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823章 赵文广,老子和你打!

  “李逸良,你……你竟然还想我赔偿!?”

  赵文广彻底地怒了,自己怎么说也是先天中期,是赵家的族长,却根本没有被李逸良放在眼里。

  李逸良撇了撇嘴,理所应当道:“你伤我徒弟,难道不该赔偿?”

  “你欺人太甚!”

  赵文广彻底按捺不住了,暴喝道:“今天我赵文广,就要看看你李逸良到底有多大的本事,竟然敢如此轻视于我!”

  说完,他作势就要出手攻击李逸良。

  见此,全场大惊。

  难道,今天要看到一场真正的巅峰对决了吗?

  这次来昆仑派,真是太值得了。

  可若是两大高手开战,到时候战斗余波,肯定会伤到周围。

  一时间,众人是既兴奋,又紧张。

  可是,赵文广还没出手,三道身影,出现在李逸良的旁边。

  这三人,赫然便是昆仑掌门黄锦生,林家族长林啸,谷家村老村长谷洪。

  他们三人,代表着各自的势力。

  而从他们所站的位置来看,他们显然是挺李逸良。

  同时也可说,是挺陈阳。

  见此三人出现,赵文广皱了下眉头,手中的黑光断剑握得更紧了,但却不敢出手。

  他咬了咬牙,目光扫过三名掌舵人,沉声道:“你们是什么意思?”

  黄锦生面色沉静,淡然道:“璇玑子是我师兄,他徒弟,是我师侄。你要杀我师侄,我岂能坐视不理。”

  闻言,陈阳这才知道,原来老李是昆仑掌门的师兄,这么说,自己勉强也应该算是昆仑弟子。

  难怪自己之前杀了北地三鹰,昆仑没说什么,原来是有这层关系在。

  他也想起之前上官芸说过,她有个放荡不羁、游戏人生的师伯,说的可不就是老李。

  黄锦生表态后,接着,林啸也对赵文广道:“陈阳帮过我一个大忙,我林啸虽然不是圣人,但也知道知恩图报。今天,如果谁想动陈阳,我绝不会袖手旁观。”

  谷洪捋了捋胡须,也是说道:“赵文广,我们可是和你有赌局。如果让你杀了陈阳,我岂不是输了。你认为,我应该在一旁看戏?”

  三名掌舵者,虽然说得有些委婉,但表明了各自的态度。

  他们,力挺陈阳。

  听到三人的话,赵文广脸上青一阵白一阵,面色是越来越难看。

  如果真的开打,他赵文广再厉害,也挡不住对方四名先天中期联手。

  他的目光,在李逸良等人身上扫过,冷声道:“陈阳杀了我儿子,难道你们让我什么都不做?”

  李逸良道:“擂台之上,刀剑无眼。你儿子赵凌云技不如人,被陈阳杀了,难道还要怪别人不成?”

  “如果死的是陈阳,我是不是可以杀你儿子报仇?”

  “你赵文广也一把年纪了,居然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哼!既然输不起,你们赵家就不应该来参加四门会武。”

  “不想丢脸的话,你赶紧回自己座位。”

  “否则,以后谁也看不起你赵家。”

  李逸良连珠炮似的几句话,把赵文广呛得面色通红,无从反驳。

  可是,赵凌云,始终是赵文广的儿子。

  而且是最疼爱的小儿子。

  现在小儿子死了,让他就这样放过陈阳,他心里怎么都不愿意。

  更何况,今天杀不了陈阳,他可就要输掉四分之三的家族资源。

  现在赵家没找到桃源入口,如果再丢掉四分之三的家族资源,赵家就彻底地完蛋了。

  而更重要的,是陈阳的天赋,让他十分忌惮。

  若是今日不杀陈阳,以后必然是赵家的心腹大患,届时赵家就别想安宁了。

  赵文广思来想去,始终认为,今天陈阳必须死!

  他看向李逸良,沉声道:“李逸良,我儿子不能白死。不过看今天这阵仗,我要杀陈阳,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但你们想仗着人多,就逼我赵文广退缩,也不可能。我有个提议,不知你敢不敢接招?”

  李逸良不耐烦道:“别磨磨唧唧的,有话快说。”

  赵文广道:“我和你单挑,如果你输了,那你就交出陈阳。”

  他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他现在手握黑光断剑,占了优势,和李逸良单挑,胜算很大。

  李逸良不屑道:“哼,想仗着那把剑,战胜我吗?只怕你没那个本事。好,如果你输了,把剑还给我徒弟。另外,我要你一条手臂,作为你打伤我徒弟的代价!”

  说到最后,李逸良的目光中,闪过寒光。

  赵文广想也不想,立即答应道:“好,我同意。”

  “既然如此,上擂台吧。”

  李逸良说着,迈步朝着擂台走过去。

  见此,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

  一场巅峰对决,真的要开始了。

  林啸、谷洪、黄锦生,互相看了眼,三人也不知该说什么。

  这场战斗,赵文广和李逸良,似乎都胜券在握。

  可最后谁能取胜,却还不一定。

  “老李,等等!”

  大战一触即发,突然,一道声音在李逸良身后响起。

  说话的,正是陈阳。

  李逸良回头看了眼衣衫破烂、嘴角还在溢出鲜血的陈阳,他不禁皱了下眉头,随即笑骂道:“臭小子,当着这么多人面,你怎么和你师傅说话的。”

  “嘿嘿。”

  陈阳笑了笑,朝着李逸良走过去。

  他步履蹒跚,行动迟缓,每走一步,似乎都耗费了很大的力气。

  他走到了李逸良的跟前,抬起沉重的手臂,拍了拍李逸良的肩膀,在李逸良的灰色道袍上,留下了一个血色的掌印。

  陈阳惨白的脸上,露出微笑,道:“老李,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李逸良嘟哝道:“你从小到大,说了那么多话,我哪里记得。”

  陈阳脸上的微笑,渐渐收敛,正色道:“我说过,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今天我怎能劳驾你老人家帮我出战,纡尊降贵和一个老混蛋单挑。这件事,就交给我这个不肖徒弟吧。”

  闻言,李逸良心里一颤,脸上露出郑重之色。

  忽的,陈阳转头,看向了赵文广。

  他面色坚毅,眼神冷峻,似乎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吼道:“赵文广,老子和你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