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715章 亲密接触

  陈阳问道:“你哪里被蛇咬了?”

  上官芸指了指后腰,脸上露出尴尬之色:“这里。”

  难怪她刚才不说,原来是这关键部位。

  “你先坐下,别动。”

  陈阳扶着上官芸坐下,二话不说,直接掀开了上官芸的衣服,露出了后腰。

  上官芸的腰很细,肌肤洁白如温玉,柔滑如羊脂。

  肌肤上,有两个小小的孔洞,正是毒蛇造成的牙印。

  伤口周围肿了起来,皮肤已经变成了黑色,并且停止了渗血。

  见此,陈阳皱眉道:“中毒不轻。”

  被陈阳盯着后腰,上官芸浑身不自在,她生怕陈阳碰她,赶紧说道:“你先别动,我试试看能不能把毒液逼出来。”

  “好。”

  陈阳点了点头,站在了旁边。

  上官芸服下了一颗解毒药丸,盘坐于地,开始运转真气,想要把毒液逼出来。

  过了两分钟,她秀眉紧紧地皱成了一团。

  虽然她没说,但陈阳看出来,这毒液似乎有些厉害,没办法逼出来。

  陈阳开口道:“我帮你把毒液吸出来。”

  “不行。”

  上官芸立刻拒绝。

  那里可是自己的腰部,属于**部位,怎么能随便让人用嘴巴去吸。

  而且,还是个男人。

  “如果不把毒液弄出来,你会死的。”

  陈阳担忧道。

  上官芸虽然是侠女,但这种事情,她也有些拿捏不定。

  “有没有别的办法?”

  她无奈地问道。

  陈阳耸了耸肩:“至少我没有。”

  一听这话,上官芸的表情更加的纠结了。

  思索了一会,她脸上的神色变化不定,最后终于露出了坚定之色,对陈阳道:“行,你吸吧。”

  “得罪了。”

  陈阳抱歉一句,蹲下身来,便欲去吸掉上官芸腰部的毒液。

  不料他刚刚弯腰,上官芸喊道:“等等。”

  “干嘛?”

  陈阳停下来,皱眉道:“再拖下去,毒液可就吸不出来了。”

  上官芸扭捏道:“这件事,你可不能告诉其他人。”

  陈阳举起手:“我对天发誓,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永远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这话听着有些暧昧,上官芸俏脸发红,但也没工夫去追究了。

  她点了点头:“来吧。”

  陈阳弯下腰,把嘴巴靠近上官芸的后腰处。

  感受到他的呼吸,上官芸颤抖了下,条件反射地收了下后腰,然后发觉有些不自然,她又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保持平静。

  接着,陈阳开始瞬息蛇毒。

  今天,上官芸第一次和男人拥抱,第一次让男人吻了自己的后腰。

  感受到腰部的吸力,上官芸整个人都绷紧了,感到无比的紧张,心脏仿佛都悬到了嗓子眼。

  虽然部位特殊,但陈阳却没有多想,只是想帮上官芸解毒。

  第一口毒液吐出来,紧接着便是第二口……

  接连几口毒液吸出,伤口处的肌肤颜色变得红润了些。

  上官芸虽然被毒液侵入体内,但她毕竟是抱元中期,在发现中毒之后,就控制血脉,将毒液锁在了很小的范围。

  所以陈阳吸`毒液的时候,并不是很困难。

  就在上官芸经受精神和身体的煎熬时,陈阳抬起头,呸地吐出了一口毒液,然后站了起来。

  上官芸只觉有种心里落空的感觉,柔声问道:“好了吗?”

  “好了。”陈阳回答道。

  上官芸回过神,赶紧把衣服拉下来,将身子遮掩。

  她站起身来,偷偷看了眼陈阳,整张脸都红透了,眼神有些迷离,额头上更是布满了一层香汗。

  如此神态,要说不吸引人,那绝对是假的。

  陈阳看得微微出神,上官芸更是心头扑通扑通地猛跳。

  “你没事了吧?”

  陈阳问道。

  上官芸点了下头:“嗯,好多了。”

  说着,她瞄了眼陈阳,只见陈阳的嘴唇有些轻微红肿,却是刚才染了点毒。

  不过毒液并没有进入体内,一会就会消肿。

  虽然如此,但上官芸还是有些内疚。

  她从包里翻出了消肿解毒的药,递给陈阳:“这药能消肿,你服下吧。”

  “谢了。”

  陈阳道了声谢,把药服了下去。

  上官芸道:“应该是我谢谢你,刚才如果不是你救了我,只怕我已经葬身蛇群。而且,你……你还帮我吸了毒液。”

  陈阳嘿嘿一笑,调侃道:“其实你不介意的话,我还想再多吸一会。”

  一听这话,上官芸慌张失措,她连忙转身,朝前走去,道:“走了,还得赶路。”

  陈阳笑了笑,心说路上有上官芸这个伴,倒是有趣多了。

  ……

  陈阳二人离开之后不久,一名头戴斗笠的矮小老太婆出现在山坡之上。

  老太婆左眼只有眼白,鼻子很大,脸上坑坑洼洼,模样很恐怖。

  她望了眼对面山坡正在渐渐散去的蛇群,脸上露出凶戾不甘的表情,眼神中充满了杀意。

  “我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蛇群,却如此散去。是哪个不开眼的混蛋,竟然杀了我的血鳞蟒?!无论是谁,我都要把你找出来,杀了你,让你给我的血鳞蟒陪葬。”

  “没有了蛇群,我和林小子的战斗,又少了一个依仗。”

  “哼!那老头子,竟然敢多管闲事,老身杀几个女娃练降头而已,他一个华夏人,竟然管到了老身的身上。这次,我一定要杀了他,让他知道多管闲事的下场。”

  “等杀了林小子,我再来找那杀了我血鳞蟒的家伙,我一定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老太婆冷哼一声,转身朝着密林之中走去,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