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397章 丧尽天良(7更)

  陈阳转头看向发出声音的人,是一名红狼部守夜的部卫,约有十八九岁。

  他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小伙子别紧张,我没有恶意。”

  部卫不满道:“你才多大年龄,说话老气横秋的,我可不是小伙子。”

  陈阳笑道:“好吧,尊敬的勇士,请你去通知一下王奎,就说‘上帝’来了,有要事和他一叙。”

  年轻部卫却是一条筋,瞪眼道:“我们不信耶稣,我们信巫神,你如果要找靠山,‘上帝’没用。还有,不要直呼理老的名字,这是对他不敬。”

  如果不是看在王奎的面子上,陈阳真想揍这傻小子一顿。

  他瘪了瘪嘴,道:“行,那你去通知理老,就说是陈阳到了。”

  “嗯,你等等。”

  见陈阳也不像坏人,年轻部卫转身离开,去通知王奎了。

  不一会,年轻部卫回来,对陈阳道:“理老让你先去他家等着,他明天见你。”

  去他家等,而且明天才见我!

  这老小子,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竟然不出来迎接我?

  不对,王奎老小子可不会这么托大。

  见年轻部卫一个人回来,陈阳皱了下眉头,觉得事有蹊跷,多留了个心眼。

  “谢了。”

  他对年轻部卫道了声谢,朝着红狼部领地最中央的吊脚楼走去。

  红狼部的理老王奎,就住在那里。

  说起上次来到红狼部,已经是十年前的时候了。

  当时王奎的儿子在外游历,招惹了武道世家一位极强厉害的强者,对方直杀到了红狼部来,整个红狼部都无人能敌。

  正好陈阳从红狼部路过,本来他不想暴露行踪,但当时看不惯那名嚣张的强者,于是出手把对方赶走。

  本来以为没事了,谁料到那人竟然带了一大群人来寻仇。

  陈阳不想大开杀戒,而且担心红狼部族人会无辜受伤,于是他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得知他是黑旗的首领“上帝”,对方不得不卖他面子,就此撤退。

  也正因为此,红狼部理老王奎,把陈阳当成了救下整个红狼部的恩人,对他十分敬重。

  如果不是年龄比陈阳大太多,王奎差点就要拜陈阳为大哥了。

  可是今天,陈阳到了红狼部,王奎居然没有亲自来接,这就有些古怪了。

  到了王奎的吊脚楼,因为已经夜深,里面静悄悄的,门口的两名部卫也有些打瞌睡。

  “王奎衷心拥护苗王,绝不可能听东野明吾的话,去和施永航联手攻打苗殿。他今天又没来接我,莫非是被人控制起来了不成?”

  陈阳望着吊脚楼的门洞,思索了下,没有从正门进去,而是悄悄地绕到了吊脚楼的后面。

  此时也不是特别时期,这座吊脚楼的防卫却很严密,背面居然也有人巡逻守卫。

  陈阳不费吹灰之力,悄悄把两名巡逻的部卫打晕,然后攀上了楼。

  “唔唔唔……”

  经过二楼某个房间窗外时,屋里的声音,引起了陈阳的注意。

  他停下往上攀爬的动作,嗅了嗅鼻子,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从房间里传来,让他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看来王奎这里果然出了问题。”

  陈阳心头暗道,透过窗户缝隙朝着房间里看去,因为角度的关系,他只能看到紧闭的房门,其他什么都看不见。

  而“唔唔唔”的声音,是从窗户左边的隔间传来,像是有人被堵住了嘴巴在喊叫,而且不止一个人。

  “进去看看。”

  陈阳拿定主意,用力拉开了从里面锁了的窗户,悄悄地潜伏了进去。

  这个房间很大,分为两个隔间,外面是客厅,里面应该是卧房。

  客厅中间地板上铺着一张虎皮,墙上挂着弓箭、弯刀,以及一把明晃晃的军刀。

  “竟然是王奎的房间。”

  陈阳想起来,这个房间他来过,而那把军刀,正是当年他送给王奎的。

  “唔唔唔……”

  声音还在响起,像是有人在挣扎。

  陈阳没有多想,快步走到了发出声音的卧房。

  只见卧房内,好几个女子横七竖八躺在地上,她们全都光着身子,身上顶多就戴着苗部头饰,身体被绳索紧紧地绑着,勒出一道道血痕,嘴巴塞了毛巾,眼睛蒙了黑布,在地上扭动挣扎,嘴里发出“唔唔唔”的呼声。

  其中两名女子,身上横七竖八的满是刀痕,皮肉翻开,鲜血凝固,看起来极为渗人。她们一直在哭,可是嘴巴堵住无法发出声音,只能唔唔唔的惨叫。

  而旁边还有两人已经死了,她们的身体被破坏得不成样子,尤其是胸口,更是有一个个深深的牙痕,人类的牙痕。

  眼前的一幕,彻底点燃了陈阳胸中的怒火。

  做出这一切的人,简直是丧尽天良,人神共愤!

  “谁干的,我一定要让他承受更巨大的痛苦。”

  陈阳目光一片冰冷,眼中杀意弥漫。

  虽然这里是王奎的房间,但他知道,王奎绝对干不出这种事情来,因为所有的红狼部族人,都是他最爱护的人。

  “明天把大祭司、里正、部卫统领都叫过来,我有要事和他们商量。”

  “是的,理老。”

  陈阳正打算帮几名女子解开绳索,门外突然传来声音。

  听声音,应该是王奎。

  可是这道声音,却比王奎沙哑了几分,像是感冒了一般。

  陈阳连忙藏到了卧房的屏风后,他刚刚站定,房门就被推开。

  他透过屏风缝隙,看到一名身着苗部盛装的男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男子约有五十多岁,身材健硕高大,可是脸上却没有什么肉,唇上有一瞥胡子,可不就是王奎。

  “王奎?!”

  陈阳皱了下眉头,随即看到男子行走的动作,他心头却是暗暗摇头,此人步履轻盈无声,绝非大大咧咧的王奎。

  可是,他的面容却和王奎一模一样。

  陈阳暗道:“看来有人易容成了王奎,把红狼部的人都给骗了。”

  嘎吱。

  房门关上,“王奎”转身后,原本威严的脸上,露出了阴沉淫`邪的表情,急匆匆地走进了卧房。

  他看着地上被捆绑的红狼部女子,眼中冒着光芒,犹如欣赏艺术品一般,自言自语道:“这些苗部的女子,身体天然纯洁,别的地方却是没那么容易找到。嘿嘿,我可要好好玩弄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