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两百三十七章 你的老板怎么可能这么好

第一千两百三十七章 你的老板怎么可能这么好

  

  袁州忙忙碌碌的开始把零食摆放好,有些体积大的就放在柜子里面,而体积小时间短的则放在申敏床头柜上,伸手就能够到的地方。收藏本站

  而两板AD钙奶也放在了手边的位置。

  虽然袁州动作很轻,但不停的摆来摆去还是惊动了低头反省又不好意思的申敏。

  申敏转头一看,再次惊呆:“怎么这么多吃的?”

  “这些是给你买的零食,你没有脚上没有伤口不怎么需要忌食而是需要好好养着,所以需要多吃点东西,我买了些吃的你空闲的时候可以吃。”袁州难得说这么一长串话,但说的很是认真。

  “不用说谢,你好好的养伤才是正经。”袁州说完继续摆。

  “但是这太多了,我吃不了。”申敏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也得吃,骨裂就得多吃点好的快。”袁州严肃道。

  “哦。”申敏被袁州强大的气场吓的缩了缩脖子,低低应道。

  “你走路应该小心些,穿着运动鞋怎么会会扭到骨裂。”袁州无奈叹气。

  “我不是故意的。”申敏弱弱的说道。

  袁州皱眉看了看申敏低着头缩着脖子,还是没像骂乌海一样骂申敏,闭上了嘴。

  “其实还有人穿高跟鞋把脚扭断的。”申敏突然小小声的说道。

  “你自己也说了别人穿的是高跟鞋。”袁州一板一眼的说道。

  “我错了。”申敏再次认错。

  虽然自袁州一来申敏就全程低着头在认错,表现的很鹌鹑一样,但申敏脸上是始终带着笑容的,并且说话认错的语气就好似和长辈撒娇的小女孩。

  “你水壶里没水,我去给你打水,顺便洗杯子。”袁州拎起桌上的水壶和杯子道。

  “谢谢。”申敏抬头道。

  “说了不用。”袁州拎着东西就走出了病房大门。

  袁州一走,那本来在看电视的老婆婆立刻关上电话,笑眯眯的跑道申敏的床前开口:“小丫头你哥哥对你可真好,我好久没看到兄妹两个年纪这么大了还这么要好的。”

  “对啊对啊,我好羡慕有哥哥的。”边上的时髦女郎也转头看着申敏,一脸的羡慕。

  唯独申敏一脸懵逼:“啊?”

  “小姑娘你以后可要好好的,做事要当心别受伤,看你哥哥多关心你,这个点才来肯定是刚刚下班就赶来了,还给你买这么多吃的,坐下没几分钟又给你打水洗杯子的,小伙子真是不错。”

  “对对对,有哥哥的就是幸福,你看看我这空荡荡的桌子,为什么我没有哥哥。”时髦女孩也艳羡的说道。

  “不是不是,你们搞错了,那不是我哥哥。”申敏这才反应过来,心里既开心又失落,连忙澄清。

  “怎么不说,我看那小伙子气场强大的很,肯定工作不错,而且看起来比你大,看你们说话那亲昵的样子,一看就是亲人。”老婆婆笃定道。

  “不是哥哥难道是堂哥?”时髦女郎也一脸好奇。

  要说这老婆婆和时髦女郎从来就没想过这两人是情侣,毕竟袁州一进来那严肃认真又带着长辈关心小辈的样子,而申敏则全程依赖看着就像小孩子看到了自己的家长委屈又开心。

  这样的两人自然不可能是情侣。

  “真的不是我哥,是我老板,是我兼职地方的老板,是袁老板。”申敏道。

  “啊?是老板?这怎么可能。”老婆婆不敢置信道。

  “不可能,你就是工伤,你老板象征性的看看你也就不错的,还能又给你买女孩子爱吃的零食,又给你打水洗杯子的?”时髦女郎可是看见那摆出来的零食都是女孩子平常爱吃的小零嘴。

  哪里的老板会这么体贴又贴心的。

  “我这不是工伤,是我早上在学校外扭的。”申敏立刻说道。

  她可不希望别人误会袁州。

  “你都不是工伤你老板怎么可能会来看你?”时髦女郎再次惊呼道。

  “我也不知道袁老板为什么来看我。”申敏低头道。

  “小丫头,刚刚那真是你老板?”老婆婆再次问道。

  “是的,是我兼职地方的老板。”申敏肯定的点头。

  “现在的老板都这么好了?跟照顾自家妹妹似得照顾员工了?”老婆婆嘟囔道。

  “袁老板一向很好。”申敏点头道。

  “这是老板?现在的老板不是吸血鬼,按时发工资就很好了。还会来看一个不是工伤的员工,还这么细心。”时髦女孩指着申敏不可置信。

  “真是太不公平了,没有哥哥给我就算了,为什么这么好的老板也不给我?”时髦女郎嘟囔。

  接着不等申敏反应过来,又立刻转头问道:“你说你哪家公司的,高级财务会计要不要了解一下,我立刻跳槽,就冲着你这么好的老板我也要去。”

  “噗”申敏忍不住笑了一下,但看时髦女郎一脸认真的表情又学着袁州的样子绷紧脸道:“我不知道,虽然店里的营业额确实很大,但袁老板还真的没有请过会计,肯定是自己算的,袁老板可厉害了。”

  因为袁州不在,申敏是很自然的袁州党,觉得袁州什么都会。

  “不不不,专业不同,我什么可是有证的,很厉害,收下我不亏。”时髦女郎立刻自荐道。

  “待遇什么的按市场价就行,但就有一点,有这么把员工或者说一个兼职都这么当人的老板这是在异乡拼搏的打工仔的梦想啊。”时髦女郎道。

  是的,谁不想在异乡拼搏的时候自己的老板能够像严厉的家长一般给予关心,而是冷漠的估算价值呢。

  “现在的老板那都是眼睛里只有钱,哪有这么好心肠的。”老婆婆想起了自己的儿女,点点头道。

  申敏被两人镇住,虽然她是觉得袁州来看她很不可思议,但却没有那么深的感触。

  原因很简单,因为习惯了,习惯了店里轻松的氛围,袁州从来不骂人,给的工资优厚,还是不是就算加班费,食客也都叫她敏敏或者小敏,就像是朋友。

  哪怕那些人都穿着名牌或是公司精英,但从未对她和周佳两人露出过除了笑容以外的神色。

  是以,看着老婆婆的感慨,而时髦女郎的激动,申敏既明白又不是那么深刻。

  一时之间申敏不知道说什么。

  “吱呀”这时候袁州推门进来了:“谢谢,但是我现在应该还不用会计师。”

  显然袁州听见了时髦女郎的自荐,进门就偏头温和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