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824章 自杀?

  “赵文广,老子和你打!”

  陈阳身受重伤,这句话说得中气不足,没什么气势。

  但音量够大,在此刻寂静的会场中,人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而且,他的语气,依旧张狂、霸道!

  并没有因为受伤或者境界比赵文广低,他就有丝毫的胆怯。

  可是,短暂的静默后,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他疯了吗?有璇玑子给他出头,他还要自己打?”

  “他境界比赵文广低了那么多,而且还身受重伤,就连最大的依仗,那把断剑,也落入了赵文广的手里。他要和赵文广打,怎么打?”

  “别说现在,就算他全盛时期,他也不是赵文广的对手。”

  “这小子,为了装逼,自寻死路吗?”

  “他话是这样说,但璇玑子绝不会让他出手,不然的话,岂不是让他送死。”

  人群之中,议论纷纷。

  最后,得出两个结论。

  第一,陈阳打不过赵文广;

  第二,璇玑子不会让他和赵文广打。

  “哈哈哈……”

  放荡不羁的大笑,从李逸良口中发出。

  不是嘲笑,而是赞赏。

  他看向陈阳,目光中满是欣慰之色:“不愧是我的徒弟,就该有这份霸气。既然你想自己和赵文广打,那就去吧。”

  什么,璇玑子同意了?

  这简直是不按套路出牌。

  难道他认为,身负重伤的陈阳,还能打得过赵文广?

  就连旁边的林啸、黄锦生和谷洪,也是大惊失色。

  他们十分不解,璇玑子为何会同意。

  黄锦生和李逸良最亲近,上前劝道:“师兄,你是不是考虑一下。陈阳现在的状况,根本没办法战斗。”

  李逸良瞥了眼黄锦生,道:“这是他自己的决定,如果他死了,那是他自己倒霉。反正他已经把我的宝贝小徒弟给弄丢了,现在他死了,是他的报应。到时候我这老家伙,就孤独终老算了。”

  此行到昆仑来,李逸良是来找黄锦生,让他发动昆仑的力量,帮忙寻找失踪的陶小桐。

  可没料到正好遇上了四门会武,这才有了刚才发生的一幕幕。

  黄锦生无奈道:“师兄,说实话,陈阳和赵文广打……唯有一死。”

  没等李逸良开口,陈阳开玩笑道:“师叔,你怎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难道你看不起我吗?”

  不是我看不起你,你瞧你现在这面色惨白的样子,别说和先天中期的赵文广打,即使普通的抱元境,你也打不过。

  黄锦生心头郁闷,实在不忍心看着陈阳送死。

  但他并没有再多说,毕竟陈阳不是他的徒弟,也没有拜入昆仑山门。

  他这个昆仑掌门,无权管辖。

  见黄锦生不说什么,旁边的谷洪和林啸虽然有心相劝,但也只能保持缄默了。

  “老李,记得给我加油助威。”

  陈阳对李逸良笑了笑,刷的拔出了血阳剑,亦步亦趋地朝着擂台走过去。

  他慢腾腾的样子,实在不忍直视。

  就这样,怎么打?

  唉!

  除了李逸良,所有人无不叹气。

  当然,赵家的人,还得除外。

  “璇玑子,你真要眼睁睁看着你徒弟送死?”

  看着陈阳的背影,谷洪突然觉得有些凄凉,忍不住向李逸良问道。

  林啸和黄锦生,也不解地看向李逸良。

  李逸良捋了捋长须,神秘一笑,道:“你们可知道,陈阳进阶这么快,年仅二十二,就即将进阶先天,是谁教他的?”

  “不是你?”

  谷洪三人,有些意外。

  “的确不是我。”李逸良点了点头:“在我的教导下,他达到炼真。可自从两年前,他离开了青云观,短短两年时间,他就达到了现在的境界,如此进阶速度,快得匪夷所思。”

  “他还修炼了一门速度超快的身法,而且看样子,那门身法还没修炼到极致。”

  “还有那边黑光断剑,也绝对不是普通货色,我们根本没见过这么强大的存在。”

  “这小子,是个有大气运的人,他绝不会这么轻易死去。”

  “你们真以为,他挑战赵文广,是送死吗?”

  “他那句话说得没错,他从来是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可若是没把握,他也不会傻乎乎地送上去让别人杀。”

  “但他此刻站出来,挑战在旁人看来,他不可战胜的赵文广。就说明,他还有底牌。”

  底牌!

  林啸三人,皆是目光一亮,不禁有些期待。

  他们看向陈阳,很想知道,陈阳凭着重伤的身躯,如何战胜赵文广!

  如果他赢了,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创造奇迹!

  但是,奇迹,会发生吗?

  擂台上。

  赵文广看着陈阳走过来,他眼中露出得意之色。

  如果是和李逸良一战,即使他赢了,也必然是苦战。

  但对付陈阳这个重伤的抱元境,赵文广有百分之一万的胜算。

  “这个蠢货,老子一掌就能拍死!”

  赵文广心头冷笑一声,转头看向李逸良,问道:“李逸良,你确定,要让你徒弟出战?如果我赢了,你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李逸良冷声道:“你如果杀了我徒弟,今天是他自寻死路,我李逸良输得起,绝不会找你麻烦。但若是陈阳真死了,今日之后,我必会报仇。”

  闻言,赵文广不为所动。

  即使李逸良不说,他也知道李逸良会这么做。

  就好像,如果今天他放陈阳走,可日后,他也肯定会追杀陈阳。

  赵文广收敛心神,不再理会擂台下的人,看向陈阳,冷声道:“小子,真没想到,你这么想死!”

  “哼!谁死,那可不一定!”

  陈阳冷哼一声,看向擂台下,喊道:“谁来当裁判,叫一声开始。”

  “我来。”

  林啸站出来,沉默了下,道:“开……始!”

  噗嗤。

  林啸话音刚落,利剑穿透身体的声音响起,一蓬鲜血洒在了擂台上。

  擂台上的一幕,非常诡异。

  陈阳把血阳剑,插入了自己的心脏,剑刃穿胸而过。

  噗通。

  他仰面躺在了擂台上,闭上了眼睛,鲜血不断从伤口处流出来。

  所有人都蒙了。

  刚一开战,陈阳竟然自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