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826章 一口气的威力

  “赵文广,老子睡一觉而已,你给老子回来!”

  突如其来的冷喝,把众人的目光,瞬间拉了过来。

  什么,陈阳……

  他……他站起来了?!

  顿时,所有人彻底懵逼,脑子里一片空白。

  大家都以为陈阳死了,此刻他竟然活了过来。

  死而复生。

  这话虽然常常听人说,但谁又真正见识过。

  可现在,众人是真的见到死而复生了。

  “臭小子,你……你没死!?”

  璇玑子面露兴奋之色,上前按住陈阳的肩膀,一扫刚才心里的悲凉。

  可他看着精神抖擞的陈阳,心里万分疑惑。

  插在陈阳胸口的血阳剑,已经被他拔出来,握在了手里。

  璇玑子不由分说,一把拉开了陈阳的衣服。

  只见陈阳的胸口,没有任何的伤痕。

  “怎么可能?我刚刚明明看到鲜血流出来。”

  璇玑子瞪大了双眼,仔细一看,陈阳的衣服上,还沾满了血迹。

  而且,血阳剑刺破的洞口,也还在。

  难道,伤势在这瞬间,全好了?

  “老李,你先下擂台,我可是急着揍赵文广。”

  浩澜残力只能维持一炷香的时间,陈阳可没工夫和老李在这里聊天。

  李逸良眼珠转动了下,没有多说,身形一跃,下了擂台。

  其余几人,也都纷纷下了擂台。

  全场的目光,汇聚陈阳的身上。

  大家在懵逼、震惊、清醒的状态之间转换了这么多次,此刻看着站在那里的陈阳,他们不知道下一刻,又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这时,陈阳发话了:“赵文广,想趁着老子睡觉的时候,逃跑吗?”

  “你竟然没死?!”

  赵文广眯缝了下眼神,眼中充满了疑惑。

  他身形一动,瞬间出现在擂台上,和陈阳相对而立。

  他看了眼陈阳衣服上的破洞,懒得去想为什么陈阳能复活,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

  亲手杀了陈阳,将陈阳绞杀成碎屑。

  赵文广冷声道:“小子,你装死还能逃过一劫。没想到,你居然自己站了起来。这一次,我会亲手杀你。”

  “废话真多,不过没关系,你很快就会闭嘴了。”

  陈阳嘴角勾起玩味的笑意,转头看向林啸,道:“伯父,麻烦你,再叫一声开始。”

  “……好。”

  林啸脸上露出苦笑,他真的担心,自己叫了开始,陈阳又躺下了。

  他沉了口气,大喊道:“开,始!”

  他话音一落,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

  陈阳,不会又捅自己一剑吧。

  还好,这一幕并没有发生。

  “喝!”

  伴随着赵文广的怒吼,狂暴的真气波动从擂台上传来,一股无所抵抗的气势,令得抱元境以下的古武者,双腿不由得打颤,心里有种莫名的畏惧。

  一时间,仿佛天地都为之变色。

  赵文广的身体周围,凝聚起一道无形气旋。

  这,是他身体外泄的真气,自然形成。

  由此可见,他的真气有多雄浑。

  这,就是先天中期。

  不是抱元境可以相提并论。

  下一瞬间,赵文广身形一动,朝陈阳攻了上去。

  他身体周围凝聚气旋,仿佛一道小型的旋风,席卷向了陈阳。

  “给我死!”

  赵文广一声怒喝,挥拳而出。

  真气凝聚的拳影,足有人头那么大,携着无可匹敌的威势,轰向陈阳的胸口。

  这一拳,整个古武界,只怕也只有寥寥几人能够接下。

  现在,陈阳面对这一拳,他会怎么做?

  刚才他自杀是假,可这次……

  他只怕要真的死在赵文广的拳头下了。

  拳影去势汹汹,瞬息到了陈阳的身前,不到半米。

  就在这时,只见陈阳淡淡地呼出了一口气。

  呼。

  一道无形的气息,从他的口中发出。

  这道气息,和拳影碰撞在了一起。

  砰轰。

  一声巨响,狂暴的劲风,朝着四散吹开。

  陈阳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他衣袍飘荡,威风凛凛。

  直到劲风散去,众人看着平静的擂台,这才回过神来,赵文广狂暴的拳影,被陈阳呼出的一口气,给吹没了。

  陈阳的一口气,抵挡了先天中期的一拳。

  这,太可怕了!

  “我还以为你多厉害,连我一口气都不如。”

  陈阳撇了撇嘴,脸上露出淡然的微笑,迈步,朝着赵文广走了过去。

  “怎……怎么可能?!”

  赵文广目瞪口呆,刚才那一拳他虽然没有动用全力,但面对一名抱元境,竟然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

  他还发现,刚才还颤巍巍的陈阳,在睡了一觉之后,精气神全都恢复。

  而且,陈阳虽然没有释放出强大的气势,但却给他危险的感觉,让他感到不可抗拒。

  “这小子,不能留他活口!”

  赵文广越来越忌惮陈阳。

  一道黑光闪现。

  已经被他收起来的黑光断剑,再次被他拿了出来。

  他不敢再大意,他要用手中的这把剑,迅速解决战斗。

  “用我的剑对付我,呵呵!”

  陈阳不屑地笑了一声,依旧不急不缓地走向赵文广。

  他淡定得可怕,这种无形的气势,给人带来莫大的压力。

  “陈阳,你别猖狂,看我取你狗命!”

  赵文广暴喝一手,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

  只见他经脉鼓动,仿佛有无数的真气在其中涌动,然后全都灌注到了他的双手上。

  “裂天斩!”

  刷。

  黑光断剑,一剑落下。

  先天中期使用此剑,和抱元境,还是有很大的不同。

  一道十几米宽的刀型剑气,从上往下劈落,将大半个擂台都覆盖了进去。

  那黑色剑气,仿佛一片乌云,其中藏着电闪雷鸣。

  即使相隔数十米外的人,也感到了霸道的威力。

  如果说刚才赵文广的拳影的杀伤力是一,那么黑光剑气的杀伤力就是一百。

  哪怕是林啸、璇玑子、谷洪、黄锦生四人,也不敢硬接此剑。

  剑气落下,陈阳还是那不急不缓的步伐,仿佛没看见危险降临。

  他,疯了吗?

  下一刻。

  轰隆。

  黑光剑气,狠狠地落在了擂台上,将陈阳的身影淹没了进去。

  也不知剑气斩入地下多深,一时间,震得碎裂的石块朝四周飞舞,漫天的灰尘腾空而起,将陈阳站立的这半边擂台笼罩了进去,看不清情况。

  陈阳,是死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