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836章 暗教廷红袍祭祀

  古诺多么想回答,自己是来杀陈阳的。

  可是看到陈阳旁边的埃米莉,他不得不认怂。

  狼堡的人,他招惹不起。

  即使他背后有暗教廷,可他们毕竟是下属组织,和埃米莉这种直属狼堡的人,身份差远了。

  而且他看陈阳和埃米莉交流的方式,两人完全就是朋友,而且刚才陈阳脸上露出不悦之色,埃米莉还连忙解释。

  黑旗的陈阳,什么时候,牛逼得连狼堡的人也要畏惧了?

  沉默了好一会,古诺这才知道,自己和陈阳的差距,比以前更大了。

  他吞了口唾沫,开口道:“陈阳,我……”

  “桀桀桀桀……”

  古诺的话没说出口,一道阴徹徹的冷笑,不知从何处传来。

  紧接着,只见红色的影子晃动,一名身子笼罩着大红色长袍中的人,出现在古诺的身侧。

  此人约有一米六,长袍及地,周身笼罩在红袍中,头上戴了兜帽,帽檐低矮,看不清面容。

  “红袍祭祀!”

  见到此人,埃米莉面色一变,脸上露出如临大敌的表情,整个人的肌肉绷紧,显得很紧张。

  “红袍祭祀?什么玩意?”

  陈阳看向埃米莉,知道那红袍祭祀,只怕是个狠角色,不然埃米莉不会有这样的表现。

  埃米莉盯着那红袍人,压低了声音:“红袍祭祀,是暗教廷中的一个职位,只有达到侯爵,才能成为红袍祭祀。他戴着兜帽,不知道是哪一位红袍祭祀,如果他出手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侯爵,先天境!

  陈阳眉毛一挑,却是没料到,竟然会突然出现一位先天境。

  不过看古诺、梅奥两兄弟的表情,这位红袍祭祀并不是他们请来的。

  自己是被跟踪,还是巧合?

  就在陈阳思索的时候,那名红袍祭祀从长袍中伸出了一只手,撩开了他的兜帽。

  令陈阳没想到的是,出现在他眼前的,竟是一个亚洲面孔。

  而且这个亚洲人,还非常的年轻,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

  红袍祭祀抬起手,指了指陈阳,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问道:“你,就是陈阳?”

  顿时,一股无形的威压,将走廊笼罩了进去。

  这种威压,犹如给众人肩膀上加上了千斤的重担。

  陈阳和埃米莉还好,那些黑手党的人,全都面红耳赤,喘不过气,双膝一弯,噗通就跪在了地上。

  虽然很狼狈,但古诺、梅奥二人却是心头大喜。

  他们不知道什么红袍祭祀,但他们从埃米莉惊惧的表情看出来,这个红袍人是个高手,而且他是来找陈阳麻烦的。

  如此一来,他们可就不怕陈阳了。

  见红袍祭祀来者不善,埃米莉心头咯噔一跳,低声道:“陈阳,他是冲着你来的,你小心点。”

  冲我来就冲我来,以为先天境,我就怕了。

  四门会武的时候,先天中期我也杀过!

  真把我惹急了,大不了把最后一次浩澜残力也用了,浩澜真人可是说,那是能秒杀结丹的力量。

  杀你一个先天中期,还不跟掐死只蚂蚁一样简单。

  陈阳心里做好了准备,但也没真就冲动到直接刺自己一剑,激活浩澜残力。

  他看向红袍祭祀,淡然道:“你明明知道我是谁,何必再问。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狂妄!”

  红袍祭祀冷喝一声,气势陡然增强。

  他也没料到,陈阳在面对他这个侯爵时,居然一点也不畏惧。

  顿时,红袍祭祀气息外泄,长袍鼓动起来,强大的威压,令走廊上的黑手党喘不过气,有人当场昏厥了过去。

  看那红袍祭祀的样子,似乎打算开战。

  陈阳面色一凝,右手按住了黑光断剑的剑柄,做好了开战的准备。

  不料,那红袍祭祀,只是冷冷地瞪了眼陈阳,嘴角勾起戏谑的笑意,转身道:“陈阳,在那个地方,我们还会见面,到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说完,红袍祭祀身形一动,从跪在地上的黑手党成员肩膀上踩过,走到了走廊的另一头,消失在了拐角。

  强大的气势消失,那些感觉快要窒息的黑手党顿时松了口气,纷纷站了起来,大口的喘息。

  想到刚才的一幕,他们心有余悸。

  “就这么走了?”

  红袍祭祀来得快,去得也快,弄得陈阳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家伙,难道只是为了来装一下逼?

  不过红袍祭祀的话,却是让陈阳心里犯疑,他说的那个地方,是哪里?

  还有,这家伙,到底是谁?

  在陈阳思索的时候,黑手党的古诺和梅奥却是傻眼了。

  他们本以为有红袍祭祀出手,陈阳就死定了。

  可他们没想到,红袍祭祀放了句狠话,就这么走了。

  这种感觉,就好像在海上漂流,刚刚看到陆地,却发现是在做梦,立刻又陷入了绝望。

  陈阳没细想红袍祭祀的话,看向古诺和梅奥,喊道:“诶,你们还没回答我,你们是不是来给阿诺德导演赔礼道歉的?”

  “是,是。”

  古诺和梅奥,忙不迭地点头。

  陈阳是和刚才那个红袍祭祀对阵的存在,加上陈阳和埃米莉的关系,他们哪里还敢有半点不服气。

  陈阳指了指身后的病房:“行了,你们进去看望一下阿诺德导演,留下一千万欧元,作为赔偿剧组的损失。”

  一千万欧元,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不过古诺立刻就点头答应,命令手下全都下楼等着,然后他和梅奥两人,低着头朝着阿诺德的病房里走去。

  看着原本气势汹汹的黑手党,垂头丧气的下了楼,那些站得远远的医护人员和病患,全都是一脸疑惑的表情。

  大家都知道黑手党是来找麻烦的,可面对陈阳,他们却乖乖听话。

  这种行事风格,还是黑手党?

  尤其是知道瓦西家族的人,更是惊讶陈阳的牛逼,目光都看向了他,充满敬佩。

  其中几个小护士,更是眼睛放光。

  陈阳没有在意别人的目光,和古诺、梅奥两兄弟一起进了病房。

  看到梅奥,躺在病床上的阿诺德,条件反射地身体一颤,战战兢兢道:“梅奥,你……”

  没等阿诺德说下去,梅奥忙道:“尊贵的阿诺德导演,我为我之前所做的一切,向你表达歉意。”

  看着梅奥恭敬的样子,阿诺德顿时就傻眼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