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920章 四象困龙阵

  

  陈阳瞥了眼禾天生:“怎么,害怕了?不敢赌了?”

  禾天生脖子一硬:“谁说我怕了,赌,怎么不敢赌?!”

  为了一件灵器,禾天生也是拼了。

  “敢赌就好。”陈阳淡然一笑,接着对众人道:“墙壁上的四象,你们已经看到,现在你们再数数,这座宫殿内,有几根石柱。”

  “一,二,三……”

  众人数过之后,禾穗道:“总共有十二根石柱。”

  陈阳道:“这十二根石柱,按照十二宫的方位排列,这一点,你们应该不难看出。”

  众人观察了下,发现十二根石柱,果然是按照十二宫的方位排列。

  陈阳接着道:“十二根石柱,上面都雕刻着龙,每一条龙的形态都不一样,你们看看,是不是这样。”

  众人又观察了下,发现果然如此。

  谷茗谣迫不及待道:“到底是什么阵法,你快说呀,别卖关子了。”

  陈阳笑了笑,道:“这个阵法,叫做四象困龙阵。”

  四象困龙阵?!

  听到这个名字,众人都是面露不解之色。

  禾天生皱了下眉头,随即笑了起来:“哈哈哈,四象困龙阵?陈阳,你可别糊弄人,我也是读过有关阵法的书籍,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陈阳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眼禾天生,撇嘴道:“你没听说,那是你孤陋寡闻。你别拿自己的标准,来衡量别人。”

  禾天生没好气道:“你……好,你见多识广,那你说说,怎么破解这个阵法?”

  陈阳淡然道:“四象困龙阵,总共有四个门可以出入,通往不同的区域。”

  “第一道门,就是我们身后的八条通道,合并为一个门,被朱雀掌控,名为‘关门’,可以自由出入阵法。但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只要出了阵法,就不能再进来。否则的话,会被永远困在阵法中。”

  “第二道门,在西面,被白虎掌控,名为‘虎门’,此门最为凶险,只要进入这个门,犹如被猛虎吞噬,将会陷入无尽的痛苦中。”

  “第三道门,在北面,由玄武镇守,名为‘武门’,非常难以开启。但通常宝物所在的位置,就在武门之内。”

  “第四道门,是东面的青龙,名为‘龙悬门’。这道门论凶险程度,比不上虎门。但这道门内暗藏玄机,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如果进去的话,会遇到无数的阻碍,很可能有强大的妖兽镇守。”

  “而这十二根困龙柱,是开启四象门的关键。柱子可以旋转,龙头的方向不同,开启的门就会不同。”

  说到这里,陈阳停了下来。

  众人环顾着四周,消化着陈阳刚才的话。

  沉默片刻,禾穗问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应该进哪个门?”

  “当然是武门,宝物都在武门里,不去这里,去哪?”

  禾天生抢着回答了句,脸上挤出笑容,道:“哼,陈阳,你说的这些,我其实早就知道了。倒是没想到,你还真有点见识。既然如此,这场赌局,我就放你一马,算我们打成平手吧。”

  闻言,众人都鄙视地看着禾天生,暗骂其不要脸。

  这家伙,摆明是看着要输了,不敢赌。

  陈阳撇嘴一笑,指了指十二根困龙柱:“既然我说的,你都懂,那你试试转动这些困龙柱,开启四象门中的武门。”

  “这还不简单。”

  禾天生一阵心虚,但表面上还是很淡定,慢悠悠地朝着其中一根困龙柱走过去,心头暗骂:“这个混蛋,居然真的知道这阵法,他从哪学的?”

  到了困龙柱前,禾天生打量着困龙柱,只见其上雕刻的龙,威风凛凛地盯着他,一双眼睛仿佛在放光。

  “既然他说可以转动,应该能行吧。”

  禾天生如此想着,双臂张开,抱住了直径两米的巨大困龙柱,卯足了劲,转动困龙柱的方向。

  可是,他脸都涨红了,困龙柱却没有半点反应。

  “咦,怎么回事?”

  禾天生皱了下眉头,加大了力道,真气运转于双臂,再次发力。

  轰隆隆。

  宫殿上方发出巨响,掉落下灰尘。

  但是,困龙柱依旧纹丝不动。

  “陈阳,你说谎,这石柱根本动不了。”

  禾天生松开困龙柱,气急败坏地看向陈阳。

  陈阳摇了摇头:“你不是说,你知道四象困龙阵吗?既然如此,那你怎么不知道,转动石柱的时候,需要拨动石刻真龙的两只前爪才行?”

  禾天生嘴角一抽,随即故作镇定道:“我……我当然知道这一点,我只是想试探一下,你是不是真的懂四象困龙阵。”

  “你脸皮真厚。”陈阳撇嘴一笑,戏谑地看着禾天生。

  禾天生双手分别握住了石刻真龙的两只前爪,猛然用力。

  宫殿上方,灰尘嗖嗖地往下掉,可这一次,困龙柱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

  禾天生面色难看,尴尬得面红脖子粗。

  “哈哈哈……”

  陈阳的笑声,在空旷的宫殿里回荡。

  九星等人,也是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

  禾天生怒道:“你们笑什么?”

  “当然是笑你。”

  陈阳收起笑意,朝着禾天生面前的石柱走过去,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偏偏要装逼。真龙的两只前爪,并不是机关所在,我不过是骗你的。真正的机关,是龙颈下三寸处,正中央的龙鳞。”

  说完,陈阳一手按在那块立体的石刻鳞片上。

  噶嗤一声,鳞片陷入了困龙柱里。

  接着,他单手按在困龙柱上,轻轻地拨动了起来,困龙柱随之旋转,轻巧的动作和禾天生的蛮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禾天生丢脸丢到了姥姥家,心头非常愤怒。

  他指着陈阳,冷喝道:“陈阳,你真是心肠歹毒,居然耍我!”

  “耍你又怎样?”

  陈阳冷笑一声,对禾穗伸出手道:“这场赌局,他已经输了,我的黑光断剑,还有他的法器、丹药、令牌,都交给我吧。”

  禾穗点了点头,把东西递向陈阳,忍不住感叹:“陈阳,你太厉害了。”

  眼看陈阳就要接过物品,禾天生忙拦住道:“不……还没结束,这个阵法,你还没破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