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答应了就要做到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答应了就要做到

  “可是……”程璎犹豫的看着袁州,脚步抬起还是想跟上。

  显然程璎是既担心袁州又担心面汤,但显然面汤还是不愿意她跟着。

  “呜,汪汪。”面汤的声音里充满了催促和焦急。

  “你留在这里看店,没事。”袁州果断道。

  “师公要是有事一定要叫我,我还是会很多东西的。”程璎对着袁州和面汤的背影大声说道。

  袁州没有回头,但还是点了点头,接着就快步走出了程璎的视线。

  是的,袁州和面汤都走的很快,面汤在前面跑着,袁州在后面大步跟上。

  开始还有人看到袁州和他打招呼,但看他脚步匆匆许多人也就默默地让开了路。

  这也算是来桃溪路的打卡,逛街的默契了。

  那就是不打扰袁州。

  不过很快,一人一狗就走出了热闹的桃溪路,来到了桃溪路的路口,靠近后巷的位置。

  因为这里是堆放垃圾的地方,平时除了扔垃圾或者捡垃圾以及打扫的人以外自然是没有人过来的,现在自然还是没人来。

  但米饭却趴在那里,就是袁州第一次发现面汤的位置。

  米饭整个土黄色的身子都横趴在那里,脑袋埋在自己的前爪下方,直到听到脚步声才抬起头。

  那平常看起来傻乎乎的狗脸上带着可怜个无措,湿漉漉的黑眼睛里也流露出悲伤的感觉。

  而面汤也快速跑过去,用脑袋拱了拱米饭的下巴,然后两只狗就那么并排站着,然后看着袁州。

  “这是怎么了。”袁州眉头皱起,出声问道。

  “汪汪。”面汤叫唤了两声,然后和米饭一起让开了身子。

  这下把注意力一直放在两狗身上的袁州才看到两狗身后还卧着一条更小些的黑色的土狗。

  这土狗乍一看全身黑色,就连摊开的四只腿上都黑不溜秋的。

  但细细看去就会发现那黑色上面沾染了许多的灰尘,还有那奇怪的卧着四只完全摊开的姿势让袁州有不好的预感。

  “你让我看这个?”袁州上前了两步,试探性的蹲下身。

  “汪呜。”面汤叫唤一声,然后上前用自己的头拱那卧着的狗。

  然而那黑色的狗无论面汤怎么弄就是没有反应。

  拱到后来,面汤甚至凶了起来,叫声也大了起来,还围着黑色的狗四处转,而米饭就现在旁边哀伤的小声叫唤。

  “停下,面汤。”袁州第一次伸手摸了面汤。

  袁州伸出手直接按在面汤的头上,面汤瞬间就停下了,僵着身子站在原地。

  “我来看看。”袁州说完放下手,直接探向那黑色的狗。

  虽然以袁州的耳力,在这么近的情况下早就听见了这是一具没有呼吸的狗尸体。

  但袁州还是郑重的伸出双手仔细的摸了摸黑色狗子的心脏和呼吸,还试探了一下他的脖子。

  然而那黑色的狗子浑身僵硬,皮毛摸着有些刺刺的,触手的温度甚至都已经冰冷了。

  显然这是一只死去多时的成年狗,看起来比面汤这个混血的泰迪还小的原因是因为他浑身骨头,没有一两的肉。

  而那磨损并且脏污的四只爪子也说明了这是只流浪狗。

  “面汤,米饭,他已经死了。”袁州收回手,认真的看着期盼看着自己的两狗,认真的说道。

  “汪汪汪,呜呜呜。”

  “汪呜……”

  面汤和米饭一起哀鸣起来,袁州也不打扰,就那么静静地站着。

  直到两狗发泄完毕,这才开口:“你们叫我来是我把他妥善安置吗。”

  面汤顿了顿,然后开始用自己的爪子在水泥地上刨,那架势很是用力,不过几下就能看到地上出现了划痕和淡淡的血迹。

  显然面汤的爪子受伤了,想要在地上刨坑,将黑狗尸体埋起来?

  “停下。”袁州轻轻按住面汤的头,然后叹气道:“面汤我知道你难过,但是小黑狗已经死了,虽然我不认识他,但是他是你朋友吧。”

  “汪汪。”面汤有气无力的叫唤了一声,然后趴下不动弹了。

  而米饭则靠过来紧紧挨着面汤,像是在安慰他。

  “面汤你还有米饭,剩下的交给我。”袁州道。

  “汪汪汪汪。”面汤第一次主动把自己的脑袋挨近了袁州的手掌,并且轻轻的蹭了蹭。

  其实狗对人类的情绪非常敏感,比如不用袁州说,面汤就知道袁州从来不会摸他,也不能摸他。

  但现在面汤显然很伤心,第一次主动靠近袁州并且蹭他的手。

  而今天也是袁州第一次摸面汤,并且还摸了三次他的头。

  袁州轻轻的摸了摸面汤的脑袋,没说话。

  一人两狗,一狗尸,就这么安静的待着,好一会面汤重新站起,走到那个小黑狗那里,再次拱了拱。

  这意思是放心交给袁州,可以拿去埋葬了。

  “好的,面汤你放心,我会拿去火化并且安葬的。”袁州认真的冲着面汤说道。

  袁州上前两步,准备一把托起那黑色的狗,就在这个时候程璎突然出声:“师公,我来吧。”

  是的,程璎终究是因为不放心而跟来了,她来了一会了,也看到了袁州安慰面汤的那一幕。

  但程璎一直没出来打扰他们,而是静静的看着,甚至期间有人丢垃圾都被程璎接过说她一会帮忙丢。

  直到袁州要亲自抱起那只黑色的狗,程璎才忍不住站了出来。

  程璎在袁州小店半年已经深刻的知道袁州是多么的洁癖,一天换三套衣服,洗澡的次数起码超过五次以上。

  开始程璎不能理解,后来才知道袁州是为了保证自己身上随时随地都是没有杂味灰尘,为了食材的纯粹和食客的健康以及口感。

  对于入口的食物,卫生的重要性还在味道之上,程璎跟着袁州越久,才越发现,一个人的优秀,真的没有偶然,都是一点一滴累计。

  是以袁州从来不摸他很喜欢的面汤,米饭,但现在却要抱狗,程璎自然要站出来。

  “不用。”袁州并没有转头看程璎,也没有问她为什么跟来,而是直接拒绝了。

  “可是师公你……”程璎焦急的上前两步想阻止,但却没来得及将话说全。

  因为袁州已经直接抱起的黑色的狗子,然后起身认真的看着程璎说道:“这是面汤拜托我的事情,答应了就要做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