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两百六十一章 乌海的手

  

  “吱呀”袁州双手推开面前的门,厚重的红木门发出木头摩擦的声音。

  门一推开,就露出里面灯火通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起隔断作用的屏风。

  灯光映照之下,那对弈的两人仿佛活了过来,乌海第一时间就上前看去,而殷雅则站在原地看着屏风愣愣的。

  “踏踏踏”乌海脚步快速的围着屏风转了一圈,细细的欣赏着上面的水墨画。

  “好画,意境极美,从不同的角度还能看到这人脸色的表情,各个表情还都不一样,好画。”乌海赞叹道。

  “确实很美。”殷雅也赞叹道。

  “我可不是让你们来赏画的,是来吃饭的。”袁州面色淡然的说道。

  “吃那是肯定要吃的,但这画也是可以好好看看的,这是好东西。”乌海摸着小胡子,很是认真的说道。

  “从这里上去吗?”殷雅倒是很快回神,指着屏风后面的木质楼梯问道。

  “就从这里上去。”袁州温和的点头。

  “那走吧,我可是迫不及待想吃新菜了。”殷雅笑道。

  袁州点点头,然后上前一步在前面带路。

  两人绕过屏风,顺着木质楼梯拾级而上,楼梯宽大很是好走,两旁的翠竹幽幽,明亮的灯光照下,让人颇有种林中行走的感觉。

  安静而静谧的环境让殷雅都顾不上说话,只是看着周围的景色装修去了。

  说起来童老板的干洗店只是比袁州的小店大一倍,也就是大堂大约四十平米的样子,但因为这样空旷的装修,让人一走进来就有种宽敞明亮之感。

  加上系统灯光的布置,翠竹的种植,以及隔断的屏风,都让人很是清幽雅致之感。

  沿着舒缓的楼梯转过一个小小的弯之后就能看到一排的木质扶栏,再往上走两步就能看到那红木大圆桌和那开放式的厨房。

  走到二楼左边就是那一溜的水池,里面正有几尾肥硕的锦鲤在欢快的游弋,房子的四角还有红白绿三色的莲花正开的艳丽,整体的颜色很是和谐而漂亮。

  “这地方很美,是专门用来吃素菜的吗?”殷雅亦步亦趋的跟着袁州身后开口问道。

  “嗯,专门用来吃素宴的。”袁州侧头肯定道。

  “等等,你们刚刚说啥?”已经欣赏完画的乌海隐隐听见素菜什么的,立刻出声问道。

  殷雅脸色微红没说话,倒是袁州很是淡然的看着乌海开口道。

  “你欣赏完了?”袁州道。

  “没有,但吃的也很重要。”乌海摇头道。

  “上楼坐,一会就可以吃了。”袁州道。

  “不是我刚刚听见你们说吃什么素菜什么的,今天素菜多?”乌海狐疑的看着袁州。

  “一会你就知道了。”袁州颇为神秘的开口。

  乌海虽然觉得不对,但也没有离开的打算,开玩笑袁州请客多难,认识这么久以来,袁州请他的次数还没过一手之数。

  而且乌海觉得无论怎么坑,反正这也都是袁州亲自做的菜,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

  抱着这样轻松的心态,乌海坐到了红木圆桌最靠近厨房的位置,而殷雅则抿嘴笑了笑也没多话,径直坐到乌海对面去了。

  这个位置也是能清楚看到袁州做菜的地方。

  袁州则自然的走进厨房,先行给自己洗手后,就端着两个浅棕色的做成荷叶状的木盆走到桌前。

  “请先净手。”袁州一人放置了一盆,然后道。

  “殷雅你的是樱桃花和荷叶,香味清淡,可以去除异味,乌海你的是荷花瓣和荷叶,洗完手吃的时候能更好的品尝味道。”袁州介绍了一番道。

  殷雅看向自己面前的木盆,果然木盆里面盛了半盆的清水,清水里漂浮着小朵小朵粉色的花朵,间或还有几片圆圆的荷叶飘在上面。

  “哗啦”殷雅轻轻的伸手进去,认真的把手上的护手膏洗干净。

  而乌海就没那么讲究了,伸出干净修长,指尖带着浸染不同颜料的手稀里哗啦的洗了一通。

  乌海的手很符合人们觉得的画家的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但指尖却带着褚色,不论是指腹还是指甲都有,看起来略有些脏兮兮的。

  这并不是乌海不爱干净,而是他作画的时间太长了,那颜料的颜色已经浸染进了肉里根本洗不掉了。

  这点袁州自然是知道的,看两人洗完,袁州就端起木盆回到厨房开始准备凉菜了。

  “今天吃的是素宴,凉菜两道,热菜四道,一道点心一道汤羹,一共八道菜,根据两位的胃口不同,你们的菜品不论味道或者分量都有细微差别。”袁州边做边声音清晰的解说。

  当然,袁州也没忘记带口罩,是以袁州的声音透过口罩是显得有些闷闷的,但两人都听的很认真。

  虽然听的认真,但乌海只注意多少菜去了,完全没注意素这个字眼。

  “我能吃,特别能吃,分量多点。”乌海连连道。

  “分量肯定够你吃,虽然是我请客,但我希望两位也都不要剩菜。”袁州意味深长的提醒道。

  “那不可能。”乌海挥手表示这不可能。

  殷雅还是矜持的但笑不语,她这是坐等乌海自己打脸呢。

  要知道乌海爱吃肉那是出了名了,袁州店里的纯素菜,乌海是碰都没碰过。

  “这次的宴席是忌用五辛的,不过蛋奶不忌,你们蛋奶吃吗?”袁州继续道。

  “吃,都吃。”乌海急急道。

  “我的就不加蛋奶了。”殷雅不紧不慢的说道。

  袁州还没来得及点头,一旁的乌海又开口道:“她不吃的蛋奶可以加我那份里,我吃。”

  乌海这是生怕不够吃呢。

  袁州没理会乌海的日常犯蠢,只是冲着殷雅点了点头。

  三人说完话,袁州的第一道凉菜也就准备好了。

  袁州端着托盘,快步向两人走来,直接把托盘里的两份菜品递到两人面前。

  这是一个长方形的木片,样子很是古旧,还能看到一圈圈的木纹年轮,木片地步还能看到棕黑色的树皮。

  木盘的上面很是平整,上面长着一小朵一小朵金黄色的小喇叭一般的菌类,上面泛着浅浅的油光,菌类的背面则沾着切的细碎的青红两色的辣椒。

  虽然知道这是一道菜,但最奇妙的是那蘑菇就好似长在野外的木头上一般,颇为野趣。

  “凉菜第一道:凉拌鸡油菌。”袁州放好菜品,说出名字后就再次转回厨房了。

  ……

  ps:昨天忘记说了,菜猫这次只拔了一颗牙,但可能体质不同的原因,恢复的很慢,也吃不了什么东西,所以拔牙需谨慎啊。

  ps2:菜猫终于明白为什么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