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549章 公开关系

  “陈阳,我想和你谈谈。”

  叶以晴双手抓紧了沙发,向来直爽的她,此刻竟是十分的紧张。

  她双目透着柔情,望着陈阳,眼神中有几分期待。

  陈阳收起了坏笑,认真道:“以晴,我也想和你谈谈。”

  “啊!你想谈什么?”

  看着陈阳露出认真的表情,叶以晴诧异一句,更是有些慌了神,因为她还从没见过陈阳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

  但没等陈阳开口,她又接着道:“还是让我先说吧,我……”

  陈阳抬起食指,轻轻放在了叶以晴的嘴唇上,阻止了叶以晴继续说下去。

  叶以晴愣在哪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陈阳露出温柔的笑意,开口道:“以晴,我爱你。”

  “啊!你……我,你说什么。”

  叶以晴腾地站了起来,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脸上既有欣喜,也有惊讶。

  陈阳站起来,霸道地把叶以晴搂住:“我爱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叶以晴咬了咬嘴唇,脸上浮起红晕,心头一阵惊慌,轻轻把陈阳推开,嗫嚅道:“我可还没答应你。”

  “不管你答不答应,我认定的,就改变不了,你一定要做我的女人。”

  陈阳霸道的话,顿时就让叶以晴融化了。

  她望着陈阳的眼睛,两人对视着,过了半分钟,她轻轻颔首,声如蚊蚋道:“陈阳,我……我爱你。”

  说完,她害羞地靠在了陈阳身上,心脏扑通扑通地猛跳。

  此刻说出这句话,她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块石头一直压在她心上,现在终于放下了。

  而且,陈阳也喜欢他,这是她最高兴的。

  至于其他的,她什么也顾不了,她只想和陈阳在一起,哪怕不能像卡尔拉那样公开,悄悄的也行。

  ……

  一夜之后,第二天清晨,叶以晴裹在被子里,露出脑袋靠在陈阳肩膀上,像是一个小女人,完全没有了她当警察时的凶悍。

  她瞄了眼陈阳,问道:“你会不会公开我们的关系?”

  “当然会。”陈阳看了眼叶以晴,理所当然道:“之前在灵犀山的时候,小寒寒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她能够接受我有别的女人,卡尔拉也能接受,所以我为什么不公开?”

  叶以晴反问道:“可是,你知道我接受吗?”

  陈阳笑道:“你当然接受,不然的话,你也不会和我……嘿嘿。”

  叶以晴甜蜜一笑道:“行,就你聪明。”

  陈阳道:“而且在灵犀山的时候,你当时就想对我摊牌吧?可惜发生了子宁姐的事情,不然我们早就在一起了。小寒寒和卡尔拉,她们也都认为你是我的女人,所以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叶以晴沉默了下,看着陈阳道:“你说你到底有什么魅力,为什么这么多优秀的女人,都喜欢你?”

  陈阳很不要脸地自夸道:“说实话,我身上的优点太多了,连我自己都数不过来。”

  叶以晴噗嗤笑了声,粉拳打了下陈阳,嘟哝道:“臭美。”

  “我是臭美,那你是香美?”

  陈阳嘻嘻一笑,嗅了嗅鼻子道。

  一个小时候,两人这才起床,吃了早饭后一起回了四合院。

  此刻快到正午时分,两人刚刚走进门,大家都在,苏子宁正在洗菜,问道:“你们俩昨晚干嘛去了,怎么都不在?”

  “开房去了。”

  陈阳大大方方地说道,一把将站在旁边的叶以晴搂了过来。

  他倒是脸皮厚,可叶以晴脸颊却是刷的就红了,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听到这话,院子里所有人都懵了,空气突然变得安静。

  陈阳已经有了乔黛寒和卡尔拉,现在又多了个叶以晴,这是要把整个四合院里的女人都拿下的节奏?

  “什么意思?开房是什么意思?师兄和以晴姐姐干什么了?”

  陶小桐踮着脚到处跑,叽叽喳喳地问道,打破了沉默。

  卡尔拉一边挽着头发,一边从客堂走出来,笑道:“小桐,以后你可以叫以晴姐姐师嫂了,她现在是陈阳的女人。”

  “真的吗?哇,好棒!”陶小桐兴奋地拍起了手,然后掰着手指道:“黛寒姐姐、以晴姐姐、卡尔拉姐姐,嘻嘻,师兄已经有了三个女朋友,距离他的七十二妃伟大目标,又更进一步啦。”

  陶小桐倒是欢呼雀跃,可苏子宁、柳雉翎和关兮月却是各有所思。

  经历了那么多,苏子宁对陈阳也有些心动,可因为身份的关系,她觉得自己不可能和陈阳在一起。

  只要陈阳幸福快乐,她就满足了。

  而柳雉翎心头,此刻飞速思索着。

  陈阳已经假扮了她两次男朋友,连家长都见了,可现在陈阳有了三个女人,却还轮不到她。

  她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暗示一下陈阳。

  可是,对于和别人共享男友,她一时还有些接受不了,过不去这道坎。

  不然的话,她早就表白了。

  关兮月心里则是一阵失落,自己昨晚穿了护士服给陈阳看,可陈阳晚上却和叶以晴出去,这也太不给面子了。

  可真让她和陈阳去酒店,她却不敢。

  此刻虽然各有所思,但大家也都向叶以晴表示了恭喜,让叶以晴十分高兴。

  中午,为了庆祝,苏子宁大显身手,又添了几样素菜。

  大家吃得十分尽兴,也确实是为叶以晴感到高兴。

  到了晚上,问题来了。

  因为陈阳不知道,自己该睡谁的房间。

  伤脑筋,相当伤脑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