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494章 折磨

  刷刷刷……

  陶小桐抓起地上的几把砍刀,朝着吓破胆逃跑的混混扔щww

  砍刀旋转着,在空中划过,砍在了几名混混的腿上,他们当场倒地。

  转瞬的功夫,杜浩带来的人,全都被陶小桐解决,失去了战斗力。

  除了最后被砍倒的几人,其他人都是被陶小桐踩断了肩膀。

  这种简单暴力的方式,令人瞠目结舌。

  一时间,所有人呆立当场。

  “师傅说过,探人墓穴可以,但不能挖别人的尸骨。你这样挖掘赵家村的祖坟,令赵家先人尸骨暴露,人人得而诛之。”

  陶小桐看着杜浩说道,语气愤怒,打破了沉寂。

  杜浩打了个冷战,吓得面色惨白。

  眼前这个小道姑的战斗力,超过了他的见闻,让他感到害怕。

  他战战兢兢道:“你……你想干什么?我可告诉你呀,我哥哥是申邡县的县长,你如果敢伤害我,这整个赵家村都得完蛋。”

  “完蛋!?哼,杜浩,你也不看看局势,竟然还敢威胁我们。”

  “杜浩,你信不信,你走不出赵家村。”

  “龟儿子,老子一锄头砸死你。”

  村民们激动地叫骂道,吓得杜浩不住地往后退,脚后跟绊在了突出地面的树根上,噗通摔在地上。

  “哈哈哈……”

  村民们看着杜浩狼狈的样子,都笑了起来。

  杜浩咬牙切齿,但却不敢再叫嚣。

  陶小桐厌恶地看了眼杜浩,转头对陈阳道:“师兄,接下来怎么办?”

  “交给我。”

  陈阳对陶小桐点了下头,走上前去,俯视着跌倒在地的杜浩,问道:“炳林叔在哪?”

  闻言,众人愣了下,不知陈阳为何突然问起了村长赵炳林的下落。

  杜浩目光躲闪了下,道:“赵村长拿了买地的钱,进县城了。”

  “你以为我会相信?”

  陈阳双目一瞪,沉声道:“炳林叔当了这么多年村长,从来没有干过背叛赵家村的事,你那份买地合约,肯定是逼他签的。说,现在炳林叔在哪里?”

  最后这句话,陈阳声色俱厉地喊出来,把杜浩吓得直哆嗦。

  不过,他不敢承认,摇头道:“我不知道赵炳林在哪。”

  “不说是吧?”

  陈阳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意,一巴掌抽在了杜浩的脸上。

  啪的一声。

  杜浩的脸颊立刻就肿了起来,嘴巴里腮帮子被抽得稀烂,鲜血从口中流出,还落下来两颗后槽牙。

  “说,炳林叔在哪?”

  陈阳又喝问道。

  这次没等杜浩开口,他反手一耳光,把杜浩另一边脸颊也抽得红肿起来。

  啪。

  清脆的响声,在山林间回荡。

  杜浩的脸肿成了猪头,嘴巴里口水和鲜血混在一起流出来,因为口腔发麻,他无法控制嘴巴。

  他双手挡住脸,大着舌头喊道:“别,别打了,我说,我说。赵炳林就在他家里,没去别的地方。”

  “小狗儿,去炳林叔家看看。”

  陈阳回头对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喊道。

  少年小时候和陈阳玩过,那时候把调皮捣蛋的陈阳当成偶像。

  这会听到陈阳的话,他立即就朝着村子里跑去。

  不一会,他扶着一名干瘦的中年人,从村子的方向走了过来。

  那名中年人,正是村长赵炳林。

  赵炳林身强体壮,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壮汉,干活是一把好手。

  可是现在,赵炳林瘦成了皮包骨头,神色憔悴,背部佝偻,整个人就像弯曲的竹竿,显然是经受了不轻的折磨。

  见此,赵家村的人都是皱起了眉头。

  其实一开始他们就觉得赵炳林不会背叛赵家村,但是看到卖地协议的时候,大家就彻底的愤怒了。

  此刻见到赵炳林这副模样,众人这才知道,大家是错怪了村长。

  赵炳林有些颤颤巍巍地走过来,陈阳上前扶住赵炳林,悄悄度过去一缕真气,赵炳林原本苍白的脸色,多了几分生气,背也打直了些。

  陈阳问道:“炳林叔,发生了什么事?”

  赵炳林露出自责的表情,看向村民们,道:“杜浩那个龟儿子,他逼我签了卖地协议,说我不签的话,就把我一岁半的孙子扔到河里淹死。我没有办法,只能签了卖地协议。各位,是我赵炳林对不起村子,对不起大家。”

  听到这话,众人一惊。

  杜浩竟然拿一岁半的小孩威胁赵炳林,这实在是太可恶了。

  “村长,你小孙子的生命受到威胁,你也无能为力,这事我们不怪你。”

  “村长,没关系,协议已经被陈阳撕了,没用了。”

  “杜浩这个王八蛋,真是恶毒。村长,你别把这事放在心上。”

  村民们并没有责怪赵炳林,纷纷出言劝慰。

  赵炳林一阵感动,接着道:“本来签了协议之后,我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让大家有所准备。可是没料到,赵炳林竟然把我关在一个木箱,里面一片黑暗,只有一缕光从缝隙透进来,我大声呼救,也没人能听见。他们每天只给我半个面包和半瓶矿泉水,吃喝拉撒全在箱子里,我……”

  说到这里,赵炳林有些激动,身体颤抖,说不下去。

  大家无法想象,赵炳林竟然经受了这样非人的折磨,杜浩简直是丧尽天良。

  如果不是今天把赵炳林救出来,或许他死在那个木箱里也说不定。

  村民们都是怒火中烧,目光狠狠地盯着杜浩。

  赵炳林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他看了眼周围受伤的混混们,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这些人是杜浩带来挖我们祖坟的人吗,都被你们打倒了?”

  有人说道:“这些人是县城里的混混,杜浩带来想要砍咱们,但是都被小桐打败了。”

  赵炳林看向身着道袍的陶小桐,点头道:“小桐不愧是李道长的徒弟,果然厉害。咦,阳子也在呀。”

  这时,赵炳林注意到了陈阳。

  他问道:“对了,杜浩那个恶棍呢?可不能放他走。”

  “炳林叔,杜浩在这里。”

  陈阳指了指旁边脸肿成猪头的杜浩,把赵炳林吓了一跳,差点没认出来。

  仔细一看,发现还真是杜浩,赵炳林一下就激动了。

  “马勒逼的,老子弄死你。”

  赵炳林大骂道,抓起地上一块石头,就朝杜浩脑袋上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