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933章 阴险

  陈阳笑道:“你也进阶了,恭喜你。小说”

  禾穗笑了笑,心里十分高兴。

  她虽然在桃源里,灵气充沛,但她天赋其实在禾家算很一般,出身也不好,分到的资源很少很少,所以才会离开桃源,来探索大夏遗迹,希望有所收获。

  这一次大夏遗迹之行,能够提升至先天巅峰,在她看来,已经算不错了。

  当然,她知道这是陈阳的功劳。

  不然的话,四象困龙阵,她就不知道该怎么走。

  并且她也不可能得到位于重力场中央的紫鸢果。

  她深深地看了眼陈阳,心里既感激,又感动,正色道:“谢谢你,陈阳。”

  陈阳嘿嘿一笑,调侃道:“一般来说,当女人说这种话的时候,都是打算以身相许。”

  闻言,禾穗的面色顿时就红了,想到陈阳对自己照顾有加,她心头暗道:“可惜你不是桃源里的人,不然的话,以身相许又……哎呀,我胡思乱想什么。”

  禾穗在心里暗暗啐了自己一口,脸蛋更红了。

  她娇羞的样子,楚楚动人,更是增添了几分风情。

  “哈哈哈,走吧。”

  陈阳哈哈一笑,朝着来时的路,返回而去。

  禾穗回过神来,看了眼大殿内,只见中央那座石碑已经裂开,她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但她也没多想,跟上了陈阳的脚步。

  至于之前生在陈阳身上的一切,并没闹出什么动静来,加上她专心致志修炼,却是一概不知。

  陈阳和禾穗顺着通道,返回了石壁处。

  从透明的石壁往外,能够看到那只独眼魔狼还守在那里,微闭着双眼,在打盹。

  禾穗拿出了法符,对陈阳道:“我催动法符,一出去就先把独眼魔狼杀了,然后我们再离开。”

  陈阳摆手道:“法符你留着防身,对付这只独眼魔狼,暂时还用不着。”

  禾穗愣了下,语重心长道:“陈阳,虽然我们俩都进阶了,但这头独眼魔狼毕竟是筑基前期。要想杀它的话,我们只怕还不行。我知道你厉害,但我们还是不要冒险,万一出现了意外,可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在禾穗看来,两人差了魔狼一个大境界,不会是魔狼的对手。

  陈阳一脸淡定地笑了笑:“放心好了,你刚才不是看见,我在重力场中炼体了吗?虽然真气对付独眼魔狼还有些吃力,但身体力量,我足以对付他了。”

  禾穗这才想起,陈阳的身体才是最强的手段。

  她犹豫了下,点头道:“好,我们联手对付独眼魔狼,不过我随时准备好法符,万一出现意外,我就使用法符。”

  在禾穗心里,她还是有些担忧。

  但她却不知,陈阳的话,已经是谦虚了。

  他的真实境界是先天巅峰,且不说八荒霸体,光是精进的破虚掌,以及残破灵器黑光断剑,都足以收拾独眼魔狼了。

  更何况,他的幻影步也达到了巅峰,比独眼魔狼的度并不慢。

  现在的他,可说是全方位压制独眼魔狼。

  ……

  禾天生和禾吉,藏身在龙悬门的通道里,目不转睛地盯着陈阳和和禾穗进入的那面石壁,等着两人现身。

  除了他们之外,独眼魔狼也在等。

  此时,距离陈阳和禾穗进去,已经过去了十几天。

  禾吉皱了下眉头:“天生哥,禾穗和陈阳两个人,不会已经死在了里面吧?”

  “应该不会。”禾天生摇了摇头,咬牙切齿道:“陈阳那小子,应该是得到了大夏遗迹的地图,不然的话,他不可能对这里这么了解。你以为,他真的懂什么四象困龙阵?哼,这些都是地图里面写清楚了的。”

  “还有开启那面石壁的钥匙,他也肯定是和地图一起得到。只要有地图,他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绝对会出来。到时候,我倒想看看,他会怎么对付这只独眼魔狼。”

  禾吉道:“天生哥,禾穗怎么办?”

  禾天生阴沉着脸:“独眼魔狼是筑基妖兽,要杀禾穗,我们也没办法。如果他爷爷问起,就说被独眼魔狼杀了,不信他自己可以来查证。”

  禾吉点了点头,又问道:“不过,禾穗身上有法符,她对独眼魔狼释放的话,独眼魔狼就死定了。”

  “哼!”禾天生冷哼一声,脸上露出阴险狠戾之色,沉声道:“这样更好,禾穗是先天境,催动法符后就会十分虚弱。到时候我们联手对付陈阳,就算他再强,也不可能跨越两个小境界,对付我们两人。”

  “嘿嘿,到时候独眼魔狼的内丹,就是我们的。陈阳那件残破灵器,也是我们的。而且,我还要狠狠干禾穗。这个贱女人,竟然帮一个外人。”

  闻言,禾吉皱了下眉头:“天生哥,这样做……”

  禾天生打断道:“怕什么?我爽完了,你再爽。完事之后,我们把禾穗杀了,就说是陈阳杀了处于虚弱中的她,我们又杀了陈阳。这件事除了你我之外,谁又知道真相?”

  禾吉胆子没禾天生那么大,可是一想到禾穗那绝美的脸蛋,火辣辣的身材,他心里就一阵痒痒。

  最后他把心一横,咬牙道:“妈的,豁出去了。禾穗是连大少爷也想睡的人,我能爽一次,也值了。不然的话,此行大夏遗迹,屁也没得到,就真的白来了。”

  “也不是什么都没得到。”禾天生冷笑道:“光是筑基妖兽内丹和残破灵器,就价值不菲了。而且等出了遗迹,我一定要找到陈阳那四个女人,将她们带走。哼哼,我要慢慢蹂躏他的女人。”

  说着,禾天生转头看向禾吉,淡然道:“到时候,我给你也分两个。女人,也是收获。”

  禾吉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想到陈阳身边的那四个女人,可是一点也不比禾穗差。

  “嗷呜!”

  就在禾天生二人商量着阴谋诡计之时,独眼魔狼的一声狼嚎,将他们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他们连忙朝着石壁看去,只见石壁奇异地波动了下,陈阳从里面走了出来,紧接着,是禾穗。

  “他们出来了。”

  见此,禾天生二人,都是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