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393章 我故意的

  “我们现在,只需要等一个人来,就能从这个牢里出去了。”

  陈阳一脸淡定,靠在墙角坐下,拿出烟抽了起来。

  见此,关正是一阵无语,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

  他问道:“我们等谁?”

  陈阳道:“施永航的儿子,施斩。”

  关正一头雾水,疑惑道:“施斩恨不得杀了你,而且施永航还没从你那里得到解药,施斩怎会放我们出去?”

  陈阳指了指电磁场锁定的铁牢房:“施斩不会放我们出去,但是他会打开这个门?”

  关正更是懵了,挠了挠脑袋,问道:“打开这个门,什么意思?”

  陈阳看了眼关兮月:“因为他要放兮月出去。”

  关正皱眉道:“放兮月出去?”

  陈阳笃定道:“他一定会来的,应该就在今天晚上。”

  关正是越听越糊涂,他看了眼同样处于茫然状态的关兮月,转头对陈阳道:“为什么施斩要把兮月放出去,那小子和施永航一样,都不是好东西,而且说把兮月抓进来的人就是他。”

  陈阳道:“正是因为他让人把兮月抓进来,所以他会来把兮月带走,不过不是放兮月离开。”

  闻言,关正略一思忖,顿时明白了过来,一掌拍在铁墙上,怒道:“这个混小子,竟然如此恶毒,原来是打了我女儿的歪主意。”

  关兮月也明白过来,俏脸一红,气呼呼地嘟哝道:“他真是个大坏蛋。<>”

  陈阳道:“管他坏不坏,待会他来开门,到时候就是我们的机会。”

  关正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担忧之色,道:“可是,外面还有那么多雇佣军,出去之后,只怕我们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够离开这座吊脚楼。”

  陈阳道:“到时候出了牢房,你们在这里等我,我解决了外面的人,就回来接你们。”

  “解决外面的人?”

  关正一脸疑惑,问道:“你怎么解决?”

  陈阳淡定道:“放心,总之我有办法。”

  关正道:“你有办法?那你干嘛还要被关进这个铁牢里?”

  陈阳道:“我故意的,如果在外面开战的话,太多苍月部族人,一百多冲锋枪同时开火,苍月部族人肯定会被误伤,所以我才进来。”

  “啊,原来是因为这个!”

  关正明白过来,脸上露出感激之色。

  当时那种危机时刻,关正根本没想过这么多,而陈阳却还在意苍月部族人的安危,让关正心头一阵感动。

  突然,关正想起中毒的施永航,他脸上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对陈阳道:“难道你也是要用毒药,来对付那些雇佣兵?”

  陈阳摇头道:“我根本不会用毒。”

  关正道:“不会用毒?可是刚才施永航明明中了你的化骨散呀?”

  陈阳道:“那是我骗他的罢了,我只是在银针上弄了些黑灰,不是毒药,他洗干净之后就什么事都没了。<>”

  “骗他的!?”

  关正眼中露出赞赏之色,陈阳这着棋实在让人想不到。

  而且在那种危机关头,陈阳能一瞬间做出决定并实行,而且没有露出破绽,这份淡定,可不是谁都有的。

  不过让陈阳去对付施永航,他却是不会答应。

  他看着陈阳,正色道:“待会出了地牢,你带兮月先走,我给你们断后。”

  “关叔叔,你们都听我的,我绝对可以解决这件事。如果你非得按你的方法来,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陈阳一点也没给关正留脸面,直接如实说道。

  关正也没觉得陈阳看不起自己,苦笑了下,陷入了沉思之中。

  昨晚陈阳让他提防施永航,他没特别在意,可今天他就遭了道,让他感到十分尴尬。

  现在陈阳又有计划,他如果再不执行,那就说不过去了。

  而且到时候真把事情搞砸,将没有机会后悔。

  思索片刻,关正点头道:“好吧,如果实在不行,无论如何,希望你能过来带兮月离开,我来断后。”

  “好。”

  陈阳答应下来,但根本没想过不行。

  那帮雇佣军对付别人还行,但在陈阳面前,也就那么回事。<>

  而且是在对方毫无防备的夜晚,陈阳要解决他们,轻而易举。

  到了晚上,施斩果然出现了。

  “怎么样,他们几个没嚷嚷吧。”

  地牢很大,入口处传来施斩询问的声音。

  “他们在低声议论什么,听不清楚,但没敢大声嚷嚷。”

  “沦为阶下囚了,还在商量阴谋诡计,真是一帮蠢货。”

  施斩嘲讽一句,和另外两名看守地牢的亲卫,朝着陈阳三人所在的铁牢走了过来。

  到了门口,施斩冷笑一声,对关正道:“关正,你不是很嚣张吗?族人不是都拥戴你吗?现在呢?哼,你不过是一个阶下囚,早晚会死在我父亲的手上。”

  关正瞪了眼施斩,冷声道:“施斩,你们背叛苍月部,背叛族人,你和你父亲会得到报应的。”

  施斩不屑道:“报应?我告诉你,就算苗王亲自来,也叫他有来无回,你别给我提什么报应。”

  说完,他转头看向陈阳,戏谑道:“臭小子,你昨晚不是很强吗?老子告诉你,你这次死定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轻松,我要慢慢将你虐杀至死。”

  对于施斩的话,陈阳觉得可笑。

  如果施斩真敢对自己动手的话,他也不用在这里叫嚣了。

  陈阳笑道:“施斩,看来你是不想让你父亲得到化骨散的解药了,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对我大声嚷嚷一句,我保证这个世界上,你们永远找不到化骨散的解药。”

  的确找不到,因为根本没有。

  可施斩听到这话,眼中却闪过惊慌之色。

  他咬了咬牙,把原本想好用来羞辱陈阳的话,全都咽下了肚子里,只是冷冷地瞥了眼陈阳,心头暗暗想着等得到解药之后,要如何复仇。

  他目光一转,又看向了关兮月,眼中露出一抹淫邪之色。

  其实从昨天第一眼看到关兮月,他就动了心思,但对方是大祭司的女儿,他也不敢乱来。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幸福竟然来得这么突然,自己父亲今天竟然就和大祭司翻脸了。

  他看着关兮月,只觉口干舌燥,对旁边的守卫吩咐道:“门打开,把关兮月放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