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97章 陈少

  此刻,众人见陈阳战力那么猛,全都傻眼了。

  尤其是柳雉翎,心里有种莫名的悸动。

  “难道,他就是那个陈阳?”

  颜太宗心头思索,他见陈阳腿功了得,顿时就想到了昨晚给儿子颜宇灌了两斤二锅头的那个人,那人也腿功不凡,莫非是眼前是同一人不成。

  如此一想,他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

  如果真是那个人,他可就招惹不起呀,那可是连乔家大少爷都要敬畏的人,怎么会把他一个局领导放在眼里。

  “你们不是要抓我吗?来呀。”

  陈阳解决了特警,一脸戏谑的看着颜太宗和朱家爽,脸上淡然的表情,让两人心里发怵。

  “陈阳,你公然袭警,你死定了。”

  朱家爽色厉内荏地吼道,然后躲到了颜太宗的背后,紧张道:“颜叔叔,你快拔炝,不然这小子会打伤我们的。”

  颜太宗没有理会朱家爽,他看着陈阳,战战兢兢道:“请问,你是不是叫陈阳?”

  虽然双方争执了一会,但其实颜太宗还不知道陈阳的名字。

  陈阳点头道:“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正是陈阳。”

  一听这个名字,颜太宗心头咯噔一跳,已经对自己的猜测相信了八成。

  他看着陈阳,又问道:“你昨晚,是不是在尚风酒吧?”

  “对。”

  陈阳点了点头,便明白过来,眼前这人姓颜,莫非就是那个最莽撞无脑的颜宇的父亲?

  此时,柳飞却是目光一亮,在陈阳耳边低语道:“姐夫,他是颜宇的爹。”

  原来如此。

  陈阳暗暗点了点头,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改变态度了。

  得到陈阳的答复,颜太宗已经断定了他的身份,心里犹如翻江倒海,难以平复。

  想到自己刚才还要抓陈阳,颜太宗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

  这尼玛和陈少作对,简直是自寻思路。

  颜太宗整理了下心情,尴尬一笑,自我介绍道:“昨晚你在尚风酒吧,灌了我儿子两斤酒,现在他还在医院住着。我儿子叫颜宇,你应该记得吧。”

  “卧槽,你竟然把颜宇灌进了医院,真是不知好歹。颜叔叔,赶紧叫增援,一定要把他拿下。”

  朱家爽却是会错了意,以为颜太宗要帮儿子找回场子。

  颜太宗溺爱儿子,朱家爽是知道的,既然如此,他认为颜太宗肯定不会放过陈阳。

  “尼玛,你想死,别带上我啊。”

  颜太宗心头骂了句,没有理会朱家爽,朝陈阳鞠了一躬,一脸敬畏道:“陈少,实在不好意思,我儿子他不懂事,我代他向你道歉。”

  什么,道歉?!

  局面戏剧性的变化,顿时令所有人都懵了。

  陈阳灌了颜宇两斤酒,颜太宗不是应该为儿子出头吗?

  而且他堂堂上京公安局领导,居然如此恭敬地给陈阳道歉,而且还称呼陈阳为陈少,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此时,朱家爽已经彻底的懵了。

  自己拉来的强力盟友,却畏惧陈阳,让他还怎么装逼?

  陈阳盯着颜太宗,冷笑一声,道:“颜宇我已经收拾过他,你没必要向我道歉。倒是你,想要诬陷我,这笔账怎么算?”

  颜太宗哭丧着脸道:“陈少,我真的不知道是你,不然的话,就算借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造次呀。”

  “你的意思,如果换做别人,你就会诬陷?”

  “不不不,不敢。”

  颜太宗连忙摇头,吓得差点岔气。

  这责任,他可不敢承担。

  他看向朱家爽,道:“是他,都是他出的主意,是他告诉我,说你毁坏了文物。陈少,要不要我现在把他抓起来。”

  颜太宗是典型的墙头草,惹不起陈阳,他就立刻掉转了枪头。

  听到这话,朱家爽回过神来,一把拉住颜太宗,喊道:“颜叔叔,我们才是一伙的呀,你怎么能这样?”

  颜太宗一把挣开朱家爽的手,冷声道:“朱家爽,我和你不熟。”

  “什么,不熟?”

  朱家爽面部肌肉一抽,不甘地看着颜太宗,吼道:“我给你送女人的时候,你怎么没说不熟。你听到我让霍雨晴陪你出海的时候,你眼睛都亮了,这会给我说不熟?”

  “少给我提霍雨晴,那女人已经被你玩坏了,我才不稀罕。”

  颜太宗没好气道。

  一听他这话,肖芸顿时就炸了,指着朱家爽道:“朱家爽,他说的是真的。”

  “不不不,小芸,你别听他胡说。”

  朱家爽连忙解释道,他虽然不爱肖芸,但他在乎肖芸的感受,因为肖芸还没被他弄上`床。

  “行了,你们都别吵了。”

  这时,陈阳发话了,他可不想听朱家爽的辩解。

  众人不由自主的,都闭上了嘴巴,目光落在了陈阳的身上。

  陈阳瞥了眼颜太宗,不耐烦道:“带着你的人滚蛋,你也不是个好东西,以后好自为之,不然早晚有人收了你。”

  “是,谢谢陈少提点。”

  颜太宗如蒙大赦,忙不迭就跑了出去,带着七名特警走了。

  这时,现场又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朱家爽的身上,接下来,该轮到他了。

  “人渣,我这次到上京,看到的都是你的恶行。欺负老人,玩弄感情,甚至还想阴我。你这样的人,活在世上真是浪费粮食。”

  陈阳朝着朱家爽走过去,冰冷的目光,令所有人都一阵胆寒。

  这一瞬间,大家相信,陈阳真的会杀了朱家爽。

  “别,别,你别过来。”

  朱家爽吓得冷汗直冒,脚步踉跄着往后退,不料绊在了门槛上,后仰着摔了下去。

  “陈阳,你放过他吧。”

  肖芸终究是对朱家爽有些感情,忍不住求情道。

  “念在你和雉翎是亲戚的份上,我提醒你,远离此人。”

  陈阳回头看了眼肖芸,然后一脚踢在了朱家爽的胯下。

  吧唧一声,剧痛之下,朱家爽眼睛就快瞪出来了,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叫:“啊!我的蛋。”

  “家爽。”

  肖芸惊呼一声,连忙朝朱家爽扑上去。

  朱家爽面色狰狞,带着哭腔,嘶吼道:“贱`女人,你滚,少在这假惺惺。”

  听到这话,肖芸顿时就愣住了。

  砰轰。

  突然间,一道炸响从博物馆东面传来,地面也随之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