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765章 贝尼侯爵

  陈阳虽然不知道麦德古家族口中的贝尼是谁,但他能猜到,肯定是侯爵。

  侯爵,相当于先天境。

  面对侯爵,陈阳自问还没有把握能够战胜。

  房间里兴奋起来,众人七嘴八舌地嚷嚷着要杀陈阳。

  肯诺示意众人安静,然后说道:“库勒,你有没有消息,知道陈阳在哪里?”

  “我这就问问法兰西政府。”

  屋内沉默了一会,不时响起邮件收发的声音。

  不一会,库勒道:“肯诺大人,根据法兰西政府提供的消息,陈阳目前住在巴卡夫小镇的夕日旅馆。”

  “巴卡夫小镇,距离这里并不远。”

  “我们在柏罗德庄园,他却正好在附近,这件事,看起来有猫腻。”

  “我明白了,鲁克的死,并不是偶然。陈阳到法兰西来,是因为他知道我们在法兰西,他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真是狂妄,这里二十多名伯爵,还有肯诺大人这位即将进阶侯爵的血族,陈阳莫非还想刺杀我们不成?”

  “不管陈阳要做什么,他到法兰西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贝尼大人在英国,今晚就能赶过来,天亮之前,杀死陈阳。”

  “有侯爵出手,陈阳必死!”

  众人议论起来,最后肯诺拍板道:“库勒,你和法兰西政府确认一下陈阳的入住房号,我这就联系贝尼大人,请他到法兰西一趟。”

  “好了,大家回房休息,贝尼大人到法兰西的消息,可别透露给狼堡和暗教廷。”

  抽动椅子的声音响起,众人从会议室里走出来。

  门口的陈阳,身形一动,几步之后,他已经出现在城堡之外。

  因为对血液的需求,血族对人类的感应非常敏锐,藏在城堡里,陈阳不放心。

  二十几名血族,很可能发现他。

  他蹲在一棵树上,直到城堡里的灯光全都熄灭,他才再次进入了城堡。

  “这些死蝙蝠,竟然想让侯爵杀我,没门。”

  陈阳朝着刚才开会的那个房间走去,房门并没有锁,他一推就开了。

  房间里很幽暗,只有从窗户透射进来的微光。

  他打量了下房间里的格局,目光落在了会议桌上的一台平板电脑。

  他过去把平板拿起来,已经上锁,打不开。

  不过,这对作为世界顶尖黑客的陈阳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过了几分钟,他轻易把平板的锁解开。

  根据记录,应该是收发了几个邮件。

  邮箱有密码,但对陈阳来说,相当于没有。

  他解密之后,看到了邮件内容。

  邮件的收件人是贝尼侯爵,发件人是肯诺伯爵。

  正文中,肯诺把陈阳的具体位置告诉了贝尼,请贝尼来一趟法国,杀掉陈阳。

  贝尼回了邮件,答应了肯诺的请求,并且字里行间,表达了对陈阳浓烈的恨意。

  这也难怪,陈阳杀了好几个麦德古家族的伯爵,麦德古家是人人都对他恨之入骨。

  但是,如果不是他们招惹陈阳,又岂会有这些事。

  现在陈阳知道贝尼会来杀自己,他思前想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既然你要来,那就让你有来无回。

  不过,还得再给麦德古家族弄出点麻烦来才行。

  他把肯诺邮箱里的收发件记录拷贝在了手机里,然后进行了ps之后,把麦德古家族针对的人从“陈阳”变成了“暗教廷”。

  然后陈阳左右看了看,这里正好有打印机,他把内容都打印了出来。

  “嘿嘿,如果暗教廷的人,看到这两张纸,到时候你们麦德古家族,就慢慢去和他们解释吧。”

  陈阳嘴角露出坏笑,把自己留下的一切痕迹清理掉,然后离开了麦德古家族居住的城堡。

  狼堡和麦德古家族居住的城堡,陈阳都已经探索过。

  接下来,他要去暗教廷住的那座城堡了。

  那座城堡一片漆黑,没有半点灯光亮起,所有人似乎都已经睡觉了。

  狼人、血族,那么暗教廷呢,都是些什么人?

  陈阳不清楚,他也不想弄清楚。

  他潜伏进入暗教廷居住的城堡,把手里的两张纸,压在了茶几的烟灰缸下。

  这个位置,明天一早有人起床,就会看到。

  到时候,暗教廷肯定会勃然大怒,指责麦德古家族在背后捣鬼。

  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暗教廷的人并没有发现陈阳。

  或许,是他们放松了警惕。

  毕竟这是在狼堡的地盘,而且西方三大顶尖势力齐聚于此,这期间,他们不相信任何西方势力敢侵入柏罗德家族。

  因为西方势力,对狼堡、暗教廷非常敬畏。

  麦德古家族因为根基在米国,虽然略逊一筹,但也没人敢招惹。

  所以,三方势力,在柏罗德庄园里住得很安心。

  可惜他们想不到,会有华夏人进来。

  管你在西方多牛逼,陈阳可不理会。

  半个小时后,陈阳飘然离开了柏罗德庄园。

  除了聂无双之外,今晚没有任何人知道,有人曾今进入过柏罗德庄园。

  或许陈阳的藏匿本领不强,但他的速度够快。

  在别人看向他的瞬间,他已经转移到了别处,所以,他来无影去无踪。

  他回到了巴卡夫小镇的夕日旅馆,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要在房间里等贝尼侯爵来,然后杀掉他。

  ……

  巴黎机场,一名身材高瘦,穿着风衣,戴着毡帽的老头,走出了机场。

  他拉了下帽檐,拦下一辆出租车。

  他上了副驾,对司机道:“巴卡夫小镇。”

  听到这个地名,司机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太远了,而且这么晚,路途偏僻,你……”

  老头递给司机一叠钱,淡然道:“这是五百欧,不用找了。”

  司机看了眼老头手里的钱,又看了眼老头,这么大年龄了,应该不会是坏人,就算是坏人,自己也打得过。

  “行。”

  司机接过了钱,开车朝着巴卡夫小镇驶去。

  半个小时候,出租车停在了巴卡夫小镇外一公里处。

  车上驾驶席,司机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血液被吸干。

  车前,一道高瘦的身影,望了眼巴卡夫小镇,不急不缓地朝着小镇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