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95章 抓起来

  众人看着朱家爽手里的铭牌,只见上面写着“花岗岩书桌,清雍正”。

  见此,大家都有些动摇了,既然有铭牌为证,莫非还有假不成,除非是博物馆的专家搞错了。

  但是专家显然不会弄错,如果连花岗岩和木头都分不清,就太不专业了。

  可是这张碎裂的桌子,材质明明是木头呀。

  顿时,大家更是不解了。

  “这个铭牌是真的,但是不属于这张桌子。”

  这时,陈阳笑了笑,指了指朱佳爽手里的铭牌,揶揄道:“老猪,不好意思,这个铭牌是我刚才放在这里,没想到误导了你,真是抱歉。”

  什么,是你放的?

  朱佳爽嘴角一抽,恨不得冲上去给陈阳两个大耳刮子,就是因为这个铭牌,他才会说桌子是花岗岩的呀。

  陈阳一把夺过朱佳爽手里的铭牌,走到先前那张花岗岩书桌旁,把铭牌放了回去,道:“铭牌,是属于这张桌子的。”

  众人定睛一看,发现果然如此,这张桌子的材质才像花岗岩,至于刚才那张,明明就是木头。

  “哈哈哈哈……”

  柳飞大笑起来,学着朱佳爽的语气,脸上露出卖弄的表情,道:“因为岁月久远,随着花岗岩材质的变化,所以才会变成现在的形态。哈哈哈,把木头当成花岗岩,这逼装得,真是笑死我了。”

  听到柳飞的调侃,柳雉翎和柳父柳母都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

  朱佳爽、肖芸和表姨三人都是面色难看,尤其是朱佳爽,简直是丢脸丢到了极致,当真是装逼不成反被艹。

  而且他看着陈阳笑嘻嘻的样子,顿时明白过来,陈阳原来一直在戏弄他,那个铭牌就是故意放在这里误导他的。

  陈阳对朱佳爽道:“不好意思,老猪,影响你发挥聪明才智了。”

  “哼。”

  朱佳爽冷哼一声,指着碎裂的木桌,沉声道:“陈阳,你把这张桌子打烂,毁坏文物,真是没有素质。”

  “嘁,谁告诉你这是文物了?”

  陈阳不屑地看了眼朱佳爽,把一条桌腿从地上拿起来,指着桌腿下面,道:“2015年3月出厂的桌子,也叫文物吗?”

  众人朝着桌腿看去,果然发现在底下有个金属铭牌,上面写着“辉煌家具厂,2015年3月出厂,检验合格”。

  见此,朱佳爽面子更挂不住了。

  众人也都疑惑,在这么多文物里,怎么会混进去一张现代的桌子?

  朱佳爽狡辩道:“博物馆禁地里都是最珍贵的文物,怎么可能有一张现代的桌子,既然如此,你说这张桌子放在这里是干什么的?”

  陈阳笑道:“这里的文物都在进行修复,这张桌子不过是用于修复的工作台罢了,你竟然也能当成文物,真是博学多才呀。”

  “你……”

  朱佳爽胀得脸颊通红,咬了咬牙,转身出了房间。

  两次被陈阳戏耍,他心里充满了怨恨,决定要给陈阳一个惨痛的教训。

  柳雉翎望着朱佳爽的背影,厌恶地摇了摇头,然后走到陈阳旁边,道:“你可真厉害,每次都把朱佳爽耍得团团转。”

  “这能怪谁,谁让他要装逼。”

  陈阳耸了耸肩,一副不关我事的表情。

  朱家爽接连在陈阳手上吃瘪,肖芸和表姨的脸色都十分难看,两人默不作声,哪里还有心情去参观文物。

  博物馆封闭起来的禁地,并不止有一个房间,参观完这个房间后,陈阳一行继续去下一个房间。

  其实这里陈阳之前来过几次,他兴趣不大,但柳雉翎一家人却没有来过,见到一些珍稀的文物,都是啧啧称奇。

  陈阳不时给他们讲解两句,更让她们惊叹。

  柳母这会是感到无比的骄傲,对这个女婿满意极了,不止有钱,而且还博学多才,长得也帅,哪里去找这么完美的男人。

  “雉翎,妈可告诉你,一定要把陈阳的心牢牢抓住,错过了他,你可找不到这么好的男人了。”

  柳母拉着柳雉翎的手,悄声叮嘱道。

  柳雉翎脸颊一红,瞅了眼走在前面和柳父聊天的陈阳,芳心一颤,道:“哎呀,老妈,我知道怎么做。”

  “你年龄也不小了,依我说,干脆等陈阳到了二十三岁,你们就结婚。”

  柳母是生怕陈阳被人抢走,已经说到了结婚的份上。

  柳雉翎道:“他二十三岁的时候还在读大学,怎么能结婚。”

  “怎么不能?”柳母理所当然道:“现在大学别说结婚,就连生孩子的都有,你年龄比他大了六岁,如果再过几年,你年龄更大了,可不一定能抓牢他的心。”

  “妈,你别说了。”

  柳雉翎娇嗔一声,脑子里感觉是一团乱麻。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陈阳,但她的确对陈阳充满了好奇心,想要知道他的一切。

  不过,陈阳身边的女人已经够多了,虽然都没有明确关系,但那些个个都是大美女,比起柳雉翎来一点也不逊色。

  更何况还有一个和陈阳有婚约的乔黛寒在,就算众女对他有心思,也只能当外房,成不了内室。

  如果真要说柳雉翎的优势,也许就是她是舞蹈家,基本功扎实,可以玩很多别人玩不了的高难度姿势。

  “呸,想什么呢。”

  柳雉翎在心头啐了自己一口,脸颊羞得通红。

  就在陈阳一行游览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他们回头一看,却是来了一帮特警,领头的正是公安局领导颜太宗。

  “朱总,是谁破坏文物?”

  颜太宗气势汹汹地走进了房间,目光环视众人,然后对朱家爽喊道。

  刚才朱家爽悄悄给颜太宗打了电话,让颜太宗帮忙把陈阳抓起来,本来颜太宗忙着干正事,不想掺合朱家爽的事情。

  但在朱家爽许诺借他邮轮,再配二十名小演员出海后,生性好`色的颜太宗哪里还忍得住,立刻就带人过来了。

  朱家爽见到颜太宗,他嘴角露出一抹阴险的冷笑,指着陈阳,道:“颜叔叔,就是他毁坏了文物,我本来还劝他,可他就是不听。”

  “哼,博物馆的文物都是宝贝,你竟然干出这种事情!”

  颜太宗看向陈阳,冷哼一声,对身后的特警吩咐道:“给我把他抓起来。”