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899章 你是在搞笑

  “在科米森林下的洞窟里遇到的妖兽,虽然实力较弱,但中都有相关的记载,说明他们是真正的妖兽。”

  “可是,在喜马拉雅中遇到的猛犸、昆虫、巨狼,虽然更强,可是却没有相关的记载,他们并不是真正的妖兽,只是普通的野兽变异。”

  “所以,真正血脉传承的妖兽有内丹,后天变异的异兽没有内丹。”

  陈阳心里思索着,但这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想,并不能确定是否属实。

  另外有个疑问,那些妖兽的血脉是传承下来的,这些异兽,它们又是为什么变异?

  而且,兽灵族的历史肯定很悠久,它们甚至还因为和异兽的沟通,创造出了兽诀。

  那么,异兽的存在,也应该很久远

  异兽,到底来自于哪里?

  想了一会,陈阳没有头绪,便不再去想。

  ……

  修整了三天之后,受伤的人类和巨狼异兽,都已经恢复得差不多。

  这天,伊内耶打算带着狼堡的人,离开大夏遗迹,离开喜马拉雅山脉。

  大夏遗迹,因为兽灵族加入争夺宝物,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掺合的了。

  可就在临走之时,聂无双突然道:“爷爷,我……我不想回去。”

  伊内耶愣了下,瞥了眼陈阳,哪里看不出聂无双的心思。

  但他并没有放任聂无双,而是劝道:“小耳,此行继续下去,非常危险,如果你留下,只会给陈阳添麻烦。”

  聂无双瞅了眼九星的人,嘀咕道:“他们都是抱元境,不也跟着陈阳。我现在至少是先天前期,怎么也能帮得上点忙吧。”

  伊内耶看了眼谷蛮、林均、大头等人,心里其实早就疑惑,这些人,为什么会和陈阳在一起?

  摇了摇头,伊内耶没有多想,把聂无双拉到一旁,劝说了好一会。

  可是,聂无双就是不听。

  最后,聂无双直接跑到陈阳的旁边,挽住了陈阳的手臂,对伊内耶道:“我就是要和陈阳一起,就算死,我也愿意。”

  闻言,陈阳顿时动容。

  这句话,无疑表明了聂无双的心迹,她愿意把生命交给陈阳。

  伊内耶皱了下眉头:“小耳,你……”

  他话没说完,突然,聂无双踮起了脚,撅起粉嘟嘟的小嘴,在陈阳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顿时,所有人都愣住了。

  就连陈阳,也没想到,她会来得这么突然。

  “我……我现在是陈阳的女人,我一定要和他在一起。”

  聂无双的脸颊羞得红彤彤的,表情却是一本正经,理直气壮地对伊内耶说道。

  伊内耶见此,他是一阵无语。

  他知道,想要劝动聂无双,肯定是不行了。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只能叮嘱陈阳:“唉,小耳就交给你了,希望你们能平平安安回来。”

  这句话,是伊内耶的嘱托。

  不仅是此行,更是一个永久的托付。

  陈阳正色道:“伊内耶爷爷,你放心,我会好好对小耳,一定尽全力保护他。”

  “嗯。”

  伊内耶点了点头,他相信陈阳的话。

  他又转头看向聂无双,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很和蔼,让聂无双有些摸不着头脑。

  “小耳,这是你自己的追求,希望你幸福。”

  伊内耶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其他狼堡的人,纷纷跟了上去。

  他们沿着原路,很快就消失不见。

  聂无双等他们离开,犹如触电般颤抖了下,连忙松开了陈阳的手臂,往旁边挪动了两步,有些羞涩地偷偷看了眼陈阳。

  陈阳哈哈一笑,伸手搂住了聂无双的肩膀,将她紧紧地靠在胸口,笑道:“小耳,你不是说,你是我的女人了吗?你害羞什么?”

  聂无双脸颊通红,嗫嚅道:“有……有别人在,我不好意思。”

  陈阳坏笑道:“那么等什么时候没人,我们就可以……嘿嘿。”

  “哎呀,你别瞎说。”

  聂无双羞得一跺脚,连忙朝着上官芸和郎筱然跑了过去,叫道:“上官姐姐,筱然姐姐,陈阳他欺负我。”

  经过三天的相处,上官芸和郎筱然照顾聂无双,三人已经建立起了不错的感情。

  此刻见聂无双跑过来,上官芸和郎筱然相视一笑,都是感觉陈阳坏坏的,可为什么却招人喜欢呢?

  难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句话,是真的?

  ……

  和聂无双开了几句玩笑,陈阳也没工夫郎情妾意。

  他看向象胛:“走吧,带我们去找碧漾花。”

  “是。”象胛恭敬地点了点头,转身指向大殿周围其中一个出口:“那边,你们跟我来。”

  哼哼,来吧,到了那里,你们一个也别想活命。

  象胛丑陋的脸上,露出阴狠的表情。

  他低头看了眼腹部的伤口,虽然经过三天调养,已经恢复了不少,但还是传来钻心的疼痛。

  痛觉,全都转化成对陈阳的恨意。

  他心头冷笑道:“陈阳,你死定了。哪怕你拿到碧漾花,你也会死!”

  在象胛的领路下,一行人在遗迹里走了快半个小时,周围全部是残垣断壁,一片荒芜,一点也不像是有宝物的地方。

  就在这时,象胛一指前方:“到了。”

  众人的目光,朝着前方看去。

  只见走廊尽头,有一条往下的阶梯,约有三十级,下方则是一个下沉的广场。

  广场足有三个足球场那么大,正中央有一座圆形的两层建筑,是石头打造,已经有些风化,但还能看见,建筑的表面,有着一些粗糙的雕刻。

  整个建筑,底层有个石门,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出入口。

  众人走到了建筑前,在石门前停下。

  陈阳看向象胛,问道:“你是说,碧漾花,就在里面?”

  “对,千真万确。”象胛斩钉截铁道。

  陈阳冷笑一声:“呵呵,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没有把碧漾花带走?”

  “里面有一只先天后期的异兽守护,猛犸太大,进不去,单凭族人的战力,我们不是对手,所以,我们只能放弃。”

  象胛面不改色,把早已准备好的说辞,讲了出来。

  可他这个借口,实在够烂。

  “就你这智商,也想算计我,你是在搞笑?”

  陈阳撇了撇嘴,一把抓住了象胛的衣领,不由分说,朝着石门扔了过去。

  “啊!”

  象胛惊呼一声,脸上满是惊惧之色。

  砰轰。

  两扇石门,在他的撞击下,朝着两边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