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两百一十一章 拜我为师

  连木匠这是打定主意准用超一流的手艺来忽悠,不对,是来给袁州开开眼。

  “那就麻烦连木匠了。”袁州认真的说道。

  说完后,袁州往后退了两步,找了个好视野准备好好的观看连木匠的手艺。

  袁州在空旷的屋子里转悠了一下,小心的没踩到地上随意放置的木料和一些工具,认认真真的找了个好视野然后双目认真的看着连木匠不动了。

  能近距离看连木匠做活袁州是很珍惜的,毕竟两人非亲非故的这又是手艺活,袁州自然是感谢连木匠的。

  而连木匠也难得耐心又好脾气的等袁州找好位置,这才开始了他的手艺展示。

  就是展示,因为连木匠可是心里有个很大胆的想法的。

  做圈口穿销的时候连木匠是没说话的,或者说他做活的时候和袁州一样是都不会说话的。

  连木匠的前期工作其实已经做的差不多了,现在基本就是调试组装,也就是这样才能看出榫卯的神奇。

  一根钉子都不用,也不用粘和剂就能做出一把漂亮精致又结实耐用的椅子。

  连木匠年纪不小,头发花白,背还有些微驼,但当他看向自己面前的木头的时候,那眼神却极为专注发亮,很是认真。

  手指粗糙,以袁州的眼力还能看见那那手上诸多的木刺伤口,以及老皮,但手臂却结实有力,肌肉随着连木匠的用力而隆起。

  就连拿着木头的手都不因年纪而有丝毫的抖动,而是稳当非常。

  “哒哒”连木匠轻敲木头,然后手稳稳的托住两侧木头然后一次结合在一起。

  装和的速度飞快而眼力准确,连木匠手下不停,不一会那圈椅就完完整整的呈现在袁州的面前。

  但连木匠并没有停下,而是接着往下展示他刚刚说的那些技艺。

  当然,连木匠只展示了榫卯当中的一些好似机关契合一般的技艺,多的倒是没展示什么,毕竟时间不多也没提前做准备。

  “啪啪”连木匠起身在身上拍了拍灰尘,然后问道。

  “您很厉害,刚刚用了两种已经失传的木匠技艺。”袁州立刻道。

  “不错,看的很仔细。”连木匠心里越发满意,面上也点头温和道。

  “这是难得的机会,自然要仔细点。”袁州认真道。

  “确实是难得的机会,这技艺用在你刚刚那碗上应该会让那机关更严丝合缝。”连木匠意有所指道。

  “那是自然。”袁州点头。

  “想学吗。”连木匠表面云淡风轻,心里暗自一紧。

  “想学就得拜我为师。”连木匠不等袁州回答,就接着说道。

  “啊?”袁州有些懵,没想明白怎么突然就发展到这里了。

  “我说你小子要是想学我这技艺,那就得拜我为师。”连木匠难得耐心的重复了一遍。

  没办法,从第一次见到袁州就被他对厨艺的态度打动,接着去店里装柜子,再然后就是这次的碗和摆件。

  那简直是让连木匠没法拒绝的一个学习木匠的良才美玉,就连他自己收的徒弟都没有这么合心意的。

  因为有天赋的不如袁州这么努力,努力的没有袁州这样的天赋,有天赋又还比较努力的,这心态也没袁州,谦虚又肯学。

  是以,连木匠才想了这么一个主意,那就是自己露一手绝活然后勾的袁州自己拜师。

  连木匠心里有些紧张,但面上是一点看不出来,只是脸色稍微严肃了些。

  “好的,只要您肯,我自然是愿意的。”袁州也没多想直接点头应下。

  拜师学手艺,袁州从不含糊,就像学鋈鸡,袁州也认麻老爷子是他师傅。

  “咳咳,你同意就行,按正常的拜师礼来就行,至于周世杰那里咱们各论各的。”连木匠压住笑意,然后交代道。

  “那仪式您看什么时候合适?”袁州礼貌问道。

  “我看三天后就是个好日子,也不用大办,你亲自给我做一桌菜就行。”连木匠的语气多了许多的亲近。

  “是,师傅。”袁州立刻喊道。

  “嗯,你小子见机的真快。”连木匠笑着道。

  “多谢师傅愿意教我。”袁州这话说的很是认真。

  “你天生资质极佳,就是我不亲自教不拜师,你也总能学会的。”连木匠也认真的说道。

  “不,达者为师,我在木工上差得远。”袁州摇头道。

  “你倒是不用说这些,今天就是你不拜师,看在你做的那些摆件碗盆上,我也愿意教你。”连木匠道。

  连木匠也确实是这样想的,哪怕袁州最后不拜师,他也想教袁州这些木工技艺。

  这样技艺才不至于失传,反正他老了也不需要这些绝活来吃饭了,就是他收的那些徒弟,只要达到能学的要求他也会教。

  只是现在只有袁州一人达到这样的要求而已。

  “谢谢您。”袁州弯腰低头,认真道。

  “你小子不刚刚还说达者为师,就不用谢了。”连木匠直接抓着袁州的手臂,把人扶了起来。

  “走走走,这是个好消息,先带人出去认认人,这里还有我两个徒弟在。”连木匠抓着袁州就往外走。

  “好的。”袁州点头。

  “对了,你不用叫他们师兄,那些混小子学了那么久还不如你个带艺拜师的,让他们叫你师兄。”连木匠嘱咐道。

  “都听师傅的。”袁州笑道。

  “你这么听话不怕我不让你学厨了?”连木匠见袁州一副规规矩矩的样子,忍不住调侃道。

  “您不会。”袁州摇头。

  “你小子怎么知道,你要是不学厨可不就能好好的专心学木匠了。”连木匠撇嘴不满道。

  “因为我觉得我的厨艺天赋高于木匠天赋,您舍不得我浪费的。”袁州笃定道。

  “好你个臭小子还自夸起来了,和那周老头一样的不要脸。”连木匠笑骂道。

  “我说的是实话,谢谢您的夸奖。”袁州认真道。

  “滚滚滚,就你一本正经的。”连木匠没好气道。

  这次袁州没说话,只是微微笑了笑。

  倒是连木匠顿了顿才开口道:“我倒是不阻止你学厨,要不那老头还不得杀了我,不过这木匠也不能耽误了,你一年学个我的绝活就行。”

  “可别学快了,不然没那么多教你的。”连木匠不等袁州回答,又补充道。

  “好。”袁州点头应下。

  “你说说你小子怎么就那么多才,唉。”连木匠看了看袁州,忍不住叹了口气。

  “可能因为我天生有才。”袁州想了想,然后道。

  连木匠这下是被袁州的话气笑了,指了指袁州然后往前一步走了。

  只是连木匠走了两步见袁州没动,又没好气道:“快跟上,还得去见你那些师弟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