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924章 法符

  轰隆隆。

  陈阳看过去,只见禾穗站立的地方,突然剧烈地震动起来,地面寸寸皲裂,往下塌陷。

  禾穗面色大变,连忙朝着旁边躲开。

  突然,一只巨大的毛茸茸爪子,从地面下伸了出来,犹如蒲扇般,很随意地抽在了一块巨石上。

  巨石犹如炮弹,速度超快地朝着禾穗飞了过去。

  她想要躲避,却根本来不及,只能运转真气抵挡。

  砰轰。

  禾穗飞了出去,撞在了墙壁上,噗地吐出了一口鲜血,面色惨白。

  妖兽只是随意扔了块石头,竟然就差点要了她的命。

  砰轰。

  刚才禾穗站立的地方,地面爆炸开。

  一个黑乎乎,上沾满泥土和灰尘的妖兽,从地下钻了出来。

  妖兽浑脏兮兮的,看不清形态,可是其释放出的威压,却是令人望而生畏。

  “筑基妖兽,竟然真是筑基妖兽!”

  陈阳皱紧了眉头,他早就料到龙悬门内有危险,却没想到竟然是一只筑基妖兽在守护。

  而且这只妖兽的妖气很重,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吼!”

  妖兽叫了一声,抖动了下体,上的泥土都掉落下来,露出了形态。

  这只妖兽,形如异兽巨狼,但体比异兽巨狼还小了几分,浑的皮毛是灰褐色,材健壮,四只狼爪锋利无比。

  它的眼睛,长在额头正中央,只有一只眼。

  “独眼魔狼!”

  陈阳认出了眼前妖兽的来历,是一种非常狂暴凶戾的狼系妖兽,速度非常快,而且那一只独眼,能够捕捉到一切移动轨迹,掌握对方的所有行踪。

  且不说独眼魔狼的特长,光是其筑基的境界,就不是先天中期的陈阳能够撼动。

  除非,他掌握破虚掌的招式,或者是八荒霸体到达一阶。

  可惜,这些他现在都还没达到。

  “嗷!”

  独眼魔狼发出嚎叫,嗅了嗅鼻子,猛地转头看向了躺在墙角的禾穗,眼神中满充满了嗜血的神采。

  它tiǎn)了tiǎn)嘴唇,唾液滴落下来,显然是想要把禾穗吃掉。

  禾穗受重伤,却是动也不能动。

  “不行,得救她!”

  陈阳心头咯噔一跳,刷的挥动黑光断剑,一道剑气朝着独眼魔狼斩杀过去。

  他并不指望黑光剑气能秒杀独眼魔狼,哪怕这是一件残破灵器,他也还不足以发挥出全部的威力。

  他的目的,只是要吸引独眼魔狼的注意力。

  果然,独眼魔狼猛地转头,瞥见了黑光剑气。

  它的独眼里,透露出不屑的神色,挥动狼爪,拍在了黑光剑气上。

  砰轰。

  气浪冲击开,尘土飞扬。

  十几米宽的剑气,竟是被独眼魔狼一掌拍碎了。

  “吼!”

  它嘶吼一声,却是没理会陈阳,迈步朝着禾穗走了过去。

  似乎是认为掌控了局面,独眼魔狼的速度很慢,一步一步地靠近禾穗,像是散步一般。

  它的眼神,则犹如欣赏食物。

  “混蛋,居然不理我。”

  陈阳心头大急,如果让独眼魔狼靠近了禾穗,禾穗就死定了。

  他也顾不上那么多,运转八荒霸体,径直朝着对战的雷电鬣猪冲了上去,一手抓住了雷电鬣猪的獠牙,狠狠地将其按住。

  顿时,只见雷电鬣猪的獠牙,冒出了蓝色的火花,犹如释放出了小型的闪电。

  电流进入陈阳的体,他只觉子感觉麻酥酥的,如果时间持续太长,很可能失去知觉。

  “死!”

  陈阳暴喝一声,一拳砸了下去。

  砰轰。

  雷电鬣猪的脑袋,应声炸裂,爆起一团血雾,当场死亡。

  解决了雷电鬣猪,陈阳掉转方向,使出幻影步,朝着禾穗那边冲了过去。

  瞬间,他出现在禾穗的面前,将禾穗护在了后,一脸紧张地看着独眼魔狼,只觉手心中竟是冒出了汗珠。

  眼前的妖兽,是他遇到过最强的敌人。

  跨越小境界,他能打。

  可是跨越一个大境界,他却没有丝毫的把握。

  那种来自无形的气场,哪怕他有第三道浩澜残力作为底牌,也不由得感到心悸。

  独眼魔狼瞥了眼雷电鬣猪的尸体,脚步顿了下,显然是没想到,陈阳一个先天中期,能够秒杀先天巅峰的雷电鬣猪。

  不过,独眼魔狼的速度并没有加快,依旧缓缓靠近过来,脸上露出人化的戏谑笑意,看起来很是可怖。

  显然达到了筑基,妖兽的智商更高了。

  砰轰。

  一声轰响,另外一边,禾天生也解决了雷电鬣猪。

  他已经是处于筑基的临界点,战斗几个回合后,摸清了雷电鬣猪的手段,他自然能解决掉这头妖兽。

  他朝着陈阳和禾穗这边看过来,眼神中露出了犹豫之色,思考着,是该逃跑,还是过去帮忙。

  显然,怯懦的心理占了上风。

  他形一动,转便离开。

  这时,禾穗微弱的声音响了起来:“禾天生,别……别走,我爷爷给了我法符,是他在家主那里求来的法符。”

  什么,法符!!

  听到“法符”二字,禾天生立刻停下了脚步,脸上露出希冀之色。

  法符,是一种符纸,必须达到开光境之后,才能炼制。

  但是需要符道高深的修者,才能炼制成功。

  而且非常耗费精力,所以即使能炼制,一般开光境也不会去耗时耗力炼制。

  整个禾家,能炼制法符的,只有一个人,就是禾家家主。

  可见,法符非常的珍贵。

  禾穗的爷爷求了一张法符,肯定花了不少的功夫,是为了保证疼的孙女安全。

  法符的威力,确实很恐怖,相当于自爆了一件法器。

  即使自爆一件最低阶的法器,斩杀筑基前期的独眼魔狼,也可以做到了。

  也就是说,此战,还有希望。

  禾天生听到有法符,他朝禾穗喊道:“既然有法符,你还犹豫什么,赶快使用,杀了这头独眼睛的妖兽。”

  禾穗微微摇头:“不……不行,我受了重伤,太虚弱了,需要时间催动法符。”

  “把法符交给我,我来。”

  陈阳回头,对禾穗道。

  他的目光落在禾穗上,突然,注意到禾穗后的石壁光滑平整,中央雕刻着一个婴儿巴掌大小的石刻。

  那个纹路,像是印章一般,给陈阳一种熟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