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705章 互相猜疑

  听到何晋嚣张的话,杜宇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

  这都什么时候了,这小子竟然还看不清形势。

  不过杜宇终究是何晋老子的贴身警卫,不能眼睁睁看着何晋送死。

  他对上官芸和陈阳道:“何晋是何司令的独子,平日骄纵惯了,今日有眼无珠招惹了二位,还请二位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何晋一马。”

  见杜宇这谦卑的态度,何晋顿时就不乐意了。

  他扯了下杜宇,怒道:“杜宇,你干什么?我是让你来帮我报仇的,你这副模样,岂不是让别人看不起我。”

  杜宇的脸黑得快要变成碳了。

  他瞪了眼何晋,低声道:“别吭声,这两人你惹不起。”

  “惹不起?哼,谁说我惹不起?”

  何晋也是耍横,他瞪着上官芸,沉声道:“小妞,你不是挺厉害的吗,有本事你就打我。”

  啪。

  何晋话音刚落,便响起一道清脆的响声。

  只见他原地转了一圈,跌倒在墙角,脸上被抽得皮开肉绽,鲜血直流,整个人都懵了。

  这一耳光,是上官芸打的。

  可是何晋、杜宇都没看清楚,上官芸是怎么出的手。

  “滚。”

  上官芸冷声道,语气中透着杀气。<>

  杜宇不寒而栗,忙拱手道:“多谢上官小姐不杀之情。”

  说完,他赶紧扶起何晋,忙不迭就往电梯的方向走。

  走了两步,到了陈阳跟前,杜宇拉了把何晋,催促道:“还不赶快向陈将军道歉。”

  何晋此刻已经懵了,他从来没见过杜宇如此惊慌过。

  而且上官芸当着杜宇的面打他,杜宇也没有吭声。

  何晋这才明白,自己是真的踢在了铁板上。

  此刻听到杜宇让他道歉,他生怕慢了又得挨揍,赶紧对陈阳道:“对不起。”

  杜宇也忙道:“不好意思,陈将军,您多担待。”

  陈阳挥了挥手,示意两人赶紧离开。

  杜宇如蒙大赦,赔笑点了点头,赶紧扶着何晋,一溜烟地跑了。

  看着两人狼狈的样子,陈阳不禁哑然失笑。

  他回头看向508号房间时,却只见房门关了起来,上官芸已经进了屋。

  “下去问问杜宇,他好像知道上官芸的身份。”

  陈阳眼珠一转,轻轻关上门,朝着电梯走去。

  于此同时,508号房间内。

  上官芸走到窗户边,朝着外面楼下看去,正好能够看到酒店大厅的出口。<>

  只见杜宇扶着何晋,从大厅走了出来。

  当两人走到一处拐角的时候,上官芸一跃从窗户跳了出去,稳稳地落在了地上,然后朝两人追了过去。

  当上官芸出现在杜宇和何晋身边时,两人都吓了一大跳。

  此刻何晋的脸上还在流血,哭丧着脸,模样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上官小姐,请问还有什么吩咐?”

  杜宇苦笑问道。

  上官芸指了指一处偏僻的林中茶座:“我们过去说话。”

  说完,她率先走过去。

  杜宇和何晋赶紧跟上来,但到了茶座,他们不敢坐下,只得站着。

  上官芸也没邀请两人落座,自顾自坐下,然后向杜宇问道:“刚才那个你称呼为陈将军的男人,他是谁?”

  听到这个问题,杜宇顿时就愣住了,疑惑道:“咦,你们不是同伴吗?”

  “当然不是。”上官芸摇了摇头,道:“你说说有关那人的信息吧。”

  杜宇道:“我只知道他叫陈阳,来自东安,具体是什么身份,我不是太清楚。不过军区的高层都对他十分恭敬,而且称呼他为陈将军,看样子他应该是军方的特殊人物。另外,他有一架军用直升机,是属于他私人的。”

  上官芸道:“就只有这么多吗?你知不知道,他此行到青龙山脉来,所为何事?”

  杜宇面露苦色:“这……我就不太清楚了。<>”

  上官芸道:“打电话给何司令,问问他。”

  “是。”

  杜宇不敢怠慢,赶紧拿出电话打了出去。

  问了之后,他对上官芸道:“何司令说,他也不知道陈阳此行的目的。”

  上官芸沉默了下,道:“行了,你们走吧。”

  杜宇和何晋松了口气,两人赶紧离开。

  两人前脚刚走,上官芸身形一动,嗖的出现在旁边一处草丛之中,猛地拨开草丛。

  草丛后面,空无一人。

  “奇怪,刚才这里明明传来淡淡的气息,莫非我感觉有误?”

  上官芸皱了下眉头,没有多想,转身朝着酒店返回。

  “原来那个人叫陈阳。”

  “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他出现在这里,会不会是为了寻找那个地方?”

  “赵家拥有另外一半地图,他会不会是赵家的人?”

  “如果他是赵家的人,只怕此人和赵家其他人一样心肠歹毒,我可不能放松警惕。”

  “如果他真有地图,却不知他手中的地图,到底是另一半,还是和我的一样。”

  “若是双方能结盟,便是最好的结果了。”

  上官芸一边思索,走到了酒店大楼外,身形一跃,在墙壁借力,又从刚才跳出的窗户返回了房间里。

  此时早上,外面人不多,加上她速度快,一闪即逝,倒是没人注意到她这惊人的举动。

  “还好我速度够快,不然很可能被她发现。不过她感应气息的本领倒是很强,看来应该是有独特的方法。”

  就在此时,陈阳从草丛中露出了头。

  而他所在的位置,距离刚才上官芸探查的位置,大约有二十米的距离。

  上官芸和杜宇的对话,他是听得清清楚楚。

  “看来她对我有所警惕,必须要弄清楚她的身份才行。”

  陈阳眼珠一转,朝着杜宇和何晋离开的方向追去。

  到了停车场,只见杜宇和何晋上了一辆军牌的A6L,已经启动朝外驶去。

  陈阳脚步一动,到了汽车前方。

  嘎吱。

  汽车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杜宇和何晋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正欲破口大骂,但一看是陈阳,赶紧闭上了嘴巴。

  杜宇下了车,问道:“陈将军,您有事?”

  陈阳也不废话,直接问道:“那个上官芸,是什么身份?”

  杜宇一阵无语,心说你们俩人要干嘛,那个问了,这个又来问,想谈恋爱,自己表白去呀。

  如此一想,杜宇道:“你对上官小姐有意思?”

  陈阳懒得解释,点头道:“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