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735章 血族来袭

  在军区招待所休息一晚之后,第二天陈阳和上官芸,就带着谷茗谣出去买衣服。..com

  俗话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可是,人长得漂亮,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谷茗谣,就是这种人。

  只要她试穿了的衣服,没一件不好看的。

  这丫头的购买欲也很强,最后整整买了八套衣服,她这才心满意足地出了商场。

  当然,钱是陈阳付的。

  因为上官芸和谷茗谣都没带钱。

  另外,提购物袋的,也是陈阳,谁让只有他一个男人。

  不过陪着两位大美人逛商场,也挺享受的。

  经过一家箱包店的时候,陈阳顺便买了一个拉杆行李箱,把谷茗谣的衣服全都塞了进去。

  三人回到军区招待所,陈阳对两女道:“你们现在去哪里,我送了你们之后,我也要回家了。”

  上官芸瞄了眼谷茗谣,对陈阳道:“我回昆仑山,你把我送到山脉附近就可以了。”

  “行。”

  陈阳点了点头,又看向谷茗谣:“你呢?”

  没等谷茗谣开口,上官芸抢先道:“她和我一起。”

  “那好,走吧。”

  陈阳拉着行李箱,和两女到了停机坪,然后上了直升机。

  看着陈阳发动直升机,然后升空,谷茗谣激动道:“陈阳,你好厉害,竟然会开飞机。”

  “普通的飞机其实挺简单的,开战斗机比较难。不过这架是军`用直升机,上面装载了一些其他的系统,要全部弄懂,并且熟练运用,也不是那么容易。”

  陈阳回头笑了笑,控制直升机,朝着昆仑山脉的方向飞去。

  昆仑山横贯边藏和西疆两个自治区,并且延伸至青海境内,是一座非常大的山脉,素有万山之祖的称呼。

  正好他们就在边疆的区域,开飞机半个小时,就到了昆仑山脉。

  找了一处平坦的草原,降落之后,上官芸下了飞机。

  不过,谷茗谣却是转头看向他处,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

  上官芸知道谷茗谣打的是什么主意,朝着谷茗谣喊道:“茗谣,到了,下飞机吧。”

  谷茗谣露出茫然的表情,错愕道:“芸姐姐,你什么意思呀?我难道不是跟着陈阳去城里吗?”

  什么,跟着我?

  陈阳目光一亮,回头对谷茗谣竖起了大拇指,笑道:“茗谣姑娘,你这个决定,我为你点三十二个赞。”

  上官芸见此,皱了下眉头,对谷茗谣招了招手:“下飞机,我和你谈谈。”

  谷茗谣摇了摇头:“不下。”

  上官芸沉声道:“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跟陈阳回家,如果被别人知道,岂不是让人说闲话。”

  谷茗谣嘟哝道:“我又没干坏事,干嘛要怕别人说闲话。”

  见谷茗谣不听劝,上官芸面露狠色,指着直升机道:“你如果不下来,我就把直升机毁了。”

  “你毁了我也不下来。”

  上官芸撅起小嘴,脸上露出哀求之色,对上官芸道:“芸姐姐,求求你了,我跟你回昆仑山,又是原始森林,太无聊了。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你怎么也得让我在城里见识见识呀。我向你保证,我在陈阳家玩一个月,然后就来找你。”

  “你……”

  上官芸还想劝说,但没有继续说下去。

  她沉默了下,无奈地摇了摇头,从包里摸出个手机扔给谷茗谣,道:“你自己小心,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噢耶,谢谢芸姐姐。”

  谷茗谣兴奋的叫了一声,似乎生怕上官芸变卦,拍了拍陈阳的肩膀,急切道:“快快快,快起飞。”

  陈阳笑了笑,对上官芸道:“四门会武要开始的时候,记得通知我,咱们到时候见。”

  上官芸点了点头,然后朝陈阳挥手:“再见。”

  “再见。”

  “再见。”

  陈阳和谷茗谣一起朝上官芸挥手,飞起缓缓升空,朝着东安的方向飞去。

  看着飞机渐渐远去,上官芸突然有种失落的感觉。

  但她很快调整过来,身形一动,飞速朝着昆仑山脉之中前去。

  ……

  于此同时,东安的四合院,迎来了几名不速之客。

  哐当。

  大门被人从外面踢开,门板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门板显然不是摔碎的,而是对方一脚踢在上面,就已经踢得散架。

  此时,四合院里的女人,都吓了一跳。

  苏子宁、叶以晴、关兮月、柳雉翎、聂伊辰、陶小桐,先后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她们都没有太过紧张,在经历了几次外来者硬闯四合院的事情后,她们渐渐的已经淡定了下来。

  而且自从跟着陶小桐修炼,加上四合院小聚灵阵的效果,众女都达到了内劲,所以她们也是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底气。

  尤其是关兮月,她修炼《通灵血典》,已经达到了一定的境界,万灵蛊虫的能力也变得更强。

  此刻众女聚在客厅门口,朝着四合院的大门看去。

  不,已经没有了大门,只有门洞。

  三名身着黑色西装,戴着黑色墨镜,长相俊朗帅气,身材高挑挺拔的外国人走了进来。

  这卖相,比模特还帅,而且气质更加出众。

  但是一股淡淡的血腥之气传来,却是给人一种邪异的感觉。

  更何况对方踢坏了大门,显然来者不善,众女可没有心思去欣赏帅哥。

  双方对视,气氛并不紧绷,但透着古怪。

  “这里就是陈阳的住所吗?真是简陋,和我们血族宫廷比起来,这里连厕所都不如。”

  “那些是他的女人?他杀了瑞奇,害得我们对华夏做出赔偿。那我们就杀他的女人,这很公平。”

  “不,他的女人都很漂亮,我们要玩弄一番,然后吸干她们的血液。”

  “杀了这些女人,之后我们潜伏在此地,等待陈阳回来。”

  “打斗的时候,动静不能太大,如果又造成了平民的伤亡,说不定又得给华夏赔偿了。”

  “嘿嘿,还是先上了这些女人再说吧。”

  这三名外国人,竟然都是血族。

  他们肆无忌惮地谈论着,目光落在了众女的身上,眼神轻佻而贪婪,仿佛是在挑选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