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368章 解毒

  听到陈阳低声惊呼,上官芸急切问道:“陈阳,合`欢水蛭是什么?”

  陈阳苦笑了下,解释道:“合`欢水蛭是一种变异的水蛭,生活在水下,战斗力非常低。不过,合`欢水蛭很柔软,几乎没有触碰感,所以它在无形之中,就能钻进人的身体。”

  上官芸看了眼昏迷不醒的谷茗谣,皱眉道:“你是说,茗谣是被合`欢水蛭钻进了身体,才会这样?”

  “对。”陈阳点了点头:“应该是之前我们躲避墨鳞蟒的时候,在水下,她被合`欢水蛭钻进了体内。”

  上官芸急切道:“那你赶快把合`欢水蛭抓出来,将茗谣救醒呀。”

  “合`欢水蛭,已经死了。”陈阳指了指谷茗谣的嘴角:“合`欢水蛭进入人体后,不能活过两个小时,就会化作黑血,被人吐出来。这些黑血,就是合`欢水蛭。”

  上官芸是越听越迷糊,问道:“既然如此,怎么茗谣还不醒?”

  陈阳道:“因为,她还没解毒。”

  上官芸握住谷茗谣的手,只觉热得发烫,她紧张道:“什么毒?你能解吗?”

  陈阳摸了摸鼻子,尴尬道:“合`欢水蛭,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因为它的毒能够诱发人的**,如果不得到释放的话,就会死。所以,才叫做合`欢水蛭。”

  “啊!”上官芸惊呼一声,羞得低下了头,皱眉问道:“那……那现在怎么办?”

  陈阳摇了摇头:“没有别的办法,除非茗谣……嗯,那个啥。不然的话,唯有一死。”

  上官芸握紧了谷茗谣的手,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决定。

  就在这时,谷茗谣嘤咛道:“我好热,陈阳,我怎么了?”

  她坐直了身子,目光盯着陈阳,眼神朦胧,努力保持着几分清醒。

  陈阳搂住谷茗谣,面露正色,解释道:“茗谣,你中毒了,只有和我结合,才能救你的命。所以现在,需要你做出决定。”

  谷茗谣本就绯红的脸颊,看不出她是否害羞。

  沉默了一秒钟,她一下就扑进了陈阳的怀里,嘤咛道:“陈阳,我爱你。”

  在毒性的作用下,此刻她释放出了自己内心对陈阳的爱意。

  旁观的上官芸见此,她身子一颤,只觉耳根火烫,感到十分不好意思。

  陈阳心知自己和谷茗谣势在必行,旁边上官芸看着,他怎么都觉得别扭。

  他抱着谷茗谣,对上官芸道:“小芸,你先出去等等吧。”

  “噢。”

  上官芸应了声,往外走去。

  她回头看了眼,只见陈阳和上官芸已经亲吻在了一起,心里突然有些失落,心想如果中毒的是自己,该多好。

  “上官芸,你想什么呢!”

  心里默默地啐了自己一口,上官芸加快脚步,走了出去。

  洞穴深处没有了别人,陈阳将篝火扑灭,然后和谷茗谣躺在地上。

  天雷地火,覆雨翻云。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陈阳和谷茗谣一起达到了人生的大和谐。

  两人搂在一起,四目相对,久久无话。

  他们都没想到,两人的结合,竟然会因为一只水蛭。

  谷茗谣依偎在陈阳的怀里,没有了先前的张扬,像是个小女人般,柔声道:“陈阳,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女人了,你可要好好对我。”

  陈阳刮了刮谷茗谣的鼻头,笑道:“你见过我对自己的女人不好吗?”

  “嘻嘻。”

  谷茗谣嘻嘻一笑,把头靠在陈阳的胸口,一脸甜蜜地看着还在闪烁火星的篝火堆,冷不丁道:“陈阳,其实上官姐姐也喜欢你。”

  陈阳点了点头:“我知道。”

  谷茗谣疑惑道:“你怎么知道?”

  陈阳捋了捋头发,很装逼地说道:“我这么帅、这么善良、这么优秀的男人,谁见了不喜欢?”

  “切,不要脸。”谷茗谣撇了撇嘴,可紧接着却说道:“不过我觉得,你的确是越看越帅。”

  陈阳笑道:“有这么夸自己老公的吗?”

  谷茗谣笑了笑,指了指外面:“等我们离开喜马拉雅山脉,到时候我就提议让上官姐姐住进青云山庄陪我,然后你找个机会,把上官姐姐吃掉,也让她成为你的女人。”

  陈阳坏笑道:“茗谣,你真是好老婆,竟然为我考虑得这么周到。”

  谷茗谣道:“我这是帮上官姐姐,不然的话,她爱得太辛苦了。”

  “行,我替她感谢你。”

  陈阳笑了笑,伸手挠谷茗谣痒痒。

  谷茗谣不敢大声笑,连忙求饶。

  两人玩了一会,穿好衣服后,陈阳拿出了一粒高级浩元丹,交给谷茗谣,道:“这颗丹药,能够帮你进阶抱元巅峰。你暂时在这里闭关一段时间,等你进阶了,我们再继续赶路。”

  谷茗谣目光一亮:“这就是你之前给上官姐姐的丹药,好强的药力,果然厉害。”

  “我先出去了,你服下丹药,赶紧修炼吧。”

  陈阳叮嘱了句,在谷茗谣依依不舍的目光中,他朝着外面走去。

  走到外面,只见x小队其他人都围坐在篝火前,一脸焦急的等待着,只有上官芸知道真相,表现得比较轻松。

  不过陈阳从她的目光中,显然看到了一抹幽怨。

  看样子,她这是吃醋了。

  “队长,茗谣怎么样?”

  见陈阳出来,谷蛮立刻冲上去问道。

  他们都是谷家村的人,所以相比其他人,谷蛮更担心谷茗谣的安危。

  陈阳道:“已经没有大碍,我给她服下了丹药,现在她正在闭关,可能晚些才会出来。”

  听到这话,众人顿时就放心了。

  陆天歌站起来,怒斥道:“陈阳,刚才上官师妹和谷茗谣在换衣服,你这样闯进去,和淫`贼有什么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