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561章 两件事

  见吴眺绕过陈阳,要和关兮月握手,刘健面色一变,暗道糟糕。

  之前他就发现吴眺为人傲慢,此刻却是忘了这茬,害得陈阳被晾在了一边。

  就在刘健以为陈阳为难的时候,吴眺却做出一副刚刚看到陈阳的样子,笑道:“噢,不好意思,刚刚没注意到你。”

  没注意到?

  活生生的人站在这里,你选择了无视,现在还出言嘲讽?

  陈阳明白了,这吴眺把自己当成了敌人。

  吴眺说着,伸手过来,要和陈阳握手。

  陈阳哪里不知吴眺的用意,没有把手收回去,和吴眺的手握在了一起。

  顿时,他只觉一股巨力从吴眺的手上传来,这家伙年纪轻轻,已经达到了内劲的层次。

  不过这点力量,对陈阳来说还不够看。

  他运转真气,直接无视吴眺手掌传来的力量。

  “咦?!”

  吴眺面色微变,他已经用了五成的力,眼前之人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这怎么可能?

  在他看来,陈阳也就是城里的公子哥,实力根本不怎么样。

  哼,让你装bī)!

  吴眺心头冷哼一声,手掌上加大了力道,直接用了八成的力量。

  陈阳感觉手掌受到的力量更大,他不想和吴眺玩下去,陡然发力。

  “啊!”

  顿时,吴眺惨叫一声,只觉手掌被挤压得快要变成了一团。

  他连忙想要把手掌收回,可却无法抽回来,根本动不了。

  “吴眺,很高兴见到你,待会咱们可得多喝两杯酒。”

  陈阳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摇晃着吴眺的手,显得非常。

  旁边刘健见此,暗赞陈阳大度。

  可此刻吴眺心里却憋屈不已,他疼得脸颊涨红,咬牙切齿地看着陈阳,沉声道:“陈阳,松开我的手,你太了。”

  “是吗?可我觉得我的还不够。”

  陈阳笑了笑,手掌一点点地加大了力道。

  吴眺只觉自己的手快要被捏碎了一般,骨骼都在咔咔咔地作响。

  他面色一沉,见手掌抽不回来,气急败坏之下,他另一只手挥掌朝陈阳打过去。

  陈阳反应之快,左手立刻按住吴眺的左手掌,双手和吴眺握在一起,用力捏紧,同时摇晃道:“你果然,竟然还偏要两只手一起来。”

  尼玛,鬼才想两只手一起来。

  吴眺心头大骂,再这样下去,他的一双手掌就要被陈阳捏废了。这家伙,肯定是天生神力!

  就在吴眺被bī)得打算动脚的时候,包间门打开,关正走了出来,看着陈阳和吴眺,笑道:“哟,你们俩好像很谈得来呀。”

  陈阳松开了吴眺的手,对关正道:“关叔叔,好久不见,这位吴眺兄是中人,非得两只手和我握手。”

  吴眺嘴角一抽,连忙把双手藏到了背后,此刻他的双手已经疼得发麻了。

  不过为了不丢脸,他脸上硬挤出了一丝笑容。

  关正道:“既然人都到了,进来吧。”

  几人进了包间,陈阳和关兮月走在最后,关兮月低声对陈阳道:“你好坏,差点把那个吴眺的手掌捏碎。”

  陈阳笑道:“是他先捏我的,这叫以牙还牙。”

  关兮月道:“待会你可别乱来,给我爸点面子。”

  “这是当然。”

  陈阳点了点头,他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吴眺不招惹他,他当然也不会去挑事。

  进了包间,陈阳只见正中主位坐着一名着苗族服饰的老者,此人年约六十,气息绵长,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脸上带着慈祥的微笑,但却自有一股威势。

  关正给老者介绍道:“于长老,这就是我女儿关兮月,还有我之前给你说过的陈阳。”

  说完,他又对陈阳和关兮月道:“来,你们见见,这位是巫苗的于茂长老。”

  得知老者的份,陈阳多看了几眼。

  巫苗的长老,这可不简单,绝对属于大高手了,地位比关正这个苍月部理老还高。

  于此同时,陈阳心里也产生了疑惑。

  巫苗的人很少在外行走,这次来了这么些人,还有一个长老,是要做什么?

  《通灵血典》!

  陈阳心头一跳,联想到《通灵血典》和巫苗有关,他猜测于茂、关正一行人,十有是为此而来。

  “两位请坐。”

  于茂客气道,一点也没有因为自己的份,而显得傲慢。

  众人落座之后,于茂看向关兮月,笑眯眯道:“兮月,你小的时候我见过,那时候就长得漂亮,现在更是成了仙女一样。”

  吴眺不失时机地拍马道:“要我说,整个苗部,兮月绝对是最漂亮的女孩。”

  听到这话,关正眼珠一转,知道吴眺对女儿产生了慕之心。

  他瞅了眼陈阳,然后说道:“兮月漂亮是漂亮,可惜她已经有了心上人,咱们苗部的勇士,只怕是没机会了。”

  吴眺皱了下眉头,对关正道:“关叔叔,我们苗部的勇士,怎么会输给外人。就算兮月真有心上人,我相信苗部的勇士,也能让她倾心,用真正的力量征服她。”

  说着,他挑衅地瞥了眼陈阳。

  他心里猜测,或许关兮月的心上人,就是陈阳。

  听到众人谈论这个话题,关兮月羞得脸颊通红,嘟哝道:“爸爸,你们别说这事行不行。”

  “哈哈哈,行,不说。”关正笑了起来,端起酒杯道:“来,咱们喝酒。”

  众人开始喝了起来,不一会,聂强不知道从哪里收到了消息,知道陈阳在这里吃饭,他赶了过来。

  “陈阳,你可不地道,来我的地头吃饭,竟然不招呼一声。”

  聂强现在和陈阳非常熟悉了,说话也就大大咧咧的。

  不过当他看到包间里的阵势时,却还是心头咯噔一跳,无论是于茂还是关正,那气势,顿时就将他震慑住了。

  他连忙换上一副笑脸,忙道:“不好意思,原来有贵客在,唐突了。”

  聂强敬了酒,也不敢久留,退出了包间。

  至于苗部的人在酒店里的一切花费,之后自然是他包了。

  聂强离开后,关正笑道:“哈哈,陈阳,看来你很吃得开呀。”

  陈阳笑了笑,反而赔礼道:“不好意思,让你们被打搅了。”

  吴眺一脸不爽,冷声道;“知道就好,别以为有点关系就了不起,这个世界,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