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435章 棘血派

  “各个击破,你在前引诱,我负责击杀。”

  陈阳不是一个喜欢用蛮力的人,他对霸王招呼一声,身形一跃跳上了房梁,隐藏在了黑暗处。

  霸王和陈阳合作已旧,立刻会意,身形一动翻到了二楼走廊栏杆外。

  就在这时,七名上忍,正好推门走了出来。

  霸王两米的身高,十分显眼,一眼就被他们看到。

  “谁,站住。”

  七名上忍喝道,然后朝着霸王抓过去。

  霸王头也不回,从栏杆上一跃跳下了楼宇,落在了地面,然后朝着旁边的树丛跑去。

  见此,七名上忍追了上去。

  房间内,藤原野作没有任何动静。

  在他看来,这里是甲贺流的道馆,即使有人潜伏进来,面对七名上忍,也不可能是对手。

  他淡然地把门关上,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眼看七名上忍,有六名都跟着霸王跳下了楼,剩下最后一名上忍时,陈阳犹如一缕影子,从房梁上跳了下来。

  上忍的实力很强,顿时察觉到背后有人,他猛地回头,同时伸手拔出腰间的短刃。

  他的反应已经够快,可惜,他还是慢了一拍。

  陈阳左手握住上忍的嘴巴,右手扼住他的喉咙,咔嚓,轻松把这名上忍解决。

  他把这名上忍推下楼,跟着跳下去,随着其他上忍身后追上去。

  那六名上忍,都忙着追霸王,却是没注意到,身后的人不是自己的同伴,而是陈阳。

  陈阳不声不响,又做掉了一名上忍。

  不得不说,这种暗杀的方式,非常有效。

  如果正面作战,面对上忍,陈阳有绝对的把握能赢,但不会这么轻松快捷。

  同样的手段,陈阳又杀了两名上忍,最后只剩下三名上忍了。

  “头儿,够了。”

  突然,前面的霸王喊道。

  陈阳看去,只见霸王停下了脚步。

  仅剩的三名上忍,朝着霸王扑过去,呈掎角之势,把霸王团团围了起来,一脸警惕。

  这时他们才发现,身边的同伴,竟然少了四个。

  紧接着,一道身影从后面蹿了上来,三名上忍都以为是同伴,却发现是个不认识的年轻人。

  霸王看向陈阳,指了指三名上忍:“这三个交给我,不然全部被你杀了,那多没意思。”

  “行,你和他们打,我去对付藤原野作。”

  陈阳点了点头,身形一动,朝着藤原野作的住处返回而去。

  见陈阳刚到,然后又离开,三名上忍面面相觑。

  他们不懂华语,不知道陈阳在说什么。

  其中一名上忍想要上前拦截陈阳,却被霸王拦了下来。

  “你们的对手,在这里。”

  霸王眼中透着浓烈的战意,主动朝着三名上忍攻了上去。

  ……

  另外一边,陈阳返回楼宇,发现藤原野作房间里的灯已经熄灭。

  他在柱子上借力踏过,一跃上了楼,然后推开了藤原野作的房门。

  “怎么,有事禀报?刚才潜入进来的是谁?”

  房间里一片昏暗,从内房传来藤原野作的声音。

  陈阳没有说话,一步步朝着里面走去,脚下踩在木地板上,发出嗒嗒嗒的声音。

  “怎么不说话?”

  藤原野作的语气带着不悦,他猛地转头,看向门口。

  本以为是某一位上忍,却不料是个年轻男子。

  “你是谁?”

  藤原野作很镇定,并没有半分惊慌,不疾不徐地起身拿起旁边的衣服,穿在身上后,目光如鹰隼般盯着陈阳。

  身为甲贺流的流主,藤原野作的确有宗师气质。

  陈阳没有说日语,他用华语说道:“藤原野作,我问你,伊国被伏击的华夏军队,是你们甲贺流干的?”

  渡边不是把所有人都杀了吗?为何还有人会找上门来?

  藤原野心听得懂华语,他心头疑惑,但他没有打算掩饰,嚣张地对陈阳道:“对,是我们甲贺流干的,那又如何?”

  “行,你承认就行。”

  陈阳目光中闪过杀意,淡淡地点了点头。

  藤原野作冷哼一声,指着陈阳道:“小子,你很大胆,竟然敢闯入甲贺流的道馆,这完全是自寻死路。你以为利用调虎离山之计,把那几名上忍引走,你就能对付我吗?”

  “不,不是调虎离山之计。”

  陈阳摇了摇头,平静地问道:“藤原野作,我想问你,棘血派是什么?”

  “你刚才偷听了我们讲话?”

  藤原野作眉毛一挑,不敢太过轻视陈阳。

  毕竟刚才八个高手在房里,居然没发现有人在外窥探,说明对方的实力很强。

  至少,隐匿的实力很强。

  “你身为华夏人,连棘血派都不知道吗?”

  藤原野作冷笑嘲讽了陈阳一句,道:“看在你即将死去的份上,我可以告诉你答案。棘血派,是华夏传承数千年的门派,实力强大,甚至比得上少林武当。”

  “比得上少林武当!”

  陈阳皱了下眉头,有些不相信藤原野作的话。

  少林武当在华夏,绝对是武道界的泰山北斗,岂是那么容易能够比肩。

  更何况这个棘血派,陈阳从来没听说过。

  他对藤原野作道:“你夸奖棘血派的这话,说得也太离谱了吧。”

  “哼,你自己没见识,别以为就没有可能。”

  藤原野作冷哼一声,接着道:“棘血派传承已久,只是门派内的人很少在华夏活动罢了。你可要知道,现在日本的忍道各大流派,全都是棘血派的分支。当年正是棘血派的人,把暗器、隐匿、刺杀、易容、剑术等等传到日本,这才形成了现在的忍术。所以说,棘血派是一切忍道流派的鼻祖。”

  听到这话,陈阳心头有些意外。

  毕竟他以前从来没想到,忍术的真正发源地,竟然是华夏。

  见陈阳不说话,藤原野作冷声道:“小子,你这种层次的人,永远不会知道棘血派的存在。以后,你也见识不到棘血派的强大,因为今天,你就会死去。”

  听到这话,陈阳笑道:“藤野野作,你们岛国人不是很骄傲吗?为何你想要投入华夏的棘血派?而且你学习华语,应该也是为了投入棘血派而做准备吧?亏你还是一个流派的流主,真是丢人。”

  “小子,找死!”

  藤原野作自尊心受到刺激,勃然大怒,挥掌便朝陈阳猛攻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