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619章 还真是神兵

  漩涡的吸力很大,但陈阳反应快,游动的速度更快,几秒后就到了百米开外。

  他回头看了眼漩涡,那漩涡已经消失,而那片珊瑚全都被卷了下去,什么都不剩。

  就连附近的游鱼,也很多遭了无妄之灾,卷入漩涡之中。

  “这漩涡来得太突然了,不会和断剑有关系吧?”

  陈阳摇了摇头,收回目光,看向手中覆盖在一层厚厚苔藓中的断剑。

  他从腰上取出一把匕首,开始刮剑上的苔藓,当露出一部分剑刃之时,陈阳的表情就变了。

  “好东西!”

  光是从剑刃的光泽材质,陈阳就能感觉到,这把剑不简单。

  他用匕首快速把剑身上的苔藓刮除,总算露出了这把剑的本来面貌。

  断剑约有半米长,剑身表面淡黑,剑刃深黑如墨,剑柄银色,断剑透着丝丝寒气,令陈阳骨骼发颤。

  剑刃断裂处,切口平整,像是被斩断般。

  切口处,剑刃内部材质并非黑色,而是火红的颜色,像是某种岩石。

  总而言之,这把剑透着古怪,透着锋芒。

  “试一试!”

  陈阳心思一动,当即挥剑朝着旁边一块巨大的海底礁石劈过去。

  只见一道若隐若现的黑色剑气,从断剑中发出,就连海水都被搅得分开两边,剑气撞击在礁石上。

  轰隆。

  一声巨响,足有一辆卡车大小的巨石,四分五裂,碎成了渣滓尘埃,直接融入了海水之中。

  “卧槽,这么猛!”

  陈阳顿时就震惊了,如果说这还不是神兵利器,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神兵利器了。

  “哈哈,太爽了,这才是神兵呀!”

  “断剑就这么牛逼,如果这把剑完整,那还不逆天。”

  “不过光是这把断剑,就够牛叉了。”

  陈阳兴奋不已,把断剑用布包起来收好,然后循着游轮船底的灯光,朝着游轮游去。

  哗啦。

  陈阳浮出水面,上了游轮。

  刘伟见他上来,松了口气:“陈先生,你可把我们吓惨了,差点以为你上不来了。对了,你找到东西了吗?”

  “唉,看样子是找不到了。”

  陈阳摇了摇头,并没有透露实情。

  “我先洗澡换件衣服,咱们现在返航吧。”

  陈阳对刘伟说道,然后朝着船舱里走去,回了房间。

  洗澡换了衣服之后,他把门关了起来,仔细打量着手里的黑色断剑。

  此剑隐隐有黑光,他心头一动,决定取名为黑光剑。

  另外这剑是宝物,不能张扬,他打算等回到东安,打造一个剑鞘,贴身放置,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轻易暴露出来。

  把玩了一会黑光剑,陈阳把剑收了起来,出了船舱。

  刘伟让水手去开船,他站在甲板上吹海风。

  见陈阳出来,他开口道:“陈先生,没有找到东西,你可别沮丧。”

  陈阳笑道:“我没事,来了也只是了个心愿而已。”

  刘伟道:“也对,这茫茫大海,你掉件东西下去,想要找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对了,陈先生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刚才看你潜水,很厉害呀。”

  “我是潜水教练。”陈阳吹牛道。

  两人聊着天,游轮不知不觉就到达了港口。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港口静悄悄的,游轮缓缓地靠边停稳。

  “这是你们的报酬。”

  陈阳从包里拿出了五万块,递给刘伟。

  刘伟意外道:“不是说好三万,怎么多了两万?”

  “另外两万,是我奖励你的,谢谢你陪我聊天。”陈阳笑了笑,把钱硬塞在了刘伟的手里。

  “谢谢,谢谢!”

  刘伟拿着钱,有些激动,不停地对陈阳道谢。

  他对两名水手招呼道:“小东、小罗,来,你们一人一万五。”

  “伟哥,钱我们不要,你女儿治病需要钱,你先拿去吧。”

  “对,先把你女儿病治好再说。”

  小东和小罗都没去接刘伟的钱。

  陈阳疑惑道:“老刘,你女儿怎么了?”

  “没什么。”刘伟干笑一声,但却明显有心事的样子。

  小东嘴快,道:“伟哥他女儿患了小儿麻痹,现在还不能站起来,伟哥一直在筹钱给她治病。”

  陈阳想了想,对刘伟道:“老刘,你有没有POS机?”

  “干嘛?”刘伟一脸疑惑。

  陈阳道:“我给你刷五十万,你拿去给女儿治病。”

  一听这话,刘伟和小东、小罗都愣住了。

  回过神来,刘伟摆手道:“我们萍水相逢,我怎么能要你这么多钱。再说了,你给我五万,已经不少了。”

  陈阳笑道:“此行我感到非常愉快,我很感谢你们,这五十万,也是你应得的报酬。”

  “可是……”

  “行了,你别推辞,给我个账号,我现在转账给你。”

  “不……”

  “不什么不,你不愿意,那我现在就去取现金。”

  陈阳拍了拍刘伟的肩膀,笑道:“老刘,你别介意,我这种土豪,你就是应该趁机宰我一笔,哈哈哈……”

  刘伟看着陈阳笑嘻嘻的样子,心头一阵感动。

  那些钱,他想要,为了给女儿治病。

  可是,他又不愿昧着良心,平白受陈阳的恩惠。

  沉默了下,他对陈阳道:“行,那我写个借条给你,以后我有钱了,我就还你。”

  “好吧好吧。”

  陈阳也没推辞,借条撕了就行了,更何况刘伟也找不着他。

  刘伟转身就往船舱里走,打算去拿纸笔。

  就在这时,停靠在旁边的一艘游轮,突然快速朝这边冲了过来。

  哐当一声。

  游轮直接撞在了陈阳所在的这艘邮轮上,刘伟顿时就气得跳了起来:“卧槽,谁这是疯了呀,船搞坏了,老板还不把我开除了。”

  说着,刘伟就朝旁边那艘邮轮走过去,小东和小罗也跟了上去。

  他们和港口大部分人员都熟悉,想要去理论。

  两艘邮轮靠在一起,他们一个箭步就跨了过去。

  这时,那艘邮轮里走出一名身着西装的男子,夜色下,男子面色惨白,跟个僵尸似的,把刘伟三人吓了一跳。

  “你谁呀?怎么开船的?刚来工作,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刘伟噼里啪啦就是一通问。

  对面的男人瞥了眼刘伟,走了过来。

  刘伟喝道:“你想干嘛?”

  对方没说话,突然一把捏住了刘伟的咽喉,用力一握。

  咔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