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624章 奇武会

  “棘血派!”

  听到叶子说出这个名字,陈阳眉毛一挑,道:“棘血派可不是好东西,背后搞了不少鬼,国外有些恐怖组织就是他们的人在把控。他们竟然要召开什么奇武会,就不怕到时候被各大派给端了吗?”

  叶子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总之棘血派邀请了不少高手。不过我听师傅说,大部分门派都不会去参加。即使去,也会派后辈去,大家似乎都不愿和棘血派有过多的交流。”

  “那是当然,如果棘血派是好东西,当年也不会被峨嵋剿灭了。”陈阳沉吟道:“对了,棘血派的这个奇武会,是什么意思?”

  叶子道:“听师傅说,就是棘血派东山再起,特地召开一个开派大典,给华夏各个势力通知一声,展现一下棘血派现在的实力。”

  陈阳目光一亮:“这么说,他们是想炫耀武力?”

  叶子点头道:“差不多吧。”

  闻言,陈阳来了几分兴趣,一拍手道:“好,既然如此,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去。”

  叶子笑道:“我去杀唐禹云,你去干嘛?”

  陈阳道:“说不定有好戏看,我去看好戏。”

  “什么意思,阳哥你知道内情?”叶子好奇道。

  陈阳道:“棘血派干了一些事情,是国家所不容的,到时候自然有人会去找棘血派的麻烦。至于结果会如何,就看棘血派有多大的实力了。不过棘血派敢如此大张旗鼓,我猜测其中应该有抱元高手。”

  叶子道:“应该不会吧,毕竟少林、武当、峨嵋那些大派,里面也就几个抱元高手,棘血派不过是东山再起的小门派,哪来的抱元高手支撑。”

  陈阳道:“如果没抱元高手,那么棘血派就死定了。不过我想,他们应该不会那么傻,专门搞个奇武会,就是为了寻死。”

  叶子道:“我不管那么多,我的目标只是杀唐禹云。”

  陈阳笑道:“放心,到时候我帮你清除障碍,你专心杀唐禹云就行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苏子宁准备好了饭菜,便招呼大家开饭了。

  叶子在四合院住了几天,依旧是起得比鸡还早,整天的时间都是在练剑。

  陈阳观察了下,发现叶子的实力的确大增,对付唐禹云绝对没问题。

  五天过后,叶子告辞离去,他要回到师傅常三剑身边。

  陈阳继续自己修炼的生活,一晃五个月就过去。

  这五个月,圣府没来找他麻烦,一切都风平浪静。

  期间,他本来希望能见到小北和大头,没想到这两人就跟消失了一样,什么消息都没有了。

  叶子传来消息,说是奇武会在五天之后举行,地址在中海近郊的一处庄园里。

  话说大部分门派的地址都在山上、荒野偏僻之处,棘血派选在一个庄园搞开派大典,也真是够奇葩的。

  陈阳给四合院的女人们打了声招呼,带上黑光剑和血阳剑,启程前往中海。

  这次奇武会,必须有邀请函才能去,陈阳没有邀请函,所以他只能先和叶子碰面,然后跟着叶子一起去。

  在中海见到叶子,他发现五个月时间不见,叶子的气质变得更凌厉,显然是对剑道的领悟达到了更高的境界。

  和叶子碰面之后,陈阳租了一辆福特的嘉年华,开着车,两人赶往举办奇武会的庄园。

  庄园出乎意料的大,只怕占地约有十几亩,而且修建得金碧辉煌,像是有钱人的别苑一般。

  庄园门口挂着一个牌匾,上面蒙了红布,不知道写的什么。

  不过陈阳能猜到,应该是写的“棘血派”三个字。

  这事越想越古怪,一个门派,把总部设在庄园里,未免太不像回事了。

  就在陈阳要开车进入庄园时,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苏子宁打来了。

  “子宁姐,有事吗?”

  “有人寄了一个邀请函给你,上面写着邀请你参加八月十九日在中海举行的‘奇武会’。”

  “哦,我知道了,朋友开的玩笑,你把邀请函扔了吧。”

  “好吧。”

  说完,陈阳挂断了电话。

  他转头看向叶子:“棘血派把邀请函寄给我了。”

  叶子道:“很正常,你是炼真,而且背后没有势力,的确是在他们的邀请范围之内。”

  “只怕事情不是这么简单。”陈阳捏着下巴,陷入沉思。

  他自问和棘血派并不友好,之前日本人搜集古典秘籍,就是棘血派在背后指使,而他屡次三番破坏了日本人的行动,棘血派的人肯定记恨他。

  而且棘血派控制的武装组织“圣堂”,想要窃取微软的云数据,也被他阻止,他还杀了圣堂的高层,只让一名首领跑了。

  可以说,陈阳是棘血派的仇人。

  陈阳把这些事情,给叶子说了一遍。

  听完后,叶子沉吟道;“看来他们邀请你,肯定没安好心,如果你去了,无异于送羊入虎口。”

  “那可不一定,不见得棘血派就是虎,我就是羊。”

  陈阳笑了笑,一点也不担心。

  也许棘血派有抱元高手,但他也达到了抱元,而且他还有一把能秒杀抱元高手的黑光剑。

  更何况棘血派这种存在,炎黄殿肯定不会无视,所以陈阳断定,炎黄殿的人也会来。

  到时候真打起来,有炎黄殿镇场子,他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遇到麻烦。

  车开到庄园门口停下,因为门口设置了栏杆。

  一名身着黑西装,戴着对讲耳麦的青年走过来,一脸恭敬道:“你好,请出示你们的邀请函。”

  叶子把邀请函拿出来,递给了对方。

  那人看过之后,把邀请函还给叶子,正色道:“原来是胡叶林先生,您请进。”

  说完,那人对陈阳道:“先生,请问您的邀请函呢?”

  叶子道:“他和我一起的。”

  那人道:“对不起,一份邀请函,只能一个人进去,并不能带随从。”

  一听这话,陈阳笑了起来,指了指自己的脸:“我长得像随从吗?”

  那青年没来得及回答,脑子就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

  只见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站在他后面,等他回过头,冷声道:“这是‘上帝’陈阳先生,你搞什么鬼?不认识吗,还不赶快放行。”

  “是,是的,队长!”那青年应了声,把庄园大门的栏杆打开,对陈阳道:“对不起,陈阳先生,您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