小洲的刘同到底怎么回事。

  要说问的活跃,打字最快的反而不是上网老手说谎,而是最在意吃的乌海。

  乌兽有五个胃

  乌兽有五个胃

  乌兽有五个胃

  乌兽有五个胃

  乌兽有五个胃

  乌海一连串的问题直接刷屏了,让刘同隔着屏幕都感觉到了恐怖的怨念。

  然而刷屏的乌海直接被姜嫦曦禁言了,原因就是刷屏。

  而说错话的刘同则是暗搓搓的继续窥屏,无论别人怎么问他是如何知道的他就是不说。

  “嘿嘿,这种只有我一个人才知道的感觉还真不错,反正新菜就是鲁菜,明天你们就知道了。”刘同乐呵呵的看着满群的人各种@他,但他却不回复。

  “有个好师傅就是不错。”刘同油然而生一种优越感。

  刘同优越,乌海可就不开心了,抬头看着身边的姜嫦曦道:“你干嘛禁我言?”

  “刷屏不允许。”姜嫦曦淡淡的回答道。

  “我这是为了查清事实。”乌海据理力争,为了吃的已经忘记了姜嫦曦的可怕。

  “这么想知道一会去问袁州就知道新菜是不是鲁菜了。”姜嫦曦道。

  “可是袁州说了明天才知道。”乌海摸着小胡子道。

  “是或者不是袁州还是会回答的,”姜嫦曦瞥了眼乌海,继续道:“看在你那么能吃的份上。”

  “好吧,我晚上自己问。”乌海收起手机,开始紧紧盯着袁州,并且眼神充满怨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