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441章 家屋藏娇

  

  陈阳听到林柔竟然说要和自己喝交杯酒,他是吓了一跳。

  酒后吐真言这句话,还真没有说错。

  林柔两杯酒下肚,就开始吐真言了。

  不过她这酒量,也真是差得不能再差了,只是两杯而已,居然就醉了。

  “行行行,喝了交杯酒,咱们就走。”

  陈阳对林柔敷衍道。

  然后他顺势把林柔杯子里的啤酒倒掉,然后倒上了茶水,递给林柔。

  林柔接过杯子,皱眉道:“这酒怎么是热的?”

  陈阳正打算糊弄两句,只见林柔脑袋点了两下,双眼一闭,朝着桌子上倒下去,却是睡着了。

  他连忙伸手,把林柔的脑袋扶住,心头一阵无语。

  林柔这酒量,绝对是他见过最差的。

  “老板,埋单。”

  陈阳叫了老板,付了钱之后,扶着林柔出了麻辣烫店。

  此时天边落霞氤氲,正是傍晚时分。

  如果这时候把林柔送回家,指不定莫韵声会怀疑是陈阳故意灌了林柔喝酒。

  毕竟林柔这酒量,显然是喝不了酒的。

  陈阳想了想,决定先把林柔带回四合院,等林柔醒来之后,再送她回家。

  只是两杯酒而已,应该醉不了太长时间。

  他把林柔扶着放在自行车前面的横杠上,然后上了车,左手扶着林柔的腰,右手握着龙头,骑车朝四合院回去。

  路上,林柔靠在陈阳的胸口,睡得十分香甜,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像是梦到了什么美好的事情。

  “卧槽,这小子牛逼呀,别人‘捡尸’开车,他也开车,他开自行车。”

  “而且他还捡了个这么漂亮的美人,运气也太好了。”

  “卧槽,怎么我遇不到这么好的事情。”

  旁人见陈阳载着林柔,都是羡慕嫉妒恨。

  污蔑,赤`裸裸的污蔑。

  陈阳心头一阵郁闷,自己对林柔什么都没做,怎么就被人当成了“捡尸”。

  更何况,我是那种在酒吧门外,抱醉酒女人回家的怪蜀黍吗?

  不是,绝逼不是。

  如果遇到这种情况,陈阳还会站出来阻止。

  不一会,陈阳载着林柔回到了四合院,把门关上之后,他抱着林柔回了自己的房间,把林柔放在了床上。

  还好林柔喝得不多,并没有出现呕吐的情况,只是迷迷糊糊地睡觉,嘴里间断地发出低声的梦呓。

  见她没事,陈阳打算去卫生间拧一张毛巾,给她擦擦脸。

  “陈阳,你别走!”

  不料,陈阳刚刚起身,就被林柔拉住坐回了床边。

  林柔转过身来,一把就环抱住了陈阳的腰,身体紧紧地贴在陈阳的后背上,喃喃道:“别走,陪我。”

  背后传来软软的感觉,林柔虽然是纯洁可爱的类型,但并不影响她身体的发育。

  她的身材,和四合院任何女人相比,都毫不逊色。

  感受到背后的体温,暧`昧的氛围让陈阳有些心动。

  不过,他还是把持住,道:“柔柔,你喝醉了,先休息一下。”

  背后没有传来声音,陈阳回头一看,却是发现林柔就那样趴在自己的背上,又睡着了。

  “这丫头!”

  陈阳哑然失笑,摇了摇头,伸手想要把林柔环抱在自己腰上的双手挪开。

  可他刚一用力,林柔就有了反应,死死地抱住,在背后呢喃道:“你别动,就这样。”

  一边说着,林柔还靠得陈阳更紧了。

  而且她还把头放在了陈阳的肩膀上,呼出的气息吹在陈阳的耳朵和脖颈上,让陈阳不止是脖子痒,心里也是痒痒的。

  “你到底是在勾`引我,还是在睡觉呀。”

  陈阳一阵无奈,转头看向把脑袋耷拉在自己肩膀上的林柔,只见林柔双目微闭,表情祥和,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仿佛脱离了世俗,处于另外一种纯净的世界。

  这一瞬间,陈阳真的有种感觉,林柔是仙女,不容任何凡尘俗念所亵渎。

  盯着林柔看了好一会,陈阳发现自己竟是隐隐有些失神。

  他苦笑了下,喃喃道:“即使面对狐媚之体的杨老师,我也没这种感觉,柔柔这是比杨老师还厉害了。”

  摇了摇头,陈阳保持着动作,没有去打扰林柔。

  只要林柔睡得舒服,他给林柔当一会枕头,又有什么关系。

  林柔这次睡着,却是三个小时都没动静。

  陈阳保持坐姿,一动不动地保持了三个小时。

  当然,他并没有不耐烦,这种长时间的静坐,他早已习惯。

  而且他也没闲着,刚才他一直在修炼真气。

  就在这时,林柔的电话突然响了。

  叮铃铃的声音,并没有把林柔从梦想中吵醒。

  电话就在床边,陈阳拿起来一看,是莫韵声打来的。

  “莫阿姨,我是陈阳。”

  “噢,是陈阳呀,柔柔和你在一起呀?”

  “是的,她最近太累,刚才在我家睡着了。等她醒来,我就送她回家。”

  “在你家睡?”

  显然,莫韵声误会了,声音提高了八度,充满了惊讶。

  陈阳解释道:“莫阿姨,你别误会,她只是在睡觉,我没有对她做任何事情。”

  “呃,没什么,那你让她好好休息,明天回来也没关系。”

  什么!我没听错吧!

  陈阳掏了掏耳朵,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莫韵声的话。

  林柔在我家,你让她过夜,这是什么意思?

  你就不怕我把你女儿给那个啥了。

  虽然林柔是养女,但陈阳知道莫韵声是真的把她当亲女儿一样对待。

  现在莫韵声这态度,陈阳怎么觉得是把自己当成了女婿,不然怎会这么放心。

  电话挂断,陈阳见林柔睡得舒服,干脆自己也躺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

  陈阳习惯性醒得很早,看着旁边呼吸平稳的林柔,他实在不忍心打扰,就一直没动。

  突然,院子里传来嘻嘻哈哈的声音。

  “我们现在回来,肯定会给陈阳一个惊喜。”

  “不知道他期末考试考得怎么样。”

  “哈哈,黛寒,她不会趁着你不在家的时候,藏了个小美女在屋里吧。”

  听到这些话,陈阳顿时打了个激灵。

  这未免也太巧了吧,她们怎么这会回来。

  别人金屋藏娇,我这是家屋藏娇,而且两人共处一室,被逮着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