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610章 又是自断筋脉

  盖伊认出了陈阳,脸上露出惊恐之色,根本不顾自己身上没穿衣服,哗啦跃出水面,朝着旁边假山跑去,想要借力直接翻出围墙。

  陈阳本来没在意这个外国人,可见对方叫出自己的名字,他自然不会放过。

  他身形一动,朝着盖伊拦截上去。

  盖伊面色凝重,一拳朝着陈阳打去,想要逼开陈阳。

  眼看他一拳袭来,陈阳眉毛一挑,一脚踢出去。

  砰。

  盖伊被一脚踢出去,噗通落回了水里,整个人感觉骨头都被踢散架了,体内气血翻涌,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炼真!?”

  陈阳盯着盖伊,心里有些惊讶。

  这个老外,竟然达到了炼真,而且使用的是华夏拳法,事情透着古怪。

  而且看样子,这老外不是介口龙一的手下,那他是什么人?

  就在陈阳猜疑的时候,旁边的介口龙一已经傻眼了,盖伊的实力他是见识过的,强得可怕。

  可即使如此,盖伊依旧被眼前的男子碾压,一脚就踢飞。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不关我的事,你要找的是他,我先走了。”

  介口龙一从温泉池站起来,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低着头不敢看陈阳,迈步就要往外面走。

  “站住,谁说我不是来找你的。”

  陈阳冷喝一声,把介口龙一吓得一屁股坐回了温泉池里,哭丧着脸道:“我又不认识你,也没得罪你,你找我干嘛?”

  陈阳问道:“你今天派了一百多人抓我,你忘了?”

  “啊!”

  介口龙一惊呼一声,回过神来,眼前这个男子,肯定就是那个打了酒店保安的华夏人。

  早知道对方这么牛逼,就算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找回场子。

  闻言,盖伊目光一亮,对陈阳道:“既然你是来找他的,那我先走一步,告辞。”

  说着,盖伊又想离开。

  “等等,你们谁都别走!”

  陈阳看向盖伊,盖伊双脚立刻就定住了。

  “死鬼子,我待会收拾你,站着别动。”陈阳瞪了介口龙一一眼,看向盖伊问道:“你认识我?”

  “不……不认识。”盖伊一口否认。

  陈阳笑道:“我听见你叫我名字了,不认识我,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

  盖伊想要找一个借口,可却想不出来。

  陈阳换了个问题:“你身上的功夫是谁教你的,你师傅是华夏人?”

  盖伊眼珠一转,一脸真诚道:“我从小拜了一位华夏人当师傅,相信我,我真的很爱华夏,陈阳先生,你放过我吧。”

  “你说谎!我酒店门口那个‘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就是你让我放的,你怎么可能热爱华夏。”

  介口龙一拆穿了盖伊,此刻他只想自保,哪里还顾得上盖伊的死活。

  听到这话,盖伊的面色有些难看。

  陈阳问道:“把你的来历告诉我。”

  盖伊面色一沉,脸上露出纠结的表情。

  突然,他身形一动,再次朝着身后狂奔而去,想要逃走。

  “哼!”

  陈阳冷哼一声,从温泉池边冲过去,把盖伊拦截下来,一腿将其又踢回了温泉池里。

  噗通。

  盖伊落入水中,整个人都淹没了下去,好一会才露出头来。

  这一次,他受的伤更重,刚才撞在温泉池底,背部的骨头都撞得裂开了。

  陈阳本以为盖伊会服软,不料他眼中却透出阴狠之色,吼道:“陈阳,你得罪了你惹不起的人,你死定了!”

  话音一落,盖伊噗地吐出一口鲜血,仰面倒在了温泉池里,鲜血浸染开来,将温泉池染成了红色。

  自断筋脉!

  陈阳面色一沉,没想到盖伊竟然自杀了。

  他不禁想到了之前和涂欣打上四合院的一号,一号当时也是无法逃脱,选择了死亡。

  他们之间,难道有什么关系?

  陈阳转头看向介口龙一,指了指盖伊的尸体,沉声道:“这个人是谁?”

  介口龙一看着陈阳,战战兢兢道:“他叫盖伊,具体身份我也不知道,他说他是来自一个叫做圣府的组织。”

  圣府!

  又是圣府!

  陈阳眉毛一挑,对龙一道:“此人找你是来干什么的?”

  龙一道:“他说圣府会扶持我成为山口组的组长,但是以后山口组就归属圣府,在圣府有命令的时候,必须严格执行。”

  陈阳喝问道:“除此之外呢,有关圣府的其他消息有没有?”

  龙一道:“他说爱迪生家族已经在圣府的控制下,另外华夏也有门派是圣府在幕后把持,圣府的实力非常强大。”

  前半句话,陈阳并不惊讶,因为他知道爱迪生家族已经被圣府控制。

  可他没想到,华夏竟然有门派在圣府的把持下,这个圣府到底有多强的势力?

  他又问道:“你知不知道,圣府是想干什么,这个组织有多少人?”

  龙一道:“不到五十人,但最差的也有盖伊那么强。盖伊说,这个组织的目的就是要颠覆华夏,搅乱华夏。我听他话里透露的意思,似乎是组织高层和华夏有仇恨,想要复仇。”

  “最差的也是炼真!高层岂不是抱元高手了。”陈阳面色一沉,骂道:“真是一群疯子!”

  龙一瑟缩道:“陈阳先生,其他我什么都不知道了,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你派了一百多人对付我,这笔账我们还没算清楚,你竟然就想走?”陈阳冷笑一声,指了指温泉池前面的房子,道:“再说了,这里是你的别墅,你走去哪里呀?”

  介口龙一哭丧着脸道:“陈阳先生,求你别耍我了,你说,你要我怎么做?”

  陈阳笑了笑,走过去一脚踹在介口龙一的肚子上,介口龙一犹如炮弹般飞出去,撞在墙壁上,哇哇的呕血。

  陈阳道:“我们俩的帐,算完了。”

  一听这话,介口龙一松了口气,气息微弱道:“谢谢你,陈阳先生。”

  “不过,别人的帐,还没完。”

  陈阳话锋一转,介口龙一的面色顿时就垮了下来。

  陈阳朝着温泉池外走去,道:“在‘秋叶漂移’比赛的这段时间,所有华夏人在秋叶原的消费,全部由你包了。至于要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如果做得不好,后果很严重。”

  “是,是。”介口龙一连忙应道,以为自己逃过了一劫,至于花钱,总比丢命好。

  可他却不知道,他挨了陈阳那一脚,顶多活不过一个月。

  陈阳对日本人,可绝不会手下留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