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871章 陈阳,你好坏

  郎筱然看着郎强红肿的脸颊,她连忙拿出了外伤药,递给郎强:“郎强,快敷药。”

  “噢。”

  郎强把柴禾放下,一脸郁闷地坐了下来。

  很快,篝火燃烧起来。

  营地里暖烘烘的,旁边的几只巨狼,也都围了过来,趴在了狼灵族族人的身后。

  营地里的气氛有些古怪,郎海和他的手下们,都没有说话。

  不过另一边,陈阳和郎筱然,却是聊得热火朝天,郎筱然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

  她笑起来的时候,两颗小虎牙露出来,可爱动人。

  可是,郎海看在眼里,心里越发的愤恨。

  他目光转向陈阳,心头暗道:“这小子,怎么打得过郎强?这件事,一定要好好问问郎强才行。”

  不一会,眼看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郎筱然打了个哈欠,对陈阳道:“天色晚了,我得休息了。”

  “好。”陈阳点了点头,起身道:“我今晚就睡你帐篷门外,做你的私人护卫。”

  “陈阳,你真体贴。”

  郎筱然望着陈阳,心里有些感动。

  不过,她摇头道:“这里有巨狼们在,晚上不会有意外。你和郎海他们一起,住在那个帐篷里吧。”

  陈阳笑道:“没关系,男人在外,哪有那么多讲究。天为被,地坐席,这才豪放嘛。”

  听到这话,郎筱然觉得陈阳不仅体贴,而且豪迈。

  她也不再坚持,对陈阳颔首点了下头,朝着自己的帐篷走进去,陈阳则是靠在门边,席地而坐。

  陈阳早已习惯了各种恶劣的环境,这样度过一晚,对他算不了什么。

  见陈阳坐在那里,海目光眯缝了下,道:“陈阳兄弟,就麻烦你守卫一下筱然小姐,我们就先休息了。”

  说完,海给其她狼灵族族人使了个眼色,他们朝着另一个简陋得几乎相当于没有的帐篷走过去。

  他们坐下后,海看向郎强,压低了声音道:“阿强,到底怎么回事?”

  郎海怎么也不相信,陈阳凭借先天前期的境界,居然可以打伤先天中期的郎强。

  就算没有巨狼帮忙,郎强也不应该输才对。

  这件事,他一定要弄清楚。

  郎强一脸郁闷,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其中重点提到了破虚掌和陈阳的速度。

  众人听完后,都是感到有些惊讶。

  “先天前期,竟然有这种实力,这小子倒是挺厉害的。”

  “那是因为阿强没有召唤他的异兽巨狼,否则的话,那小子肯定会被狼吃掉。”

  “不管怎么说,必须除掉这小子才行。筱然小姐,是队长看上的女人,怎么能让这小子接近。”

  众人低声议论起来,海则是一言不发,目光中流露出思考的神情。

  他在思索着,到底怎么样,才能光明正大地干掉陈阳,又不让郎筱然生气。

  另一边,陈阳靠在门口,耳边传来簌簌的声音,显然郎筱然没有睡着,正在辗转反侧。

  帐篷虽然阻隔了视线,但毕竟是树枝和树叶搭建,陈阳和郎筱然两人之间,几乎对方什么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过了好一会,郎筱然突然开口道:“陈阳,你给我讲个笑话吧,我睡不着。”

  耳边突然传来声音,陈阳嘴角露出坏笑,道:“行,你听好了。”

  “有个美女生病了,她去看医生,医生问她:你哪里不舒服?”

  “美女干咳了两声:嗓子疼。”

  “医生恍然大悟:噢,原来是来大姨妈了。”

  “美女当即点头说是。”

  陈阳的声音不大,但在寂静的夜晚,还是传开来。

  不止是郎筱然听见,坐在另一边的海等人,也都听见了他讲的这个笑话。

  一时间,海等人都是疑惑起来。

  因为这个笑话,他们听不懂。

  郎筱然同样是满头雾水,问道:“陈阳,大姨妈和你说的那个女孩吵架了吗?所以女孩把喉咙喊破了。”

  在兽灵族,他们并不懂现代的词汇。

  陈阳解释道:“在外面的世界,大姨妈是指女人的月事。”

  “噢,原来是这个。”

  郎筱然的声音变得很细,显然说起这个话题,她是有些害羞了。

  并且不由自主的,她还把双腿夹紧了点。

  听陈阳说起女人的私密事,她感觉身子麻酥酥的。

  其实她不好意思继续谈论这个笑话,但又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忍不住问道:“陈阳,为什么那个美女嗓子疼,医生说她来月事了呢?难道月事和嗓子疼,有关系吗?”

  陈阳一本正经道:“没有直接的关系,不过来月事的时候,女人和男人不能进行那事。于是,那个美女嘴巴就劳累了,最终造成了嗓子疼。”

  虽然陈阳没有明说,但郎筱然却知道那事是什么意思。

  顿时,她脸颊红透了,感觉火辣辣的。

  如果是别人,她肯定会生气,认为是在调`戏自己。

  可是对陈阳,她偏偏没有这样的感觉。

  不过,美女的嘴巴劳累了,这是什么意思?

  “啊,是用嘴巴……哎呀,好羞人。”

  郎筱然突然想起已经成亲的堂姐,以前和她说过的一些事,她顿时就反应了过来。

  她啐了一口,嘟哝道:“陈阳,你好坏。”

  “呃,很坏吗?这只是个笑话而已。”

  陈阳心底坏笑,但语气却是一本正经。

  他接着道:“筱然,你还听吗?我还有很多笑话。”

  郎筱然心里一颤,感觉怪怪的,听陈阳讲这种笑话,有种说不出的刺激。

  她声如蚊蚋地嗯了一声,表示同意。

  陈阳道:“有一对男女……”

  “陈阳,够了!”

  就在这时,一道阴沉的声音,从其他狼灵族族人那边传来。

  发出声音的,正是海。

  他一脸愤怒地盯着陈阳,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

  刚才弄明白了陈阳的笑话,他气得肺都要炸了。

  他甚至连和郎筱然说点亲密话都没有过,陈阳竟然可以给郎筱然讲这种充满内涵的笑话。

  更可气的是,郎筱然不仅不生气,还让陈阳接着讲下去。

  “这对狗男女!”

  海心头暗骂了一句,眼中闪过阴险的光芒,对陈阳招了招手:“陈阳兄弟,你过来,我们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