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952章 灵裁者

  听陈阳提起灵裁者,郞筱然似乎想起了什么,不禁皱了下眉头。

  陈阳道:“怎么,灵裁者很可怕吗?”

  “我没有见过灵裁者。”郞筱然摇了摇头,若有所思道:“不过,这个名称对整个兽灵族来说,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存在。”

  陈阳疑惑道:“到底灵裁者是什么?”

  郞筱然道:“灵裁者是兽灵族的掌控者,他建立了兽灵族的秩序,并且传授了兽灵族人缔结兽灵契约的驯兽法诀。可以说,所有的兽灵族,都在他的掌控之下。”

  “不过,没有人见过灵裁者,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不知道他有多强。”

  “各个兽灵族需要做的,就是在灵裁者下达命令的时候,无条件地执行,不得违抗,否则将会受到灵裁者的制裁。”

  “在三十年前,牛灵族也出了一个筑基异兽,使牛灵族成为了最强的兽灵族部族。”

  “当时灵裁者就对牛灵族下了一个命令,让他们把那只筑基异兽作为贡品,献祭给灵裁者。”

  “牛灵族没有同意,然后在某个夜晚……牛灵族族长和那头筑基异兽被杀,没人看到是谁下手,但大家都知道这肯定是灵裁者干的。从此之后,牛灵族一蹶不振。”

  “那天过后,灵裁者放出话来,如果哪支兽灵族不再听从他的命令,后果会比牛灵族更惨。”

  “这件事震慑了所有兽灵族,大家对于灵裁者的命令,不再违抗,完全严格执行。”

  听到这里,陈阳暗暗点头道:“没想到还有这样一个存在,不过我杀了虫坤和虫厉,关灵裁者什么事?”

  郞筱然苦笑了下,沉声道:“虫灵族虽然不是兽灵族中最强大的几支兽灵族,但虫灵族的族长,有个特殊的身份?”

  “什么身份?”陈阳问道。

  郞筱然道:“每一代的虫灵族族长,都担任灵裁者圣使的职位。”

  “灵裁者圣使,什么玩意?”陈阳撇了撇嘴。

  郞筱然道:“灵裁者圣使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权利,其实说简单点,就是灵裁者的传话筒,灵裁者有什么事情要传达出来,都是通过虫灵族族长,也就是灵裁者圣使来宣布。”

  陈阳道:“这么说,我是把当代灵裁者圣使,和下一代的灵裁者圣使都给杀了,相当于干掉了灵裁者最亲密的手下,灵裁者要找我的麻烦?”

  “对。”郞筱然点了点头,接着道:“而且灵裁者曾今颁布了一个规定,兽灵族的人,不能离开喜马拉雅山脉,否则的话,他会把那支兽灵族留下的人全部杀光。”

  听到这里,陈阳不禁动容:“这么说,如果我带你离开,他会灭了整个狼灵族?”

  郞筱然面色担忧地点了点头:“对。”

  说到这里,陈阳不得不好好思考一下。

  如果灵裁者只是来找他,他倒是无所谓。

  可等他把郞筱然带走,灵裁者再来对付狼灵族,这事情可就麻烦了。

  既然灵裁者能干掉牛灵族的筑基异兽,那么他对付骨锋应该也没有问题,到时候陈阳不在,狼灵族指不定真的得灭族。

  “看来在离开喜马拉雅山脉之前,得把灵裁者解决了才行。”陈阳沉吟一句,看向郞筱然道:“有没有人知道,灵裁者在哪里?”

  郞筱然想了想,道:“应该只有虫灵族的人知道,我们待会问问虫灵族的虫绛吧。”

  “走,现在就去问他。”陈阳拉着郞筱然的手,就往部落里走去。

  郞筱然停下脚步,扭捏道:“陈阳,还有件事,我要告诉你。”

  “什么?”陈阳回头看向郞筱然。

  郞筱然道:“明天蟒痕会来狼灵族,他想要把我带走,做他的小妾。不过,你别多心,我一点也不……”

  “行了,你不用解释,我知道你爱的是我。呵呵,蟒痕想抢我陈阳的女人,他死定了。”

  陈阳淡然一笑,握紧了郞筱然的手,回到了部族内。

  篝火熊熊燃烧着,气氛十分热闹。

  陈阳一出现,郎固就看到他拉着郞筱然的手,脸上不禁露出了笑意,为女儿感到高兴。

  郞筱然有些不好意思,想要挣开陈阳的手,陈阳发现她的小动作,把她拉得更紧了。

  两人到了郎固面前,郎固一脸郑重地对陈阳道:“陈阳,谢谢你。”

  陈阳笑了笑,谦逊道:“岳父大人,你言重了,我们是一家人,有什么谢不谢的。”

  对于陈阳的态度,郎固很满意。

  他看了眼陈阳和郞筱然紧握在一起的手,问道:“对了,你们俩怎么打算的?”

  陈阳道:“等这边的事情都解决,我就带筱然回去。”

  一听这话,郎固皱了下眉头,面露为难之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陈阳道:“岳父大人,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带筱然离开了喜马拉雅山脉,灵裁者会对付狼灵族,这件事你放心,在我离开之前,我会把事情解决。”

  “解决?”郎固心头咯噔一跳,紧张道:“那……那可是灵裁者,你和他谈判,他是不会听的。”

  谈判,呃,我可不是和他谈判。

  陈阳腹诽一句,对郎固道:“岳父大人,总之你放心,我绝不会连累狼灵族。我打算先问问虫绛,怎么才能见到灵裁者。”

  说着,他便要转身去找虫绛。

  “等等。”郎固忙喊道。

  等陈阳停下脚步,他苦笑道:“陈阳,不如你留在狼灵族,以后狼灵族族长的位置就是你的。和灵裁者作对,这真的很不明智。”

  灵裁者在兽灵族中积威已久,郎固发自心里对其感到畏惧。

  “留在这里?”陈阳摇了摇头,笑道:“岳父大人,你认为可能吗?这小小的喜马拉雅山脉,可不够我陈阳玩。”

  郎固苦口婆心道:“陈阳,我也不是全为了狼灵族。如果你得罪了灵裁者,他肯定会杀了你。灵裁者非常强大,据说有三头六臂,甚至还吃人。”

  “呃!”陈阳嘴角一抽,知道和郎固只怕是说不通,于是先暂时安抚道:“行,这件事先放下,等明天解决了蟒痕的麻烦,我们再说。”

  “好吧。”

  郎固点了点头,暗暗松了口气,心想明天一定要好好劝一下陈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