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491章 挖祖坟

  “你们干什么,这可是我们赵家村的祖坟地,埋了我们赵家祖宗,你竟然给我们挖了!”

  “住手,没有我们的允许,你们不能这样做。”

  “停下来,你们这帮王八犊子,我和你们拼了。”

  “不准挖掘,这可是祖坟呀!”

  听到这些声音,陈阳和小师妹对视一眼,两人加快脚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穿过密林和田地,两人终于到了发出声音的地方。

  只见前面山坡上,一帮村民正和一帮外来者对峙,双方人数相当,互不相让。

  陈阳和陶小桐认得赵家村的村民,两人走过去,找到一名老者问道:“赵财宝爷爷,这是怎么回事?”

  老者叫赵财宝,意指招财宝。

  他转头看向陈阳二人,道:“原来是阳子和小桐回来了,你们瞧,这不是有人要挖我们赵家村的祖坟,大家正拦着呢。”

  陈阳仔细打量现场的情况,只见赵家村的青壮村民联结成一排,把一块地围了起来。

  在他们的身后,则是一片坟地。

  虽然这些坟墓都很简陋,但也都有碑,不是乱葬岗。

  此地陈阳认得,是赵家村的祖坟地,赵家村的人死了,全部都葬在这里。

  而在赵家村村民的前面,则是一帮面色凶恶的人,约有五六十人。

  虽然这些人没有吭声,但眼神中的狠劲,却不是村民能够比得上的。

  而且陈阳还看到,他们衣服里鼓鼓囊囊的,显然是藏了武器。

  这些人,一看就是混混,是专门来这里搞事的。

  一名身着西装的中年人,站在混混的前面,脸上带着阴险的冷笑,一言不发,默默地听着村民们的指责。

  他眼神中的不屑,毫不掩饰地暴露出来。

  这些村民,他就完全没当回事。

  看清楚了局势,陈阳向赵财宝问道:“财宝爷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些外来人是干什么的?”

  赵财宝抽了口旱烟,叹息一声:“唉,这事说来晦气,你看到没,那个穿西装的中年人,叫做杜浩,是县里的大老板,有很多钱。而且他哥哥更厉害,是县里的县太爷。就在一个月前,不知道为什么,这杜浩突然出现在我们赵家村,说要买我们的祖坟地。这种事情,我们当然不同意。”

  “于是这杜浩就天天往我们村子里跑,最后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把村长赵炳林给说动了,签字画押,把这块祖坟地卖给了他。”

  听到这里,陈阳有些意外。

  赵炳林的性子,他是知道的,脾气火爆护短,绝对是个男子汉,不可能把祖坟地卖出去。

  他看着赵财宝,问道:“炳林叔把祖坟地卖给了这叫杜浩的人?这怎么可能,炳林叔现在在哪?”

  “不知道去了哪里,杜浩说他拿了钱,自己去县里潇洒去了。”

  赵财宝抖了抖旱烟,脸上露出哀伤之色,感觉村子被赵炳林给出卖了,十分失落。

  陈阳却是心头咯噔一跳,赵炳林不在,很可能是在被逼签字画押之后,被杜浩关了起来。

  他瞥了眼杜浩,面色一沉,对赵财宝道:“财宝爷爷,你继续讲。”

  赵财宝道:“杜浩拿了买卖的契约,他就挨家挨户找上我们,让我们把祖坟迁走,可村里的人都不干。然后他出钱,每迁一户给八百元。于是有两个外姓的白眼狼迁了坟,但也改变不了大局。”

  “后来见说不动我们,杜浩就露出了他的真面目,直接派人来挖我们的祖坟。还好第一天夜里,就被巡山的赵四看见了,向村里人通风报信,阻止了他们挖坟。不过还是慢了点,被他们挖了七八座坟,骨灰盒全都敲碎,骨灰被山风一吹,不知去了哪里。这帮龟儿子,真是太缺德了。”

  说到这里,赵财宝义愤填膺,气得手腕直发抖,连旱烟袋都拿不稳。

  他瞪着杜浩,继续给陈阳和陶小桐讲道:“那些挖坟的人,我们没能抓住,都偷偷溜了。本来以为杜浩会消停,没想到第二天他就带着人到了村里,把巡山的赵四给打了一顿,腿都打断了。”

  这么狠!

  陈阳目光一凛,眼中闪现一抹杀机。

  赵财宝没注意到陈阳的目光,接着讲道:“当时赵四浑身是血,那样子真是可怜。村里凑了钱,把他送到了县里医院,谁知道杜浩派了人守着,不让医生给赵四医治。你说杜浩这人,可不可恶!”

  “不过,赵四也硬气,他硬是没吭一声,让回来的赵六告诉村民,大家一定要守住祖坟,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杜浩得逞。”

  “于是村里的青壮年就组织起来,每天守着祖坟地,杜浩来了好几次,都没敢上山来,瞅两眼,就悄悄地走了。今天他带了这些人来,只怕是要硬来了。”

  说到这里,赵财宝眼中透着绝望。

  在他看来,杜浩有钱,他哥哥还是县太爷,赵家村根本对付不了。

  “师傅说过,挖别人祖坟,这是不对的。”

  陶小桐嘟哝道,目光看向阴徹徹的杜浩,气得握紧了拳头。

  陈阳拍了拍陶小桐的肩膀,沉声道:“别急,小师妹,先看看这王八蛋要玩什么花样。”

  此时,村民拦住杜浩一行,还在不停地叫骂着。

  尤其是几个被挖了祖坟的村民,更是气得直跳脚。

  杜浩一直没有吭声,突然,他往前走了一步,大喊道:“你们谁能做决定的,给我站出来。”

  “哼,老子赵大树,今天就来会会你龟儿子。”

  一名身材壮硕的中年村民,从人群中走出来,站到了杜浩的跟前。

  杜浩看着赵大树,指了指赵大树后面挡住祖坟地的村民,沉声道:“你确定,你能代表他们?”

  赵大树道:“赵炳林背叛了我们,我是大家新推举出来的代理村长。有什么事,你和我说。”

  “好。”

  杜浩点了点头,取出一叠文件,举起来道:“这是赵炳林签字盖章的卖地协议,卖的就是你们背后这块地,白纸黑字,你自己看清楚。”

  赵大树白了杜浩一眼,看也没看文件,冷声道:“你脑子有病?我不识字,你给我看个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