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500章 恶贯满盈

  

  陈阳和陶小桐穿过玉米地,朝赵家村赶去。

  到了村口,两人藏在树上,陈阳对陶小桐道:“小师妹,你从村东进去,我从村西进去。不要和他们缠斗,我们的目标是找到杜浩,把杜浩挟持。”

  “好!”

  陶小桐点了点头,一跃跳下大树,朝着村东狂奔而去。

  陈阳下了大树,绕到一处房屋的背后,悄悄朝着村里潜伏进去。

  他小时候常常在赵家村捣蛋,虽然现在赵家村修建了不少新房子,但总体的格局并没有变化,他对这里非常了解。

  而且他行动迅速,那些外来者想要发现他,几乎不可能。

  “发现那个道姑了,大家赶紧过来。”

  “等人多了再动手,别着急,这道姑很厉害。”

  “卧槽,快跑呀,打不过。”

  村东传来声音,陶小桐已经和对方交上了手,而且看样子,对方一时还拿她没办法。

  砰。

  突然,一道枪声响起,令整个赵家村的村民都是一惊,担忧起陶小桐的安危来。

  毕竟在常人的理解当中,即使战斗力再强,也不可能挡得住子弹。

  “他们竟然有枪!”

  陈阳心头咯噔一跳,他并不担心小师妹的安危,他只是没有想到,对付一些村民而已,这些恶徒竟然带了枪。

  挖人祖坟不说,居然还想要杀人吗?!

  陈阳冷哼一声,越发的愤怒。

  他趁着村东混乱之际,加快了速度,在村子里搜索着杜浩的所在。

  “不要,你放开我,放开我!”

  突然,女孩的惨叫声从左边一处房屋传来。

  陈阳目光一沉,连忙朝那边赶过去。

  他从窗户看到,一名身着迷彩服,戴着黑口罩的人,把一名女孩推倒在地上,身子压在上面,正在解着自己的皮带。

  陈阳认得那名女孩,今年才十五岁,叫做赵翠儿。

  赵翠儿吓得泪如泉涌,竭尽全力地挣扎着,可是她才十五岁,哪来的力气推得动身前的恶徒。

  她越是挣扎,那名恶徒越兴奋:“呵呵,小姑娘,别着急,我马上就让你……”

  话没说完,砰的一声,恶徒从赵翠儿的身上翻了下去,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后脑下面浸出一摊血液。

  赵翠儿有些惊魂未定,抬眼看到身前站着的人,哇地就哭了出来:“阳哥,你赶紧去救我妈妈,她被人拖到赵大龙叔叔家了。”

  什么!

  这帮混蛋,简直是没有人性,竟然趁乱欺辱女人!

  “翠儿,你躲起来,我去救你妈妈。”

  陈阳叮嘱一句,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很快,他就到了赵大龙的家。

  农村生孩子早,赵翠儿的母亲现在才三十四岁,而且长得还不错,所以才会被那些恶徒看上。

  “小毛,你快点,你爽完了,我再来!”

  “急什么急,这婆娘干农活的,老子按不住呀。”

  房间里传来声音,陈阳松了口气,看样子赵翠儿的母亲还没有遭到侵犯。

  他冲上去,一脚踢开了房门。

  只见屋内,赵翠儿的母亲被按在地上,正和一名恶徒撕扯,身上的衣服已经撕破,露出了里面的肌肤和内衣。

  而在旁边,一名恶徒正在兴致盎然的旁观。

  没等对方反应过来,陈阳一个箭步上去,一拳把旁观那人打倒,然后一脚踹翻了压住赵翠儿母亲的那人。

  赵翠儿母亲很凶悍,腾地站起来,也不顾身上衣不蔽体,操起旁边的长凳,对着两名恶徒就是一顿猛打。

  眼看两人可能被打死,陈阳并没有阻止。

  这些人,该死!

  陈阳收回目光,身形一动,正打算继续去找杜浩,突然听到赵大龙家猪圈里发出惨叫的声音。

  “啊!”

  “你们……打,打死我,我也不卖祖坟地!”

  这是赵大龙的声音,语气十分虚弱,显然是已经被伤得不轻。

  猪圈里,两名恶徒,手里拿着清洁猪粪的木钉耙,不断地打在赵大龙的身上。

  赵大龙强壮的身躯已经满是血红色,身上沾满了猪粪,口中涌出鲜血来。

  猪圈里的几只猪,被吓得躲在角落,不敢动弹。

  “卧槽尼玛,让你反抗,看我不打死你。”

  两名恶徒叫骂着,手中的木钉耙又要落下。

  可他们的钉耙还没挥出去,一道人影从猪圈外腾空冲了进来。

  他们回头一看,还没看清楚,就分别被踢中一脚,飞向猪圈角落,把躲在那里的几只猪吓得四散奔逃。

  “大龙叔,你没事吧。”

  陈阳扶起赵大龙,把他扶出猪圈,给他服下一颗疗伤丹药后,来不及多说什么,立刻朝着村子里继续搜索。

  杜浩带来的五百名恶徒,仗着有副县长杜庚撑腰,简直是无恶不作。

  此刻不知道有多少人,趁乱在侮辱女人,殴打男人。

  赵家村的村民,遭受着这无妄之灾。

  赵家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陈阳此刻要把所有人都救下来,他实在是分身乏术。

  只有一个办法,尽快找到杜浩,挟持他,让他下令这些恶徒住手,这样才能解除赵家村的危机。

  不然的话,不知道多少人会受到伤害。

  可一时半会,陈阳却没发现杜浩的踪迹。

  而且他遇到有人遭受危险,他也不能坐视不理,还要花时间救下来。

  终于,在救下赵财宝的时候,他从一名恶徒口中,逼问出了杜浩的下落。

  杜浩这个混蛋,竟然让人抬着他去了赵家祠堂。

  他不仅要挖了祖坟,还要把传承数百年的赵家老祠堂给拆了,让赵家村彻底失去根基。

  “这个丧尽天良的家伙!”

  陈阳咬牙喝骂,飞速朝着赵家祠堂赶过去。

  很快,他就到了祠堂。

  赵家村不富裕,祠堂修建得很简单,但却非常整齐干净。

  陈阳到了的时候,只见祠堂门口两只雕刻并不精致的石狮子,已经被人推倒在地。

  祠堂上方的“赵祠”牌匾也扔在地上,断裂成了两截。

  祠堂门口,杜浩坐在椅子上,对三名正往祠堂里走的恶徒吩咐道:“把里面的牌位全都砸了,供桌、贡品、香火全都毁了。赵家村的这些王八蛋,根本不配下葬,不配拥有祠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