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727章 遭遇伏击

  陈阳见驴友招呼他们过去玩,他看向上官芸,征求意见道:“怎么样?理不理他们?”

  上官芸瞥了眼湖边的人,对陈阳道:“走吧,我们的目的,可不是来玩的。”

  “嗯。”

  陈阳点了点头,假装没听到驴友们的呼喊,发动汽车,绕着库嘎湖,朝前方蒙德尔诺山开去。

  湖边的驴友见大切诺基开走,脸上露出不满之色。

  其中一名身材高大,染着黄头发的男子喊道:“上车,跟上去,看看他们要玩什么。”

  其余六人闻言,都上了车。

  他们总共有三辆牧马人,都是卢比肯,而且看样子是经过了深度改装。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资深驴友,但光从车来看,他们还是相当专业。

  三辆牧马人排成一条线,加速朝着大切诺基追了上来。

  “他们追过来了。”

  陈阳看了眼后视镜,对上官芸道。

  上官芸皱了下眉头:“我们去的地方,他们可不能去。”

  陈阳道:“那我把他们打发走?”

  “行。”

  上官芸点头道。

  陈阳把车停了下来,打算等后面的牧马人追上,然后把那帮驴友给打发走。<>

  三辆牧马人越来越近,眼看已经到了大切诺基后方五米的距离。

  突然,三辆牧马人同时加速。

  见此,陈阳脸上出警惕之色,对上官芸道:“注意情况,那些人看起来有猫腻。”

  他话音刚落,三辆牧马人嗖地冲了上来,把大切诺基围了起来。

  这情况,显然不对劲。

  紧接着,三辆牧马人的窗户打开,黑洞洞的枪口伸出来,瞄准了大切诺基,开始疯狂地扫射。

  嗒嗒嗒……

  枪声响起,在群山之间回荡,声音显得特别的嘹亮。

  “卧槽,什么情况。”

  陈阳猛地低头,同时一脚踹开了车门,身形一动就到了左侧的一辆牧马人前。

  他一脚踢在了牧马人的侧面,车辆遭受重击,腾空而起。

  噗通。

  车辆落入了库嘎湖中,哗啦溅射起巨大的水花,然后汽车朝着水下沉去。

  于此同时,上官芸也出手,秒杀了右面牧马人上的三人。

  “这么猛!”

  停在大切诺基车头的牧马人车上,一人发出惊讶的叫声,抬枪想要射击上官芸。

  可他还未来得及扣动扳机,一只手从窗户探进来,捏碎了他的咽喉。<>

  坐在副驾驶席上的同伙,看着主驾车门外的陈阳,他已经吓得目瞪口呆。

  对方一男一女的战斗力,强大得简直不是人。

  他连忙打开车门,想要逃走。

  突然,一道人影出现在车门外。

  此人,不就是刚刚站在主驾车门外的男子。

  这速度,怎么可能?

  此人惊恐不已,还未反应过来,陈阳一脚踢在车门上,车门合拢,把他给夹死了。

  一切都发生在瞬间,对方五人,被秒杀。

  哗啦、哗啦……

  库嘎湖中传来水花的声音,陈阳和上官芸朝着湖中看去,只见是刚才落入湖里那辆车的两个人,从车里钻出来,正在朝远离陈阳二人的方向游去。

  上官芸皱了下眉头:“这些人是什么来历?如此弱小,连外劲都没有达到,竟然敢对我们下手?”

  “不知道,得把那两个人抓过来问问才行。”

  陈阳说着,捡了一把枪,朝着游泳的两人射击过去。

  砰。

  子弹射入那两人的身前水中,他们大惊失色,回头看向陈阳,不敢动弹。

  陈阳喊道:“你们游过来,不然下一次子弹就打在你们的脑袋上。<>”

  那两人对视一眼,心知今天是踢在了铁板上,转身又往岸边游了过来。

  他们上岸的时候,浑身直打哆嗦,也不知是害怕,还是被冻的。

  陈阳看着两人,问道:“谁是头儿?”

  其中一人,立刻指着旁边的黄头发,忙道:“他,他是。”

  黄头发嘴角一抽,狠狠地瞪了眼同伴,看向陈阳,脸上堆满了笑意:“大哥,我们认错人了,你放过我吧。”

  上官芸盯着黄头发,冷声道;“认错人?你们带着重武器,把我们拦截下来,说是认错人,以为有人会信?”

  黄头发身体一颤,噗通就跪在了地上,抬头看着上官芸,脸上满是畏惧的表情,战战兢兢道:“放过我吧,我真不知道你们这么厉害,求求你,放了我们。”

  不仅实力弱小,连胆子也小。

  这种货色,竟然敢来攻击自己,陈阳不禁觉得可笑。

  可是,他也发觉事情有些奇怪。

  对方三辆牧马人拦截,然后举枪就射击,没有丝毫的犹豫,显然是早有准备。

  陈阳可以肯定,对方就是冲着自己和上官芸来的。

  既然如此,那么幕后指使的人,是肯定知道他们的身份。

  可是,却派出这种不入流的角色,岂不是送死的?

  陈阳越想,越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他向黄头发问道:“谁让你们来的?”

  黄头发忙道:“是……是一个叫做赵寒的人。”

  什么,赵寒!

  陈阳面色一变,心头更是觉得事情可疑。

  赵寒深知陈阳的厉害,他就算再傻,也不可能派出这种土鸡瓦狗来刺杀陈阳才对。

  陈阳对黄头发道:“具体怎么回事?”

  黄头发道:“赵寒给了我们一百万,让我们几个出手杀你。枪支,车辆,是他提供的。你们的行踪,也是他告诉我们的。然后根据他的指示,我们等在这里,对你们下手。”

  上官芸疑惑道:“他怎么知道我们的行踪?”

  陈阳回头看了眼被子弹打得变了形的大切诺基,沉声道:“我们在开出军区的时候,肯定有人悄悄在这辆车上,放置了卫星定位仪。”

  他在大切诺基周围转了一圈,果然发现尾箱上粘了一个口香糖。

  口香糖里面,则是包裹着一个定位仪。

  上官芸皱眉道:“赵寒这是什么意思,派这种角色刺杀你,根本没用啊?”

  “的确没用,可是赵寒绝不是傻子,他这样做,应该别有用意。”

  陈阳捏着下巴,思索起来。

  他的目光看向活着的黄头发二人,然后转移到旁边的两辆牧马人上,最后看向了自己开的那辆大切诺基。

  “不好,快走!”

  突然,他面色一变,一把抱住上官芸,使出幻影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