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395章 实力的差距

  吾先生思索片刻,对施永航道:“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根本没有中毒,那个叫陈阳的小子,是在骗你?”

  闻言,窗外的陈阳暗道一声厉害,没想到自己的小把戏被对方看出了端倪。

  “骗我?”

  施永航眉毛一挑,狐疑道:“不会吧,这种事,他怎么会骗我?而且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三天后毒药发作,我的骨骼全部腐化,到时候有解药也来不及了。”

  吾先生道:“说得对,他骗你也只是我的猜测,目前你还是要想办法弄到解药才行。”

  施永航狠声道:“先把那小子关一天,明晚我再慢慢玩他,看是他的骨头硬,还是嘴硬。”

  吾先生捏了捏下巴,面露思索之色,沉吟道:“你还是警惕点,我总觉得,那小子的份有些可疑。”

  施永航不以为意,冷笑道:“吾先生,你多虑了。那小子关在你专门建造的铁牢里,就算有三头六臂,他也逃不出来。”

  吾先生赞同地点了点头:“说得也对,那铁牢即使是暗劲高手,想要破坏也得费些功夫,一般人根本无法撼动。”

  说着,吾先生站起,对施永航道:“这边的事就交给你了,雇佣军也留下来听你指挥,我前往红狼部,帮你联络援军,届时一起向苗发起攻击,推翻苗王。”

  红狼部也参与了此事?!

  陈阳眉毛一挑,暗暗心惊:“看来这件事他们已经谋划已久,居然连红狼部也参与了进来。”

  红狼部是苗部九大部族之一,实力仅在苍月部之下,是苗部的中坚力量。

  苍月部有红狼部协助,加上雇佣军,他们的战力就更强了。

  如果他们能隐秘行动,到时候突然袭击,杀苗王个措手不及,还真有可能将苗王推翻。

  可是红狼部一直是苗王的忠实拥趸,当年五部叛乱,红狼部先士卒,如今怎会背叛苗王,和施永航勾结?

  “看来这件事,越来越复杂了。”

  陈阳面露凝重之色,苗部如果大乱,可不是好事,到时候整个华夏局势都将受到牵连。

  “吾先生,联系红狼部的事,就拜托你了。”

  施永航站起,郑重对吾先生拱了拱手。

  吾先生道:“嗯,记得把解药拿到手。还有关正的命绝不能留,否则他活着,必将影响你对苍月部的控制。”

  说起关正,施永航眼中满是怨恨,沉声道:“关正处心积虑,想要抢我理老之位,我绝不容他。这一次,他必死。”

  吾先生点了点头,便向施永航告辞,离开了吊脚楼。

  陈阳没有跟上吾先生,而是等吾先生走了之后,他这才从窗户跳进了房间。

  “谁?”

  施永航猛地转头,当他看到陈阳时,他脸上满是意外之色。

  不过他终究是老江湖,瞬间就镇定下来,拔出腰间的弯刀,就朝陈阳攻了上来。

  陈阳没有留手,一掌拍掉施永航的弯刀,手掌顺势往前一探,速度快如雷霆,施永航根本来不及反应,咽喉已经被陈阳捏在了手里。

  “好快!”

  施永航面色一变,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

  他知道陈阳是高手,可却没料到竟然会这么强,完全是碾压他。

  要知道他在整个苗部,也是排名前五的高手,但却不是陈阳一合之敌,这简直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你是谁?”

  施永航面色一沉,向陈阳问道。

  他相信陈阳绝对不是籍籍无名之辈,肯定是华夏,乃至全世界都有名的高手。

  陈阳看着施永航,戏谑道:“你现在被我控制,你竟然问我是谁,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就你这智商,居然也能当理老,依我看,你早就应该把位置还给关正了。”

  “哼!”

  施永航冷哼一声,道:“刚才是你偷袭,否则的话,你未必是我对手。而且我中了你的化骨散,四肢无力,你不过是趁人之危罢了。”

  “哈哈哈……”

  陈阳笑了起来,把施永航笑得满脸茫然的表,气得眼中如喷出火来。

  “笑什么笑?”

  施永航气愤道。

  陈阳道:“你真以为自己中了化骨散?”

  施永航愣了下,道:“不然呢?”

  陈阳笑道:“化骨散不过是我随口说的,你当时手上沾的不过是黑灰罢了,根本不是毒药。”

  什么,黑灰!

  闻言,施永航嘴角一抽,这才知道自己被耍了,难怪中了毒之后,体没有任何异样。

  他脸上露出尴尬之色,狠狠地瞪着陈阳,心头郁闷不已。

  陈阳收起笑意,问道:“刚才那个吾先生是谁?”

  “我为苍月部理老,苗部的勇士,岂会受到你的威胁,我不会告诉你的。”

  施永航了,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

  陈阳鄙夷道:“就你?也配称自己为苗部勇士?你也真是够不要脸的,苗部勇士无论遇到任何困难,哪怕内部战斗得再厉害,也不会借助外界的力量,而你却利用雇佣军,真是丢尽了苍月部的脸。”

  施永航道:“关正不也一样让你出手,难道他就是勇士?”

  “你竟然把自己和他相提并论,你根本不配。”

  陈阳摇了摇头,捏着施永航咽喉的右手用力握了下,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告诉我吾先生的份,以及你们的全盘计划。”

  施永航瞪着陈阳,道:“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而且这里全都是武装完备的雇佣军,你走不掉的。”

  “地下的铁牢,你们也认为我出不来,我不也出来了。”

  陈阳不屑一笑,手掌用力捏下去。

  “唔唔唔……”

  施永航喘不过气来,眼中终于露出惊恐之色,挥拳便朝陈阳打来。

  陈阳另一只手,闪电般抓住他的手臂,顺势摸到肩膀,往下一拉,把施永航的手臂卸了下来。

  他速度极快,如法炮制,又把施永航另一只手臂弄得脱臼。

  施永航想要用脚踢陈阳,陈阳一脚踩下去,把他两只脚掌都踩在了脚下,脚都给他踩扁了,犹如固定在地上,无法动弹。

  好强!

  施永航震惊了,面对陈阳,他产生了无力抗衡的感觉。

  陈阳淡然道:“这就是实力的差距,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信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