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621章 没人性

  赤锋进了刘伟的家,径直在沙发上坐下,看了眼刘伟老婆,又看了眼刘伟女儿,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我WWW..lā”

  女人发现有些不对劲,一边说着,悄悄地把背后餐桌上的剪刀拽在了手里。

  “我叫佳佳,叔叔你需要帮助吗?”

  刘伟的女儿今年十三岁,一脸纯真地看着赤锋问道。

  赤锋脸上露出变态的笑意,道:“对,我需要你们俩的帮助。现在,你们俩先把衣服脱了。”

  一听这话,佳佳和吕萍都愣住了。

  佳佳问道:“叔叔,你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我们脱衣服?”

  “佳佳,别和他说话,你赶紧回房。”

  吕萍喊了一声,佳佳虽然没明白怎么回事,但她赶紧推着轮椅往自己的房间去。

  “小妹妹,别着急进房呀,叔叔会带你在床上玩的。”

  赤锋冷笑道,抓起桌上的一个果盘,朝佳佳的轮椅扔过去。

  砰一声,果盘的撞击之下,轮椅竟然翻倒在地,佳佳摔在地上,一脸惊慌的表情。

  “佳佳!”

  吕萍惊呼一声,举起剪刀就朝赤锋冲了上去。

  啪。

  赤锋一耳光抽在了吕萍的脸上,吕萍被抽翻在地,剪刀从手上掉落,滑出了两米远。

  “妈妈!”

  佳佳叫了一声,眼泪流了下来。

  她因为小儿麻痹,双腿不能行走,只能匍匐着到了母亲身边。

  吕萍一把将佳佳搂在了怀里,朝赤锋喊道:“你是谁,你到底想干什么?”

  赤锋没有说话,只是笑,配上他惨白的脸,更是吓人。

  佳佳在吕萍的怀里直哆嗦,又惊又怕,哭着道:“叔叔,你需要帮助的话,我们可以帮你。可你为什么要伤害我们?”

  赤锋坐在沙发上,依旧只是笑,眼中透着戏谑和兴奋。

  吕萍只觉背脊发麻,眼前这个男人像是疯子,让他特别害怕。

  她猛地站起来,往旁边跑去,抓起地上的剪刀,又朝赤锋冲了上去:“我和你拼了。”

  啪。

  又是一耳光,这次赤锋用了一点点力,吕萍摔在了地上,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看向赤锋的眼神中充满了畏惧。

  “你们知道吗?”

  赤锋突然开口,声音狰狞而兴奋,把吕萍和佳佳吓得心里发颤,母女俩紧紧地抱在一起。

  “我特别喜欢别人害怕我的感觉。”

  赤锋站了起来,他走到佳佳母女俩跟前,一把将佳佳从母亲的怀抱里扯了出来,扔在了沙发上。

  “不,不要,你要干什么?”

  吕萍感觉自己要疯了,眼前这个男人,竟然要伤害自己的女儿。

  她又冲了上去,但被赤锋一脚踢翻在地,站也站不起来,腹部翻江倒海的疼痛,感觉内脏都被踢坏了。

  赤锋开始撕扯佳佳身上的衣服,很快就把佳佳的衣服脱完,露出一具小孩子的身体。

  佳佳不停地哭,她只是一个小孩子,此刻吓得脑子都懵了。

  “不要,她才十三岁,她还是个孩子!”

  吕萍硬撑着站起来,抓起桌上的烟灰缸,朝着赤锋的脑袋上拍去。

  赤锋没有躲,任由那个烟灰缸拍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砰。

  烟灰缸碎了,但赤锋没有任何事。

  吕萍傻眼了,这个男人的脑袋,是铁做的吗?

  赤锋回过头来,脸上露出贪婪的笑意,一把捏住了吕萍的咽喉,提起来扔在了沙发上,道:“我喜欢凶悍的女人,既然如此,你和你女儿一起吧。”

  吕萍打了个寒战,嘶吼道:“不要,你让我怎么样都可以,求求你放了我女儿。”

  “放心,今晚过后,你们将住在天国,那里非常美好。”

  赤锋淡然道,然后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

  陈阳打的到了于贤街,下车之后,他往这条街一看,放眼望去全是低矮的民房,街道狭窄,公共设施陈旧。

  看样子,这里应该是新加坡相对来说比较落后的一条街。

  “刘伟作为游轮船长,收入应该不低,没想到住在这种地方,看来他的钱都花来给女儿治病了。”

  陈阳不禁感叹,看了眼门牌,朝着48号走去。

  不一会,他到了于贤街48号,敲响了房门。

  屋内静悄悄的,没有声音。

  此时夜深,难道刘伟的老婆女儿不在家吗?

  陈阳心里疑惑,望了眼窗户,窗帘拉着,里面没有开灯,什么也看不见。

  虽然他能打开门,但他没有这样做。

  不过就在此时,他嗅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而且经验告诉他,这是人血。

  “不会出事了吧。”

  他面色一变,来不及思考,用力一拽,直接把门锁拽开,推门走了进去。

  屋内一片漆黑,幽暗光芒下,陈阳看到沙发上躺着两个人。

  他按下了门旁的开关,灯光亮起,他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只见沙发上,躺着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两人都没有穿衣服,身上满是伤痕,那个女孩的腹部被剖开,场面极其血腥凶残。

  不用说,这两人肯定是被人侮辱之后杀害。

  “是谁,竟然下如此狠手,连小孩子也不放过!”

  陈阳面色难看,目呲欲裂,将旁边的衣服捡起,把两具尸体遮掩了起来。

  刘伟刚死,陈阳本是来帮他女儿,没想到见到如此场面。

  这一刻,他真想把残杀母女俩的凶手虐杀,此人简直是丧尽天良,毫无人性。

  就在他愤怒之时,水流的声音从卫生间传来。

  有人!

  他目光一瞪,转头朝着水流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嗒、嗒、嗒……

  缓慢的脚步声响起,一个陈阳意向不到的人,出现在他面前。

  “赤锋!”

  陈阳惊呼一声,眼中充满了杀意,取出了笛盒中的血阳剑。

  赤锋的身上沾染着鲜血,他甩着双手的水,嘴角挂着一抹冷笑:“陈阳,本来打算去杀你,没想到你自己来了,这样正好,省得我到处跑。不过你来干什么,你也对这母女有意思吗?”

  陈阳指了指沙发上两具掩盖在衣服下的尸体,沉声道:“赤锋,你根本没人性,竟然干出这种事!依我看,你们圣府,干脆叫畜生府算了,因为你们都是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