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801章 疯狂

  突然出现的人,陈阳并不认识,他只是觉得,对方的气息有些熟悉。

  尤其是那傲慢不可一世的眼神,绝对在某个地方见过。

  但那张脸,从未有印象。

  他看过去,只见那人身后,跟着的并不是手下,而是几名穿着性感,姿态妖艳的女子。

  这些女子都是外劲,如此低微的实力,肯定不是保镖,应该只是那男子的玩物罢了。

  此人进入昆仑派还能带妞,想必身份不简单。

  “混账,谁这么大胆,竟敢与我为敌!”

  男子怒气冲冲,走到了广场上。

  可是当他看到林均和陈阳时,面色顿时就变了,不是害怕,而是意外。

  男子皱了下眉头,冷笑道:“竟然是你们。”

  陈阳问道:“你是谁?”

  听到这个问题,男子看向陈阳,目光中透着浓浓的恨意,沉声道:“陈阳,你把我忘了吗?我这张脸整容成这样,可全都是拜你所赐。”

  拜我所赐!?

  陈阳略一思索,眉毛一挑,脑中出现了一个名字,赵寒。

  当初他把赵寒打得面目全非,因为营救柳雉翎,让赵寒给跑了。

  眼前之人,面部整容,定然就是赵寒。

  陈阳面色一沉,冷声嘲讽道:“赵寒,原来是你,变成了这副鬼样子,我差点认不出你来了。”

  什么,此人是赵寒!?

  众人大惊,就连林均也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之人就是赵寒。

  可林均想到男子的眼神、声音、神态,顿时反应过来,赵寒,此人就是赵寒。

  可是赵寒变成这样,是因为陈阳,这是怎么回事?

  此时,众人都是一头雾水。

  赵寒怒道:“陈阳,你少在这幸灾乐祸,那份仇,我一直记在心里,我一定会报仇的。”

  陈阳不屑道:“怎么,还嫌被我打得不够吗?”

  赵寒,被陈阳打过?

  他整容,是因为陈阳把他脸打烂了?

  听到陈阳的话,众人对事情的前因后果,似乎明白了些。

  这叫陈阳的男子,连赵寒都敢打,更别说是其他人。

  北地三鹰找他麻烦,这是踢在了铁板上了呀。

  赵寒目光冰冷,对陈阳摇了摇手指:“陈阳,你很嚣张,可是你,没有嚣张的资本。”

  陈阳撇了撇嘴,笑道:“你是嫌自己不够丑,还想被我打吗?不过这次我不会留下你的性命,你连整容的机会都没有了。来吧,欢迎你挑战。”

  说着,陈阳朝赵寒勾了勾手指,脸上露出挑衅的笑意。

  他的行为,无视赵寒,无视赵家。

  赵寒气得身体一颤,目光中的杀意越发的浓郁。

  但是,他并没有动。

  他看向林均,皱了下眉头,思索道:“陈阳这混蛋,什么时候和林家有了关系。现在林家内乱平息,势力强大,最好还是不要招惹。妈的,今天不能动手了。看来想要杀陈阳,只能在擂台上,光明正大地出手。”

  如此一想,赵寒问道:“陈阳,你有没有报名参加四门会武?”

  陈阳笑道:“怎么,想在擂台上一决雌雄?”

  “对。”赵寒点头。

  “和我一决雌雄,你还不配。”

  陈阳摇了摇头,淡然道:“赵寒,你准备好一口棺材,巴掌大的就行了,因为到时候擂台上,你会被我斩杀成渣滓,巴掌大的棺材,足够装得下你了。”

  “你……”

  赵寒已经够狂了,他没想到陈阳比他更狂,气得他是身体颤抖。

  “好好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准备一口棺材,不过是给你的。”

  赵寒咬牙切齿道:“陈阳,我要让你看看,真正的古武世家,不是你这种杂碎比得上的。我输了第一次,绝不会输第二次,我赵寒是真正的天才,到时候擂台之上,我必然将你碾压。”

  陈阳耸了耸肩,一脸玩味道:“上次你找我,好像也说过同样的话,最后你这天才被我打成死狗,靠着威胁我女人才逃走。这一次,擂台之上,你没得威胁,必将死在我的手下。”

  被陈阳揭短,赵寒没有丝毫觉的羞耻。

  他冷声道:“我已今非昔比,陈阳,你会后悔的。”

  这些日子,赵寒有所际遇,从抱元前期提升到了抱元后期,而且修炼了家族强大的秘籍,他不信还战胜不了陈阳。

  他不再多说,看向陈阳和林均扔在地上的北地三鹰,冷声道:“林均、陈阳,这三人是我赵家的人,你们把他们放下,否则,便是与我们赵家为敌。”

  闻言,林均有些犹豫了。

  他的确是嫉恶如仇,但他不是傻子。

  林家虽然强盛,但也不能不顾及赵家、昆仑、谷家村。

  赵寒不在还好,现在赵寒在这里,如果林均还把北地三鹰拖出去杀了,就代表林家没有把赵家放在眼里,这事情,可就严重了。

  可是,没等林均想清楚,陈阳突然出手。

  咔嚓。

  陈阳一脚踩在了一名北地三鹰的胸口,那人胸口塌陷下去,还没来得急哼一声,当场死亡。

  紧接着,不等众人回过神,陈阳接连两脚,另外两名北地三鹰也死在了他的脚下。

  顿时,全场懵了。

  昆仑派内,不得杀人。

  陈阳杀了人,这是在挑衅昆仑派。

  赵寒在此维护北地三鹰。

  陈阳杀人,这是在挑战赵家。

  眼下这情况,陈阳无疑是和昆仑、赵家为敌,得罪了古武界四大势力其二。

  这个年轻人,简直太疯狂了,他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吗?

  “赵寒,既然北地三鹰是赵家的人,那你把他们的尸体带走吧。”

  陈阳目光淡然的看向赵寒,眼神冷厉,杀气腾腾。

  赵寒只觉颜面尽失,气得浑身发颤,指着陈阳,怒吼道:“陈阳,你死定了,你死定了,谁也救不了你。”

  说完,赵寒拂袖而去。

  陈阳和赵家,早就是死仇,他不介意赵寒有多恨自己。

  他杀北地三鹰,是在表明态度,我陈阳,不怕你们什么赵家。

  不过,赵家可以不管,昆仑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赵寒一走,陈阳立即大声喊道:“北地三鹰,为非作歹,杀人如麻,强`奸妇女,人人得而诛之。今天我替天行道,斩杀恶徒,是正义之举。此行为,林均兄可以作证。”

  林均愣了下,回过神来,立即点头道:“陈阳此举,是为民除害,理应鼓励。”

  两人一唱一和,众人哪里不知他们的用意,这是想站在道德制高点,让昆仑派无话可说。

  不过角落的一名昆仑派弟子,却是脚底抹油,立即就离开了广场。

  杀人大事,岂有不禀报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