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381章 到达苗部

  中午的时候,四合院的人都回来了。

  陈阳、苏子宁、叶以晴、柳雉翎、关兮月,以及关正和两名随从,大家聚在一起,为关兮月和关正的相认而庆贺。

  其她几女把关兮月当成小妹妹,都是打心眼里替她高兴。

  苏子宁做了一大桌饭菜,这顿饭的气氛非常好,最后陈阳拿出了一瓶珍藏的白酒,和关正喝了起来。

  吃过午饭,关正让关兮月收拾一下,明天出发前往滇州省,回苗部。

  ……

  第二天。

  飞机降落在滇州省的机场,关兮月激动的心情还没有平复下来,不时看向父亲关正,感到心里暖暖的。

  下了飞机,两辆奔驰G500停在了他们面前,陈阳和关兮月、关正上了车,另外两名随从则是上了后面一辆。

  开了大约三个多小时,汽车进入了山林之中,路面十分难走,也只有G500这种硬派越野车才能畅通无阻。

  不过车辆行驶的速度还是很慢,足足又走了三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

  汽车在一座庞大的吊脚楼前停下,这座楼修建在一块巨石上,透着古朴的气息,像是传承了多年。

  车门打开,陈阳等人走了出来。

  “大祭司,你找到女儿了吗?”

  “巫神保佑,大祭司肯定找到了女儿,和女儿团聚了。”

  见到车辆停下,一大群身着苗族服饰的男男女女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说着话,脸上都洋溢着淳朴的笑容。

  苗部虽然制度完整,有尊卑之分,但关正为人亲民,所以普通的苍月部族人,对他都没有隔阂。

  关正笑了笑,对着族人喊道:“各位,今晚举行篝火宴会,届时我向大家介绍我的女儿。”

  听到这话,全场一片欢呼,似乎比关正还兴奋,足见他在苍月部的威望之高。

  在关正的带领下,陈阳和关兮月进了吊脚楼。

  关兮月先去给母亲上了香,看着照片里的女人,发现和自己简直长得一模一样,不过气质却格外不同。

  如果说关兮月给人的感觉是怯懦,那么她母亲给人的感觉就是英武。

  关正给陈阳和关兮月都准备了苗族服饰,穿上之后,陈阳还是那副感觉,可是关兮月却透着少数民族别样的美丽。

  因为关兮月晚上要和苍月部的族人见面,所以她穿上了盛装,也就是苗族的银衣。

  夸张的银冠、银项、银镯,衬托出关兮月高贵的气质,而她眼神中的羞怯,又让她显得小家碧玉。

  “不愧是月妙的女儿,简直是我们苍月部最美的女人。”

  关正夸奖了一句,把关兮月说得脸都红了。

  下午时分,关正给陈阳和关兮月讲了一些苍月部的传统,尤其提到了一些礼节。

  既然来到了这里,当然要尊重风俗,陈阳和关兮月都是仔细听,仔细记下,不想在不经意间冒犯了别人。

  到了晚上,篝火晚会开始了。

  整个苍月部总共七千多人,此刻至少有一大半聚集在了一起。

  大家喝着酒,跳着舞,期待着大祭司女儿的身影。

  关兮月的母亲叫做妙月,曾今是苍月部出名的美人,而且是位巾帼英雄,在“五部叛`乱”中出了很大的力量,是苍月部图腾级的美人,被无数儿郎崇敬。

  他们相信妙月的女儿,也肯定是个美人。

  而当关正带着关兮月出现的时候,全场顿时就沸腾了,一片山呼海啸地欢呼声。

  “哇,太漂亮了。”

  “这就是大祭司的女儿吗,看来我们苍月部第一美人的名头,终于要落实了。”

  “不知道哪家的儿郎,将有幸娶到她。”

  无论男女,此刻对关兮月是不吝赞美之词。

  而此刻她站在篝火前,双手交叉放在身前,身上的银饰反射着火焰的光辉,犹如灯光打在她身上,让她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理老来了。”

  这时,突然有人大喊道。

  紧接着,人群让开了路,原本欢呼雀跃的苍月部族人都是停了下来,脸上露出敬畏的表情,看向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

  陈阳已经听过关正介绍,此人是苍月部拥有最高统治权的理老,施永航。

  此刻见苍月部族人的表现,陈阳就明白,施永航的统治手段肯定十分强硬,苍月部族人显然都十分畏惧他,和对关正的爱戴完全是两种状态。

  “哈哈,大祭司与女儿相认,怎么能少了我。”

  施永航大笑着走到关正面前,然后看向关兮月道:“不愧是妙月的女儿,果然是个大美人。”

  关正笑着道:“兮月,来见过理老。”

  关兮月上前盈盈一拜:“关兮月见过理老。”

  “很好,很好。”

  施永航点了点头,对停下了歌舞的族人喊道:“大家继续欢庆,要让我们的小兮月,有回到了家的感觉。”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所有的苍月族人都没有唱歌,也没有跳舞。

  施永航在这里,大家都感到不自在。

  “你们慢慢玩,我先走了。”

  施永航喊了一声,转身便走了,却是没有想要与民同乐的兴趣。

  而等他一离开,全场又是载歌载舞,恢复了刚才一片欢腾的局面,所有人都无比的兴奋。

  见此,陈阳心头沉思:“关正虽然是大祭司,但他如此受到族人的拥戴,作为苍月部理老的施永航肯定心存芥蒂。而且施永航显然是个果断狠辣的人,只怕再这样下去,苍月部是容不下关正。不过关正有族人拥戴作为基础,到时候施永航想动他,也不是那么容易。”

  “陈阳,想什么呢?”

  关正拍了下陈阳的肩膀道。

  陈阳瞅了瞅周围,见没有别人,他直言不讳道:“关叔叔,你们苍月部的理老,只怕是看你有些不爽,你可要小心些。”

  “呵呵,放心好了,施永航当年是和我并肩作战的兄弟,他不会害我的。”

  关正笑了笑,压低了声音道:“而且当年我和他都在追求妙月,可惜他输给了我,所以他一直对我心存芥蒂。后来妙月去世,我自知有愧,所以才推举了他来当理老,我做大祭司。”

  陈阳意外道:“苍月部的理老,本应该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