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758章 强,而且狠

  章节内容开始鲁克露出了血族形态,并且血化,使出了自己的最强战力,他以为自己胜券在握。

  可是,当陈阳消失在他眼前的刹那,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他最不能接受的,是这个华夏人,速度竟然比他快。

  要知道血族的速度,是他们最大的优势。

  “去了哪里?”

  鲁克停下攻势,目光四处搜索。

  没等他反应过来,陈阳出现在他的背后,一记下劈腿,踩在了他的头顶上。

  砰轰。

  陈阳一脚下去,鲁克被狠狠的踏在地上,面部陷进了地面,只露出了一个后脑勺。

  鲁克用力挣扎了下,一双蝠翼往后席卷,蝠翼顶端的锋利骨刺,一左一右,合围朝陈阳攻击过来。

  但是,他的攻击,毫无作用。

  没等他的蝠翼骨刺击中陈阳,陈阳身子一弓,双手分别抓住了鲁克背部蝠翼根部,用力往两边一扯。

  嗤啦。

  鲁克的一对蝠翼,被陈阳硬生生地扯了下来。

  血液飞溅而起,迅速将鲁克的衣服浸染成了红色。

  他的背上出现了两个窟窿血洞,在破烂的衣服下,若隐若现。

  “啊!”

  地面传来一声凄厉的嘶吼,但因为鲁克面部陷入地下,声音通过地表传播,声音显得有些低沉。

  陈阳随手把两只蝠翼扔到了边上,俯视着脚下的鲁克:“你还能怎么变,请继续。”

  碾压,完全是碾压。

  鲁克变来变去,最后依旧不是陈阳的对手。

  一旁的本沙明和贝朗特,看着将鲁克踩在脚下的陈阳,两人双腿发麻,连逃跑都不敢了。

  “唔唔唔”

  陈阳脚下传来沉闷的声音,鲁克面部卡在地下,根本没办法说话。

  陈阳把脚移动到鲁克的背部,沉声道:“抬头吧。”

  鲁克这才抬起头来,他的血化状态已经褪去,獠牙缩回了嘴巴里,脸上充斥在血脉中的鲜红色也消失。

  他身体没法动弹,恶狠狠地回头盯着陈阳,冷声道:“小子,你竟然敢挑衅血族,我告诉你,你死定了。”

  砰。

  陈阳重重地踩了一脚,踩在了鲁克背部蝠翼断裂处。

  “啊!”

  鲁克发出凄厉的惨叫,表情扭曲,眼神更凶狠了。

  他瞪着陈阳,因为剧痛,急促喘息,威胁道:“你死定了,我是麦德古家族的核心成员,我父亲是上等伯爵,你伤了我,他一定不会放过你。”

  砰。

  又是一脚,咔嚓,鲁克的背脊被陈阳踩断了。

  虽然血族能够恢复,但此等剧痛,还是令鲁克颤抖不已,疼得快要翻白眼了。

  而且,他的下半身,失去了知觉。

  鲁克还不认输,嘶吼道:“你必须死!小子,你必须死!麦德古家族不会放过你!”

  “是吗?”

  陈阳俯下身,抓住鲁克的左手,用力一拉。

  咔嚓。

  鲁克的手臂被陈阳扯了下来,随手扔到了一旁。

  面对麦德古家族的血族,陈阳绝不会手下留情。

  “我的手!”

  鲁克看着落在不远处的手臂,痛苦地大喊。

  血族能恢复,但却不能再生。

  手臂断掉,如果不尽快接回去,就会永远失去这只手。

  鲁克盯着陈阳,狠声道:“血族的强大,不是你能懂的,你现在伤我越重,你就会死得越惨。”

  “好吧,你的右手也不想要了。”

  陈阳没有理会鲁克的威胁,冷笑一声,俯身抓住了鲁克的右臂。

  “不不要。”

  鲁克眼中露出惊慌的神色。

  其实他早就害怕了,他一直在坚持。

  但此刻却是连右臂也要失去,他终于坚持不住了。

  可是,陈阳没有理会他。

  咔嚓。

  陈阳把鲁克的右臂也扯了下来。

  如此凶残的一幕,直接把旁观的本沙明和贝朗特吓得晕了过去。

  鲁克疼得牙齿打颤,心头对陈阳不禁产生了一丝恐惧。

  眼前这个华夏人,不能用常理来衡量。

  他很强,而且狠!

  鲁克看着陈阳,语气放平和了些,但却带着浓浓的恨意,沉声道:“小子,你难道真的不怕血族?”

  “为什么要怕?”

  陈阳反问了句,耸了耸肩,不屑一笑:“我到这里来的目的,就是要干掉你们麦德古家族的人。如果我怕,我就不会来了。”

  得到这个回答,鲁克布满血丝的眼睛里,露出惊疑之色。

  麦德古家族十分强大,在全世界,都有很大的话语权,属于最顶尖的势力。

  即使是狼堡、暗教廷,也不敢说明面上和整个麦德古家族作对。

  可眼前这个华夏人,竟然如此狂妄,直言向麦德古家族宣战。

  鲁克本以为自己和陈阳只是遭遇战,他这才知道,原来对方就是冲着麦德古家族来的。

  他今晚遇上陈阳,是他倒霉。

  他忍住剧痛,看着陈阳道:“小子,你到底是谁?”

  陈阳道:“陈阳,你听过这个名字吗?”

  “陈阳?”

  鲁克摇了摇头,一脸茫然。

  他的确没听过陈阳的名字。

  虽然他是麦德古家族的核心成员,但他只是上等子爵,并不能参与高层会议,所以不知道麦德古家族和陈阳之间的恩怨。

  如果他知道陈阳的身份,就算借他十个胆子,他今天也不敢招惹。

  毕竟,两人不在同一个层次。

  他看着陈阳:“你想干什么?”

  陈阳道:“很简单,告诉我血族在法国的落脚点,我就放了你。”

  “放了我?哼哼,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

  陈阳那句话,鲁克以前不知道对多少人说过,但最终他都把对方杀了。

  所以,当别人对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并不相信。

  陈阳笑道:“那么,我就把你杀了。”

  说着,他抬脚,一脚就朝着鲁克的脑袋踩下去。

  浓烈的杀机,令鲁克感到胆寒。

  他双目瞪大,没想到陈阳一言不合,就要杀他。

  眼看脚掌就要落下,他急忙道:“等等。”

  陈阳的脚悬在了空中,脚底距离鲁克的脑袋不到两厘米。

  咕噜。

  鲁克吞了口唾沫,只觉喉咙有些干涩。

  “我以为你不怕死。”

  陈阳把脚从鲁克的头顶移开,淡笑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麦德古家族在哪里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