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346章 我现在可以杀了他

  所有人都听见了廖凯打电话,知道他把邢耀霖的父亲,公安局副局长邢浩叫了WWw..lā

  而且,他还暗示了邢浩,要带大量警察来增援。

  打完电话后,廖凯对邢耀霖道:“耀霖,我派人先送你去医院,至于那个陈阳,你父亲会处理的。”

  邢耀霖吼道:“不,我要等我爸过来,我要亲眼看到陈阳被打断四肢。”

  几乎全校都看见他挨揍,他岂会放过仇人,不仅要报仇,还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报仇。

  而听到他这话,廖凯却是皱起了眉头,就算报仇,那也得悄悄的,你明目张胆,岂不是给了别人把柄,坑爹呀。

  吴凌宇见此,低声对陈阳道:“陈阳,你先走,如果被他们带走,就麻烦了。”

  “吴校长,谢谢你的好意,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的。”

  陈阳笑了笑,谢绝了吴凌宇的好意。

  连东安市市长,他也不放在眼里,倒是想看看,一个区区公安局副局长,敢把自己怎么样。

  得知儿子被打成了残废,邢浩来得非常快。

  不一会,一群身着黑色制服的特警,从楼梯冲了上来,一个个面色威严,仿佛是在执行什么重大任务。

  见到这阵仗,围观的学生哪里还敢冒头,都是慌张地躲开,3026教室外的走廊,被特警占据。

  “陈阳惨了,邢浩这摆明了是要给他儿子出头。”

  “能不出头吗?邢浩这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当爹的怎么也得给他出这口气。”

  “这起码得五十多名特警,而且还配了枪,陈阳这下就算再能打,也肯定会被制服。”

  “可惜了,陈阳摆平了麒麟社,是我们的英雄,最后却还是……唉!”

  学生都躲得远远的,看着3026教室外,低声地议论。

  特警列队将3026包围之后,一名身材高壮,面容威严的男子,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径直走进了3026教室,喊道:“耀霖呢?”

  紧接着,整栋楼都听到一声大吼:“是谁,耀霖,是谁把你打成这样?”

  “爸,是陈阳,是陈阳那个王八蛋,你帮我弄死他。”

  邢耀霖见父亲来了,整个人都恢复了活力,凶恶地叫道。

  “什么弄死不弄死的?一切按照法律办事。”

  邢浩皱了下眉头,虽然他儿子品行不端正,但他却是个十分公正的人,在公安系统里有非常好的声誉。

  他转头看向廖凯,问道:“廖凯,我不是让你帮我看着耀霖吗?”

  廖凯缩了缩脑袋,低声道:“邢局,我一直看着耀霖,他在东安工大建立社团,干了不少坏事,还……强`奸女学生,我都把事情压了下来。可是这次,他招惹了个恶徒。”

  “什么,你就是这样看着他的?我是让你帮我看着他别做坏事!”

  邢浩大怒,却是没料到当初对廖凯说的话,被廖凯会错了意。

  他也完全没想到,自己儿子竟然干了这么多坏事,甚至强`奸女生,这简直是人神共愤。

  不过此刻儿子四肢被废,邢浩就算对儿子再不满,他也狠不下心来责怪,而且就算这次错的是儿子邢耀霖,打伤儿子的罪魁祸首,也一定要抓起来。

  他转身看向门外,喝道:“谁是陈阳,给我站出来。”

  听到这声呵斥,所有人都感到心头噗通一跳。

  校长吴凌宇皱了下眉头,上前道:“邢局长,这件事你先别急着生气,听我说几句。”

  邢浩看向吴凌宇,沉声道:“吴校长,耀霖被打成这样,难道还能放纵凶手不成?”

  “呵呵,那你是想抓我?”

  没等吴凌宇开口,陈阳站了出来,一脸戏谑地看向邢浩。

  见此,众人都是皱起了眉头,有吴校长帮你出头,你还这么张扬,现在邢浩正在气头上,你自己又何必往枪口上撞呀。

  “好大的胆子,你就是……啊,陈少!”

  邢浩勃然大怒,正欲呵斥,可当他看到陈阳的容貌时,顿时就傻眼了。

  怪不得刚才听到“陈阳”的名字,感到十分耳熟,原来打伤邢耀霖的人,竟然就是连市长叶允伦也要礼让三分的陈少。

  他完全没想到,陈少竟然是东安工大的学生,更没想到,自己儿子居然不开眼,去招惹陈少。

  邢浩惊出一头冷汗,心头飞快地思索这事该怎么处理。

  而此刻其他人听到邢浩对陈阳的称呼,顿时就沸腾了。

  “什么,邢耀霖的老爹叫陈阳陈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阳是哪家的少爷?”

  “陈阳真是太低调了,骑着辆破自行车上学,背景却这么牛逼。”

  “这次邢耀霖玩大了,招惹了他惹不起的人。”

  众人议论纷纷,皆是替陈阳松了口气。

  而原本一脸凶恶的邢耀霖,本以为救星到了,可是一听老爹对陈阳的称呼,他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彻底的懵了。

  陈阳看向邢浩,疑惑道:“你认识我?”

  邢浩苦笑了下,道:“之前跟着马国锋局长,在派出所见过你一面,后来在慈善晚宴也见过你一次。”

  陈阳点了点头,瞅了眼屋子里的麒麟社成员,道:“邢局长是吧,麻烦你把这些人都抓回警察局,调查清楚他们干的每一件坏事,尤其是你儿子,希望你秉公执法,不要纵容。”

  邢浩嘴角一抽,回头看了眼儿子,是越看越心疼。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把心一横,道:“陈少,既然你说秉公执法,那你把他们打成这样,犯了故意伤害罪,是不是也应该接受我们的调查?”

  邢浩的语气并不强硬,但这话里的意思,却是在挤兑陈阳。

  一听这话,陈阳笑了,他见邢浩的态度还算公正,他已经给了邢浩台阶下,并没有咄咄逼人。

  却没想到,对方为了替儿子出头,竟然还想把自己带走。

  陈阳戏谑道:“你确定要秉公执法?”

  邢浩道:“对不起,陈少,这是你说的,这里这么多人,请你别让我难做。”

  “好,那就不让你难做了。”

  陈阳从裤兜里摸出了一个证件,递给邢浩,没等邢浩打开看,他朝着教室里走去,道:“按照国家`安全`法规定,邢耀霖威胁我的安全,我有权将他就地处决,我现在,可以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