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344章 感恩福利社

  吴凌宇刚才在校长办公室处理公务,接到老师电话后就立即朝着3026教室赶了过来。

  一路上,他又连续接到了好几个电话,全都是说同一件事的。

  当把整件事情了解清楚,他脸都绿了。

  麒麟社如此大张旗鼓的欺负人,如果陈阳真有个三长两短,这绝对是大事件。

  到时候事情宣扬出去,只怕东安工大的声誉也会受到影响,让外界的人对东安工大有看法。

  不过他最担心的,还是陈阳的安危。

  砰砰砰砰

  吴凌宇用力地拍着3026的教室门,可是里面没有任何的回应,也没有声音。

  整个走廊上一片寂静,所有人都面色凝重。

  没有声音,只能说明一个情况,陈阳要么被打死,要么被打晕了。

  “撞门。”

  吴凌宇一声令下,保卫处长胡磊立刻就带人开始撞门。

  咚。

  咚。

  撞到第二下,门猛地一下被撞开,门板往后猛地扇在墙上,发出啪嗒的响声,仿佛门框都要掉了一般。

  教室门大大敞开,吴凌宇和胡磊率先往里走去,其他所有人则都是探着脑袋往里看。

  大家都以为会看到陈阳浑身鲜血淋淋的一幕,可当看到教室里的情景时,所有人瞬间脑子就转不过弯来了。<>

  教室里,桌椅散乱,几十名麒麟社的成员全都躺在了地上。

  地面、墙壁、桌椅都满是鲜血,就连墙上的爱因斯坦画像也变成了红色。

  讲台上,趴着一个人,脸朝下,看不见容貌,不过他双手双脚都呈现出扭曲的姿势,显然是严重骨折。

  而在教室中间,陈阳坐在一张椅子上,抽着烟,脸上带着微笑,淡然无比。

  怎么回事?

  所有人的脑子里,都出现了这个问题。

  三十多名麒麟社成员,难道不应该把陈阳打成肉泥,为何现在倒下的却全都是麒麟社的人。

  而且陈阳的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势,甚至连鲜血都没沾上。

  难道,麒麟社内讧,自己打自己?

  不可能。

  那么,就是陈阳打的?

  嘶。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目瞪口呆地看着陈阳,一个打几十个,这个男人太猛了,简直不是人!

  “陈陈阳,你没事吧?”

  吴凌宇颤声问道,他认得陈阳,因为陈阳刚刚到东安工大,就给他带来了黑狼帮的慈善捐助。

  此刻他心头郁闷,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处理,本来他打算除了邢耀霖之外,开除麒麟社其他所有人,但现在却反过来是陈阳打了人,又该怎么办?

  处罚陈阳,这也不现实,毕竟他也是受害者,是自卫伤人,只是自卫得有些过分。<>

  “吴校长,你怎么来了,我正打算告诉你一件好事。”

  陈阳起身,笑嘻嘻的朝吴凌宇走了过来。

  好事?

  这些人被你打成这样,还是好事?

  吴凌宇嘴角一抽,问道:“什么好事?”

  陈阳指了指讲台上趴在的那个人,道:“我刚才对麒麟社的同学进行了心灵净化,并且和麒麟社的社长邢耀霖同学进行了友好磋商。”

  你这也叫友好磋商?

  你友好磋商的方式,未免也太残暴了。

  众人瞅了眼讲台上那个四肢扭曲的人,都是一阵无语。

  陈阳旁若无人,继续道:“经过我们的洽谈,邢耀霖同学决定将麒麟社更名为感恩福利社,以后专门为东安工大的同学提供无偿服务,无论是打扫卫生,跑腿买宵夜,帮忙抄作业,他们都可以做。”

  说着,他转头看向畏缩在地上的麒麟社成员,笑眯眯道:“各位同学,我说得对不对。”

  “对对对,我们改名为感恩福利社。”

  “以后洗袜子也可以找我们。”

  “我可以帮忙刷厕所。<>”

  早就被陈阳打破胆的麒麟社成员,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情愿,但哪里敢说半个不字,都是赶忙应和他。

  听到这些话,朝门口张望的学生都是十分惊骇,陈阳到底是有多恐怖,竟然把麒麟社的流氓吓成这样。

  “来,大家把掌声,献给我们的感恩福利社。”

  陈阳笑了笑,朝着门外喊道,然后带头鼓起了掌。

  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校长吴凌宇感觉自己要疯了,这尼玛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

  陈阳看着麒麟社成员,一本正经道:“掌声不热烈,看来大家对感恩福利社还有成见,希望你们能好好改造,不然的话,以后我没事就带你们玩。”

  一听这话,麒麟社成员都是大惊失色,知道这所谓的感恩福利社只怕还真得干实事,不然的话,陈阳就会找他们麻烦。

  “啊”

  就在这时,一声惨嚎从讲台上传来,却是讲台上趴着那人疼醒了。

  众人看过去,只见那人挣扎了一下,却是四肢无法动弹,他猛地转过头来,众人这才发现,此人是麒麟社的社长邢耀霖。

  邢耀霖在学校嚣张之极,现在就这么被折断四肢,所有人都有些接受不能。

  见邢耀霖疼醒,陈阳笑道:“恭喜你,邢耀霖同学,感恩福利社的事情,我已经向校长说明,他表示非常高兴。”

  高兴,高兴你妹,你下手这么狠,这事该怎么收场我都不知道?

  校长吴凌宇心头一阵郁闷,他不禁想起当初陈阳拿回来的黑狼帮的贫困生资助。

  当时陈阳说是和黑狼帮好好商量,他现在一想,只怕当时和现在的情况也是一样,黑狼帮是被逼的。

  这小子仗着能打,真是惹事不嫌事大,如果不是当初正好黑狼帮首领被杀,内部大乱,不然你陈阳指不定现在被黑狼帮砍死在哪个角落了。

  吴凌宇一阵郁闷,看着四肢扭曲的邢耀霖,思索着该怎么给邢耀霖的公安局副局长父亲交代。

  “卧槽尼玛,陈阳,你打断我的四肢,你死定了,我爸一定不会放过你,老子一定要你在监狱里捡一辈子的肥皂。”

  “还有你们这些看热闹的王八蛋,老子以后一定慢慢收拾你们,谁也不会放过。”

  醒过来的邢耀霖,发出歇斯底里的嘶吼,声音充满了愤怒,把众人都吓了一跳。

  “我打断你四肢?你有没有良心,是你自己撞上来的好不好。”

  陈阳走到邢耀霖的旁边,一脚踩在了后者的腿上。

  咔嚓,本就断掉的腿,骨头被陈阳踩得稀碎。

  “啊!”

  凄厉的惨叫,令人头皮发麻。

  陈阳则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你瞧,你又用你的腿,撞我的脚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