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434章 甲贺流道馆

  陈阳把目光从伊贺流的牌匾上收回,和霸王继续往甲贺流的道馆走去。

  他决定待会要问问甲贺流流主藤原野作,看看为何日本忍道流派,最近都在寻找各种秘典。

  他总觉得,其中有内情。

  不一会,两人到了甲贺流道馆的门外,道馆大门斑驳,牌匾陈旧,但擦得透亮。

  道馆大门敞开着,门口没有人守卫。

  忍者已经习惯了隐藏,哪怕是守卫道馆,他们也是藏在了暗处。

  “藤原野作交给我。”

  进门之前,陈阳对霸王道。

  霸王点了点头,脸上露出兴奋的笑意:“行,其他的上忍交给我,足够玩了。”

  嘴巴上说是玩,但霸王知道,被上忍围攻,他的压力会很大。

  不过,他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

  两人迈步朝着门里走去,突然,从门的上方传来日语:“站住,你们是谁?”

  陈阳听到声音,抬头看去,只见门框上方有个小拇指大小的喇叭,声音正是从这个喇叭里传来。

  “这些忍者,也藏得太深了,难道就这么不敢露面?”

  陈阳摇了摇头,没有理会,给霸王使了个眼色,两人继续朝着里面走去。

  他们刚刚迈过门槛,簌簌的声音从门内门外的灌木丛里传来。

  嗖嗖嗖……

  六道身影,分别从前后左右出现,把他们堵在了门口。

  这六人都穿着忍者服,刚才藏在暗处,仿佛与黑夜融为了一体。

  不过,陈阳和霸王经验老到,早就发现了他们的踪迹。

  忍者厉声喝问道:“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霸王一脸茫然,转头看向陈阳:“他们说什么?”

  陈阳道:“问你想干什么。”

  霸王道:“我来杀人,用日语怎么说?”

  一听这话,陈阳乐了。

  他指了指霸王的拳头,笑道:“你用拳头告诉他们呀。”

  “好吧。”

  霸王无奈地耸了耸肩,陡然间,他动了。

  他身高两米,腿长手长,一步跨出,对方数名忍者都被笼罩在他的攻势之下。

  这些守门的不过是下忍,实力低微,哪里躲得过霸王的攻击。

  眨眼的功夫,没等对方发出警戒的声音,霸王就已经把对方全都放翻在了地上。

  “走吧,藤原野作应该住在最里面。”

  解决了六名下忍,陈阳和霸王继续朝着里面走去。

  之后一路上,两人又遇到了七个暗哨,总共三十二人,全部都轻松解决。

  他们没有留手,都是一击必杀。

  不一会,两人已是到了甲贺流道馆的内院深处。

  前方一座华夏唐朝建筑风格的楼宇,矗立在湖边,二楼一个房间亮着微光,楼宇倒影在湖面,波光摇曳,这副画面很有几分美感。

  透过房间内的人影,陈阳发现里面有八个人。

  这么晚了,这些人聚在一起,肯定是有要事商议。

  “霸王,待会别急着动手,先看看他们在干什么。”

  陈阳叮嘱了霸王一句,两人这才轻手轻脚地上了楼。

  也许是认为道馆内岗哨严密,房里的人一点也没发现陈阳二人靠近。

  透过窗户缝隙,陈阳和霸王朝里看去。

  只见房间内,八个人席地而坐,其中一人坐在上首,另外七人都背对着房门。

  上首那人,约有五十多岁,头发微白,面相威严,身着一件黑色的忍者服,整个人气势内敛而磅礴,给人一种宗师的感觉。

  此人,正是甲贺流的流主,藤原野作。

  而背对房门的七个人,通过他们的衣着判断,应该都是甲贺流的上忍。

  “渡边,此次没能找到,你可知错?”

  藤原野作看着一名上忍,冷声问道。

  “流主大人,对不起,我以为在那帮华夏军人的手里,没想到却并不是这样。你放心,我再去伊国一趟,保证把找到。”

  “被华夏的青城派拿走,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

  “流主大人,请你处罚我。”

  “算了,你杀了那么多华夏人,也算是立功。不过唯一做得不好的,竟是留下了一个活口。”

  “流主大人放心,那人绝对活不了。”

  “活不了就好,不然被华夏知道是我们袭击了他们,事情可就麻烦了。”

  说到这里,藤原野作转头看向另外一名上忍,问道:“长野君,你和华夏的棘血派,沟通得怎么样了?”

  长野道:“棘血派之前放出话来,只要忍道流派谁能拿出一部古籍秘典,就可以回归华夏棘血派。之后,我已经与他们的代言人沟通过,这话千真万确。只要我们能拿出、这种古籍,便能立刻回归棘血派。”

  藤原野作点了点头,向往道:“只要能回归棘血派,我们甲贺流得到棘血派的支持,必将成为日本第一忍道流派。到时候就连现在最鼎盛的井野流,也必须听从我们的号令。”

  另一名上忍道:“流主大人,据我所知,伊贺流派人去了华夏苗部,想要偷盗。不如,我们也打这的主意。”

  长野道:“井上君,看来你还不知道,伊贺流的东野明吾已经被人杀了。”

  “怎么回事?”

  “华夏能人辈出,东野明吾自己运气不好,遇到了高手。”

  听到这些话,藤原野作沉吟道:“如果我们能知道其他古籍的下落,便能做更多的准备,可惜古籍都隐藏得很深,我们只知道这几门。”

  “华夏各大门派,都有收藏古籍,可是,我们又哪里来的实力敢去招惹。”

  “那些高门大派,有的甚至比棘血派还厉害,别到时候偷了古籍,最后棘血派却不接收。”

  藤原野作打住话题,道:“还是不要谈别的,目前我们的主要精力,就用在获取上,这是我们回归棘血派唯一的机会。”

  “是,流主大人。”

  七名上忍,齐声应道。

  霸王不懂日语,听得是满头雾水。

  陈阳却是心头充满疑惑,棘血派是哪个门派,他在华夏从来没听过。

  而且忍道流派为何都想回归华夏的棘血派?

  棘血派和忍道有什么关系?

  来不及细想,房间里的谈话结束,七名上忍纷纷起身,朝着门外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