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424章 七曜花

  听到乔黛寒只剩最后一口气,陈阳面色十分凝重,径直往病房里走去。

  乔家其他人都留在了门外,乔山、乔宇和乔修锐三位至亲,跟着陈阳一起进了病房。

  “姐姐,阳哥来看你了。”

  乔修锐走到病床边,他虽然在外很有几分硬气,但此刻却是潸然泪下。

  不过他的话,乔黛寒根本听不见,没有任何反应。

  陈阳朝着病床上看去,只见乔黛寒面色铁青,双目紧闭,脸上满是伤痕,露出在被子外的手臂也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

  也许是医生认为无法救治,她的身上除了一个心跳监测仪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的医疗器械,也没有输液。

  那心跳检测仪显示,乔黛寒的心跳此刻十分紊乱,毫无规律可言。

  陈阳神情沉重,走到乔黛寒身边,抓起她的手把了把脉,心头咯噔一跳,面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乔山说得没错,乔黛寒现在的情况,几乎等同于死人。

  “不行,我一定要救小寒寒。”

  陈阳目光坚定,取出了醒真丹。

  神秘老者一共给了他三颗,除去自己服用和救人用,现在他还剩最后半颗。

  这丹药蕴含大量真气,只要能够在体内化开,等同于疗伤药。

  在乔山等人的注视下,陈阳把醒真丹给乔黛寒服了下去,将乔黛寒的被子掀开,把手伸进乔黛寒的衣服里,真气渡过去,运用外力,帮乔黛寒化开药力。

  可是没想到,乔黛寒的经脉阻塞,身体器官衰竭,药力虽然化开,但却根本无法到达她的身体各处。

  “你们先出去,我要给她治疗。”

  陈阳回头对乔山等人道。

  乔山目光一亮,语气颤抖道:“陈阳,黛寒她有救?”

  “不确定,你们先出去吧。”

  陈阳的语气有些不耐烦,现在是争分夺秒的时刻,乔山怎么就那么多废话。

  乔山等人会意,连忙退出了病房。

  陈阳把门锁了起来,病床旁边的帘子拉上,这样一来,外面就看不到里面发生的事情了。

  接着,他脱掉了乔黛寒的衣服,露出了一句绝美的身材。

  而且乔黛寒因为长期在军中训练,她的腹部有几块可爱的小腹肌。

  不过此刻乔黛寒身上布满伤痕,却是让陈阳看得十分心痛。

  陈阳拿出银针,在乔黛寒身上施针,花了十多分钟,终于把阻塞的筋脉梳理,醒真丹的药力进入到乔黛寒的身体各处。

  可是对于碎裂的内脏,陈阳却一时想不出办法来。

  他把银针取出,沉思了好半晌,发现以自己现在的医术,完全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他的医术的确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但却做不到起死回生。

  “先吊住她一口气,再想办法。”

  陈阳拿定主意,开始对乔黛寒的心脏施针,通过刺激心脏来保持供血。

  然后他又在乔黛寒的头上插入银针,让乔黛寒的大脑保持轻度活跃,不然意识只要完全消失,那么就会死得很快。

  做完这一切,陈阳走出了病房。

  “怎么样?”

  乔山、乔宇和乔修锐不约而同问道。

  陈阳沉声道:“我没办法救她,只是吊住了她的命,她只有七天的时间可以活,我会在这七天内,找到救她的办法。”

  乔山眉头一皱:“那要是找不到办法呢?”

  “一定会有办法的。”

  陈阳语气十分坚定,语气不容置疑。

  他看向乔山,问道:“乔爷爷,黛寒在伊国发生了什么,是被谁伏击的?”

  乔山道:“不知道,他们一队人全部被杀害,只有她勉强留了口气活着。目前伊国和华夏都在调查此事,但还没有确切的线索。也许只有等黛寒醒过来,才能知道是谁伏击了他们。”

  陈阳目光中透着杀机,冷声道:“无论是谁,我都会让其付出血的代价。”

  说完这句话,陈阳转身下楼出了医院。

  到了医院外,他拿出电话,给师傅打过去。

  现在遇到乔黛寒这种情况,他唯一想到能有办法的人,就是师傅。

  电话接通后,陈阳把乔黛寒的情况说明,电话那头老李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然后道:“你虽然吊住了她的命,让她可以多活七天,但她现在这种情况,相当于已经死了。”

  陈阳眉头一皱:“老李,你的意思,她活不了?”

  “办法倒是有,不过……”

  “不管怎样,只要有办法,我就一定要救小寒寒。”

  “你听过七曜花吗?”

  陈阳眉毛一挑:“听过,能够起死回生,肉白骨,明生灵,活死人。不过七曜花不是传说吗?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

  “七曜花的确存在。”

  “啊!真的?老李你可别和我开玩笑,如果真的有七曜花,那么小寒寒就有救了。”

  “七曜花有倒是有,不过存世的太少,据我所知,目前有三棵七曜花,掌握在三个不同的势力手中。”

  “不管是哪个势力,就算交上我的性命,我也要帮小寒寒拿到手。”

  “话可不能这样说,你知道那三个势力有多强吗?即使是你,也很难与之抗衡。”

  老李哂笑一声,语气中透着几分郑重。

  停顿了下,他接着道:“其中之一,收藏在长白山天山派手中,这你就不用想了;另外一颗七曜花,据说在南海某个势力,我猜测应该是普陀山,你也别再打这颗的主意。倒是最后一颗七曜花,你可以想想办法。”

  天山派和普陀山,都是华夏顶尖大派,陈阳自问虽然牛逼,但和别人八竿子打不着关系,想要去求得七曜花,别人只怕见也不会见他。

  至于去硬抢,那就更是作死。

  剩下唯一的机会,他问道:“老李,最后一颗在谁的手里?”

  “西非佣兵之王马菲。”

  马菲!

  陈阳眉毛一挑,眼中露出坚定之色。

  即使这看起来最好的机会,也是无比的艰难。

  马菲和普陀山、天山派比起来差远了,但他号称西非佣兵之王,实力也是相当庞大。

  不过陈阳没有犹豫,对师傅说道:“好,我去非洲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