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533章 无边怒火

  “我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唐禹云一剑下去,刷的切开了叶子右手大动脉。

  鲜血如水枪般喷出,剧痛令叶子面色都白了,但他眼神中的坚定却没有丝毫减弱。

  剑客的信念,这是支撑他站着的理由!

  他努力控制住右手,握紧了自己的剑,任对方再强横,他也不会松开。

  “你这个混蛋!”

  唐禹云被激怒,他痛恨这种不能让对方臣服的感觉。

  他手中的软剑犹如暴雨疾风,集中攻击向叶子的右臂,将他的右臂切得支离破碎,经脉寸断。

  渐渐的,叶子发现自己的手臂失去知觉,但他的手指依旧紧紧握着剑柄。

  这是肌肉记忆,他的身体贯彻了他的信念。

  因为失血过多,叶子虚弱得脚下摇晃,但他却朝唐禹云大声吼道:“想让我放下剑,你不要妄想了!”

  “哼!那就试试吧!”

  唐禹云目光中透着狠戾,软剑刷的挥了下去。

  噗嗤一声,叶子的右臂,被他从肩膀处切断,手臂掉落在地上,即使如此,断臂依旧紧紧握着剑。

  唐禹云脸上露出狰狞的冷笑,嘶吼道:“哈哈哈,看你现在还能不能剑不离身!”

  叶子面色惨白,一阵恍惚。

  他低头看着地上的剑,表情透着疯狂,眼睛瞪得老大,在原地发怔。

  唐禹云见此,兴奋之极,指着叶子道:“哈哈,废物,就凭你,竟然敢和我说剑客的荣耀、准则,这都是笑话。”

  叶子陷入沉默,没有理会唐禹风的嘲讽。

  过了一会,他低声喃喃:“我不是称职的剑客,如果能活下去,我一定要成为世界上最强的剑士!我的剑,将永远不会离开我。”

  他的语气很镇定,有种看破红尘的感觉。

  这种表现,让唐禹风抓狂。

  “你这个废物!”

  唐禹风怒吼道,软剑接连刺出,又给叶子身上增添了无数道伤痕,直到叶子倒在了地上晕过去,他才停下。

  他抓起叶子的腿,拖着叶子朝四合院外走去。

  到了门口,他回头看了眼,喊道:“刚才那个女人,你告诉陈阳,十天之内,到唐家来见我。否则我会再回来,杀光这里所有的人。至于我手中这个废物,我会让他生不如死的,哈哈哈……”

  说完,他径直走出了四合院。

  院子里一片寂静,四处都是鲜血,地上是一条紧握长剑的手臂,悲凉而肃杀。

  苏子宁从屋里走了出来,眼中满是惊恐之色,脸色都吓白了。

  刚才叶子被攻击,她却无能为力,甚至连露头都不能,否则只会给叶子增加负担,她自己也会死。

  她想不通,为何唐禹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她连忙给陈阳打去电话,带着哭腔道:“陈阳,快回来,出事了,叶子被……。”

  说到这里,她已经是说不下去。

  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陈阳正在和小师妹逛东安工大,听到苏子宁的声音,他知道肯定是遇到麻烦了。

  他立刻和小师妹赶回四合院,进屋时,看到院子里的鲜血,他心头咯噔一跳。

  苏子宁迎了出来,陈阳忙问道:“子宁姐,发生了什么?”

  “刚才只有我和叶子两个人在,唐禹风突然出现,他说是来杀你的,他把叶子……”

  苏子宁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听完后,陈阳感到无比的愤怒,狂暴!

  剑是叶子的信念,现在,他的信念也许已经被碾碎了。

  叶子是陈阳最好的兄弟,却遭到了唐家如此虐待,很大原因是因为陈阳。

  他早就知道唐家会报复,但是他大意了。

  这让陈阳感到自责,感到愧疚。

  更多的,则是怒火。

  无论是谁,也无法阻挡陈阳找唐家复仇。

  “唐家,我要杀光你们!”

  陈阳目光中透着杀意,内心无比狂暴,但他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向苏子宁问道:“子宁姐,叶子的手臂呢?”

  “我冻在了冰箱里。”

  “很好,让以晴安排,把叶子的手臂送到医院,用专业技术冷冻起来。如果叶子能活着,我要把他的手臂接回去。”

  “好。”

  苏子宁答应一声,连忙挨个给四合院的人打了电话。

  她看着陈阳,皱眉道:“不知怎么回事,唐禹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非常可怕。”

  陈阳道:“那不是唐禹风,是唐禹风的双胞胎弟弟,叫做唐禹云。”

  “啊!原来是这样!”

  苏子宁惊呼道,这才明白过来。

  接到苏子宁的电话,不一会,大家都回来了。

  看到院子里满是鲜血,花台也塌了,大家的表情都凝重起来。

  得知了四合院发生的事情,四合院里的气氛非常压抑,大家都愁眉不展。

  叶以晴赶忙找了关系,对方把设备送到了四合院,然后把叶子的手臂冷藏了起来。

  叶子的长剑沾满鲜血,靠在客堂门旁,透着肃杀的气息。

  陈阳一直盯着那把剑,脑子里回想起和叶子的点点滴滴,内心越发地感到沉重。

  “陈阳,你打算怎么做?”

  卡尔拉打破了沉默,她明知故问道。

  陈阳回过神来,起身朝着那把剑走过去,淡然道:“我出去一趟。”

  虽然陈阳没有明说,但众人都是心头咯噔一跳。

  自从陈家的事情之后,大家也都知道了陈阳的底细。

  他现在出去,除了杀上唐家,还能是什么。

  卡尔拉目光一凛,起身道:“我和你一起。”

  陶小桐也站起来:“师兄,我也和你一起。”

  其她人也想和陈阳一起,但她们战斗力为零,如果跟着陈阳的话,只会成为他的负担。

  所以虽然有和陶小桐、卡尔拉同样的想法,她们也无能为力。

  陈阳看了眼众女,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会解决的。”

  说着,他看向陶小桐和卡尔拉,道:“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们俩要保护这个四合院里的人,我不希望任何人再受到伤害。”

  小师妹立即答应道:“好,我听师兄的。”

  卡尔拉犹豫了下,也点了点头。

  陈阳又对苏子宁道:“子宁姐,小师妹拜托你照顾一下,他是路痴,除了走过一百遍的路,记住尽量不要让她独自外出。”

  说完,陈阳走到门旁,把那把沾满鲜血的剑握在手里,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