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桃溪路鬼市

  袁州贴完就关上了大门,然后上楼看书睡觉了。

  而乌海那边因为愣神看着楼下的袁州而被奶猫直接挠了一爪子,手臂上瞬间出现了三道红印子。

  “好吧,这次算你赢了,你在家呆着我有事出去一趟。”乌海甩了甩手,然后直接从窗口下去了。

  当然,下去的时候乌海也没忘记合上窗户,毕竟他现在也是有猫的人了,一些注意的地方他还是很细心的。

  “呲溜”乌海坐着滑梯瞬间就到了楼下。

  “踏踏踏”乌海两步并作两步直接跑向了袁州小店的门口。

  现在袁州小店的门口和开始的时候只是略微有些区别,比如门两边明亮的红灯笼,以及卷帘门上干干净净的没有贴纸。

  是的,这次袁州没有贴在卷帘门上,毕竟他明早还要开门的,是以这次他贴的是门边的柱子上。

  乌海一眼看过去那张白色的A4纸特别的显眼。

  上面的话并不长,乌海通读一遍后只注意到了其中一句,隔天休息一次。

  “卧槽!!!”乌海瞬间炸了,胡子都顾不上摸,直接冲着楼上就开喊了。

  是的,乌海是用喊的:“袁州、圆规、袁老板你给我下来说清楚,这隔天休息一次是什么鬼?”

  “我知道你在房间,开门快开门,你有胆子说要隔天休息怎么没胆子开门,你楼上的灯都还没关。”乌海一气呵成的吼道。

  然而袁州早就关上了窗户,这时候已经洗洗准备睡觉了,根本没听见乌海的惊天一吼。

  毕竟系统的防御力隔音效果那可不盖的,倒是其夜猫子们被乌海这一嗓子给震的开了窗户。

  乌海一看有人开窗也没再喊,冲着那些人点了点头,然后就开始在路上找起了石头,准备砸袁州的窗户。

  等乌海好不容易从自己家拿了一堆的玻璃弹珠再回到楼下后,袁州房间的灯都熄灭了。

  是的,就刚刚乌海找石头这个时间,袁州已经躺下开始休息了。

  要知道袁州每天睡得时间很少,所以他很严格的遵守着自己的作息时间,一到点就立刻熄灯睡觉,绝不拖延。

  “啪啪”犹如大雨落在玻璃窗上的声音,那是乌海不停扔弹珠敲击袁州玻璃窗的声音,有控制力度,毕竟乌海只是想把袁州敲醒,而不是砸玻璃。

  然而等到乌海扔完了一盒子的玻璃弹珠,袁州还是安静的沉浸在睡梦中。

  “该死的,这什么弹珠根本没有一点卵用。”乌海气愤的看了看盒子,决定再也不买这家的弹珠。

  “踏踏踏,踏踏踏”乌海一直在袁州小店的门口转悠,至少在转悠了十圈后,乌海才灵光一闪的有了注意。

  想到注意,乌海立刻再次跑上了楼。

  一进房间,乌海目标明确的朝着自己的手机走去,拿着手机乌海又再次下楼了。

  他直接拍了一张袁州写的告知书,然后发送道群里,再来了一个@全体成员,一连@三次,这次开始打电话。

  翻着电话本,乌海想着打给谁,第一个翻到的就是凌宏,乌海顿了顿然后嘀咕了一句:“打给他没卵用,换个人。”

  嘀咕完又继续往后翻,没两页就翻到了姜嫦曦和殷雅的电话,乌海犹豫了一下,毕竟给姜女王打电话,需要莫大勇气,想了想还是直接打给了姜嫦曦。

  电话拨出去,直到响铃响到快要自动挂断,那边才接起了电话。

  “乌海?你最好是有要紧事说,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为什么你还是个处男。”姜嫦曦慵懒又严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要是平时听到姜嫦曦说他是个处男,乌海必定要反驳一番,但今天乌海只有一句话,并且是用吼出来的:“袁州说他要隔天请一次假,以后变成隔天开门了。”

  “你说什么?”姜嫦曦一手擦着头发,一手举着手机,皱眉问道。

  是的,刚刚姜嫦曦才到家卸完妆,洗完澡,她今天也去袁州小店喝酒去了。

  “请假,做一天休息一天,听明白了吗。”乌海激动的重复道。

  “哪来的消息,我刚从那里回来。”姜嫦曦头发也没擦了,严肃的问道。

  “刚刚他又贴了请假条,就在门外,我赶过去的时候他就关门了,明明楼上还亮着灯就是不给我开门。”说到最后乌海都觉得有点委屈了。

  “他店里的隔音好得很,比你画室的还好,估计是听不见你叫门。”姜嫦曦随口安慰了一句,然后接着问道:“你拍图没有,我看看什么情况。”

  “拍了,发群里了。”乌海道。

  “好的,一会我给你打过来。”姜嫦曦拿下手机,边挂断,边点进群里查看起来。

  这一看姜嫦曦就皱紧了眉头:“挤奶?新饮品,隔天请假?”

  姜嫦曦拿出了平时看大合同文件的精力认认真真的看了三遍袁州的告知书,然后直接擦把脸开始化妆准备出门。

  等姜嫦曦再次给乌海打电话的时候,她人已经再次坐上了出租车往桃溪路赶去。

  “乌海你那里有没有规整的白纸,写字的笔这些东西。”等电话一接通姜嫦曦就直接开口问道。

  “有,挺多的。”乌海瞥了一眼角落里堆叠的油画纸,然后肯定的说道。

  是的,乌海早就不用油画纸了,但出于习惯郑家伟还是会给他准备很多。

  “那就好,我们人马上赶到。”姜嫦曦点头道。

  “赶到什么?叫袁州起床问清楚?”乌海眼睛一亮,问道。

  “不是,到了你就知道了。”姜嫦曦摇头。

  “哦,好吧。”乌海坐在窗口,没精打采的应了一声,然后继续哀怨的盯着对面袁州卧室的窗户。

  乌海准备用这样强有力的目光迫使袁州睡不着,然后开门。

  来的最快的不是姜嫦曦而是凌宏,凌宏开着他的跑车一路疾驰而来,速度飞快。

  也就是深夜车少人少,要不然跑车在闹市区根本开不出速度。

  凌宏人一来就朝乌海画室走去,显然姜嫦曦已经交代清楚该做什么了。

  而凌宏到了后姜嫦曦也到了,并且等到乌海知道要怎么做的时候,那边陆陆续续的也有人过来。

  这一夜的桃溪路犹如开了鬼市一般热闹,接连不断的有人过来,签下大名然后又离开,这样的热闹一直持续到了天色微明才结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