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539章 炎黄殿出手

  陈阳和大头留在了东安,小北则是赶回了华山。

  他和师兄到了华山下的时候,顺着小路朝山顶的密林中走去,华山门派并不在景区,而是在一处隐蔽的深山中。

  就在即将到达山门的时候,小北接到了电话,是东方成打来的。

  “你们在唐家闹的动静太大,官方要把你和陈阳、罗威廉都抓起来,让我们龙庭来执行任务。不过我暂时把事情压了下去,你们只有两天的时间,两天之后,如果你们还在华夏,我就不会手软,一定把你们抓起来。”

  东方成的语气很沉重,说完之后,他没有等北箫回答,他就立即挂断了电话。

  杀了那么多人,小北早料到会有麻烦,但他以为龙庭能够把事情压下去。

  可是听到东方成沉重的声音,他知道背后肯定有人在施压,东方成已经做不了主了。

  小北在心里暗暗对东方成道了声谢,对身边的师兄道:“秦师兄,我有些私事需要处理,还请您向师傅转达一声,我先下山了。”

  “你是要去找陈阳和罗威廉吗?”

  没等秦师兄开口,一道冰冷的声音,从密林中传来。

  “谁?”

  秦师兄喝问道,脸上露出警惕之色,望向四周,但却没有发现人影。

  “小家伙,不关你的事,我是来找北箫的。”

  那道声音再次响起,紧接着,树林东面传来簌簌的声音。

  秦师兄和小北都向东面看去,这时背后却传来声音:“我在这里。”

  两人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男人,不知何时站在了他们身后,距离他们不到两米。

  如果刚才此人出手,他们就死定了。

  秦师兄和小北心头一跳,都摆出了防御的姿势,打量着眼前之人。

  此人约有四十岁,穿着一身休闲装,双手插在裤兜里,脸上带着冷笑,给人一种阴险的感觉。

  他的眼袋很重,黑漆漆的,像是有病。

  秦师兄站出来,将小北挡在身后,向此人问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闪开。”

  眼袋男冷喝一声,一掌朝秦师兄拍过来。

  秦师兄连忙抵挡,却挡不住,被一掌拍得飞出去,撞在了树上,这才停下。

  不过他并没有受伤,这里是华山派山门,对方就算再强,也不敢在这里出手伤害华山弟子,对方只是把秦师兄震退而已。

  见对方这么强,小北面色骤变,没弄懂对方是干嘛来的。

  “北箫,跟我走一趟吧。”

  眼袋男朝着小北走过去,右手一伸,抓向小北。

  小北只觉对方速度之快,他连闪避都来不及。

  眼看小北就要被抓住,嗖,一把短剑从树林里射出来,射向眼袋男。

  不得已,眼袋男只得往后退,躲开短剑。

  哚一声,短剑刺入了旁边的大树,深没剑柄。

  “贾有,这里是华山,你到这里来带华山弟子走,是不是没有把我们华山放在眼里。”

  一道轻飘飘的声音传来,一名身着武服的老者从树林里走出来。

  这老者风轻云淡,目光微闭,给人一种高人的感觉。

  而事实上,他也的确是高人。

  那眼袋男见到此人,面色骤变,眼中满是忌惮之色,连忙微微鞠躬,正色道:“贾有拜见卫方前辈!”

  卫方沉声道:“你走吧,华山不欢迎你。”

  贾有瞄了眼小北,没有动,也没有回答。

  “怎么,还想与我过招?”

  卫方双眼猛地睁开,眼神中透着战意,把贾有吓了一跳。

  贾有指了指小北,面色难看道:“卫方前辈,此人是前龙庭北龙王,他滥用职权,与黑旗前首领陈阳、海外组织影煞首领罗威廉勾结,联手灭掉了唐家,犯下重罪,我必须把他带走复命。”

  “他是我徒弟。”

  卫方瞪了眼贾有,然后对小北道:“把短剑拔出来,跟我回去。”

  说完,卫方率先朝着山上走去。

  树叶茂密之中,隐隐能看到山上不远处,有一片建筑。

  见卫方要走,贾有喊道;“卫方前辈,请你不要让我为难。”

  卫方回头,蹬蹬蹬几步,瞬间到了贾有的面前。

  他盯着贾有的眼睛,冷声道:“我不想再重复,他是我的徒弟,我自己会管教徒弟,用不着你们炎黄殿插手。”

  贾有皱紧了眉头:“这……”

  没等他说下去,卫方嗖的又飘然前行了十几米,头也不回道:“贾有,另外我奉劝你,陈阳和罗威廉,如果伤害了他们,炎黄殿承担不起责任,你好自为之吧。”

  小北见师傅给自己出头,他虽然没弄懂情况,他连忙拔出树里的长剑,和秦师兄一起跟上了卫方。

  贾有站在原地,无可奈何地看着小北离开。

  “失算了,没想到北箫竟然拜了华山二长老为师,看来这次的事件,只能放过他,把目标瞄向陈阳和罗威廉了。”

  贾有冷哼一声,转身朝着山下狂奔而去。

  至于卫方的警告,他没有当回事。

  北箫是你的徒弟,陈阳和罗威廉也是不成,世界上哪来那么多有背景的人?

  这次唐家被灭,如果炎黄殿一个人也不拿下,那岂不是失去了威信。

  贾有选择忽略卫方的话,决定要将陈阳二人擒下。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决定再联系两人,一起动手。

  小北跟上了师傅卫方的脚步,恭恭敬敬把短剑呈上,道:“师傅,为徒的两名兄弟有难,我请求下山,与……”

  卫方打断了小北的话,沉声道:“北箫,你年过三十,已经过了最佳的修炼时期,你知道我为何还会收你为徒吗?”

  “因为你是性情中人,而我,也是性情中人。”

  “不过就算讲情义,也不能送死,刚才那人,你打得过?既然打不过,你下山能帮得上陈阳和罗威廉?”

  小北皱了下眉头:“可是……”

  “没有可是,陈阳和罗威廉自有他们的福气,用不着你担心。”卫方不容辩解道:“秦宇,你带北箫去‘无过洞’,面壁一年,一年之后来见我。”

  一年!

  小北心头一跳,但也只能恭敬道:“徒儿领罚。”

  卫方几个起落,消失在密林之中。

  小北看向秦宇,问道:“秦师兄,华山不是思过崖吗?怎么是无过洞?”

  “你以为是呀?”

  秦师兄同情地看着小北,道:“走吧,去无过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