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753章 一分一瓶酒

  鲁克觉得眼前这个华夏人,透着邪性。

  无意中,竟然能躲过他四次攻击,而且还撞断了他的鼻梁。

  难道,这真的是巧合?

  或者说,这个华夏人,是故意的?

  鲁克心生警惕,此刻见陈阳要靠近,他连忙制止:“站住,你别过来。”

  “先生,你在流血。”

  陈阳指了指鲁克的鼻子,脸上露出关切的表情。

  那模样,就跟真的似的,完全可以拿奥斯卡影帝。

  鲁克皱了下眉头,摸了摸歪掉的鼻梁,沉声道:“没关系,我没事。”

  陈阳一脸关切:“可是,你的鼻梁歪了,难道不用去医院吗?”

  “不用。”

  鲁克眯缝了下眼睛,眼中闪过杀意,转身朝着舞池外走去。

  “先生,不用我付医药费吗?”

  陈阳喊了一嗓子,气得鲁克咬牙切齿。

  明明是他来找碴泡妞,谁知道最后没泡到妞,还被陈阳给撞破了鼻梁。

  他气愤地回到了座位,本沙明和贝朗特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心里都有些幸灾乐祸。

  此刻见鲁克满脸鲜血,他们强忍住心里的笑意,道:“鲁克,你还是去医院一趟吧,你的鼻子歪了?”

  鲁克目光阴沉,冷冷地瞥了眼说话的本沙明。

  本沙明身体一颤,只觉自己仿佛被猛兽盯上了一般,有种背脊发寒的感觉。

  他赶紧闭上了嘴巴,不敢言语。

  “哼。”

  鲁克冷哼一声,拿湿纸巾把脸上的血迹擦干净,然后掰正鼻梁,就不再理会自己的伤势。

  血族的恢复能力很强,这点小伤,明天就会痊愈。

  见鲁克受伤,贝朗特拿出电话,道:“鲁克,那华夏小子竟然敢弄伤你,这简直就是在自寻死路。你放心,我现在就叫人过来,今晚一定收拾他。”

  “不用,我自己来。”

  鲁克制止了贝朗特的好意。

  一个普通人而已,他不信自己堂堂血族子爵,难道还对付不了吗?

  他拿起酒杯,喝了口酒,阴冷的目光一直盯着陈阳。

  他做出决定,只要陈阳走出酒吧,到了人少的地方,他就会出手。

  到时候秒杀陈阳,然后离开,没人会知道是血族干的,自然也不会引起其他势力的关注。

  舞池中,一股气机始终锁定陈阳,他知道这是鲁克在盯着他。

  “看来这家伙,打算等我离开酒吧之后,杀了我。”

  陈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没有在意鲁克。

  这时,林柔问道:“刚才那个人很古怪,他到底是想干嘛?”

  陈阳笑道:“他是想把我挤开,然后和你跳舞。难道你没发现吗?你现在已经是全场的焦点。”

  林柔害羞地吐了吐舌头,朝着四周看去,果然发现不少男人都朝她这边看。

  虽然拍电影她不害羞,可此刻却觉得十分不自在。

  她停下了跳舞,对陈阳道:“走吧,我不想跳了。”

  “行。”

  陈阳点了点头,拉起林柔的手,回到了座位。

  刚刚坐下,阿诺雷就招呼道:“陈,我们已经喝了十三杯了,你后来,得罚酒。

  陈阳哪里不知阿诺雷是在针对自己,他笑道:“大导演,既然喝酒,咱们得有个规矩,不然的话,那多没意思。”

  闻言,阿诺雷警惕道:“什么规矩?如果是华夏的规矩,那可不行,这里是法国,得按法国的规矩来。”

  “当然是按法国的规矩。”陈阳笑了笑,道:“这样吧,你说个玩法,咱俩玩,输了的人喝。”

  “行。”

  阿诺雷答应下来,当即思索自己擅长玩什么。

  他目光四处转动,看向了夜店角落的一张斯诺克台球桌,眼睛一亮,对陈阳道:“这样吧,咱们玩台球,输的人喝。输多少分,就喝多少杯啤酒。”

  见阿诺雷自信的样子,陈阳就知道,他打斯诺克肯定有几分本事。

  不过,陈阳却是一点不担心会输。

  要论控球的能力,拥有真气的他,难道还会比不上普通人不成。

  他笑道:“行,那就玩斯诺克。不过,一分一杯啤酒,太少了,一分一瓶啤酒,怎么样?”

  夜店的啤酒虽然是小瓶,可是一分一瓶,这玩得可有点大了。

  万一输个几十分,那岂不是得喝几十瓶。

  不过,阿诺雷没有犹豫,冷笑道:“有意思,一分一瓶,好,我陪你玩。到时候输了,你可别耍赖。”

  陈阳笑道:“当然不会耍赖。”

  其他人听到两人的话,另外几名剧组演员,都笑了起来。

  “阿诺雷导演年轻的时候,参加业余斯诺克台球赛,拿到过世界冠军,这小子竟然敢和他玩,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万一打出一杆147分,那岂不是陈阳要喝147瓶。”

  “哈哈,他输定了。”

  听到这些话,陈阳不以为意。

  别说你是业余冠军,就算你是职业冠军,陈阳一样也不放在眼里。

  不过,却是把林柔给吓住了。

  林柔拉了下陈阳,低声道:“你别和他玩,他好像挺厉害的,万一你输了,怎么办?”

  “放心,我不会输的。”

  陈阳对林柔眨了眨眼,起身对阿诺雷道:“走吧。”

  阿诺雷自信一笑,和陈阳朝着台球桌走去,心头暗道:“小子,让你嚣张,待会赢你几十分,你连喝几十瓶,看看你还能不能继续嚣张。”

  眼看两人走向台球桌,林柔抓住卡尔拉的手,一脸担忧道:“卡尔拉,怎么办,你快阻止陈阳,万一他输了……”

  卡尔拉拍了拍林柔的手,一脸淡定道:“放心,陈阳不会输的。”

  放心,让我怎么放心?

  他能打,可不代表他能打台球呀。

  林柔依旧心头担忧,卡尔拉则是直接拉着她朝台球桌走过去,道:“走,咱们看热闹。”

  其余几名剧组成员,也都跟了过去。

  此时,台球桌前,一名帅哥正在教美女打球,两人紧贴在一起的动作,摆明了是在互相撩拨对方。

  阿诺雷作为法国著名导演,名气在法国相当大,他上前交涉,对方立刻就认出了他,答应让出了台球桌。

  服务员把球摆好,记分牌归零后,阿诺雷随手拿起一支球杆,很专业的擦了擦皮头,嘴角带着微笑,自信地对陈阳道:“开始吧,我先开球,帮你创造机会,省得你说我欺负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